快捷搜索:

欧阳春五鼓护送马强,你与欧阳春定于何时捉拿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30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复原职倪继祖成亲 观水灾白玉堂捉怪 且说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说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访,如何被马强拿去两次。“头一次多亏了一个难女,名叫朱绛贞,乃朱举人之

复原职倪继祖成亲 观水灾白玉堂捉怪

且说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说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访,如何被马强拿去两次。“头一次多亏了一个难女,名叫朱绛贞,乃朱举人之女,被恶霸抢了去的,是他将我主仆放走。慌忙之际,一时失散,小人遇见个义士欧阳春,将此事说明。义士即到马强家中,打听小人的主人下落。谁知小人的主人又被马强拿去下在地牢,多亏义士欧阳春搭救出来。就定于次日,义士帮助捉拿马强,护送到府。我家主人审了马强几次,无奈恶霸总不招承。不想恶霸家中被劫,他就一口咬定,说小人的主人结连大盗明火执杖,差遣恶奴进京呈控。可怜小人的主人堂堂太守,因此解任,遭这不明不白的冤枉。望乞众位大人明镜高悬,细细详查是幸。”范大人道:“你主人既有此冤枉,你如何此时方来申诉呢?”倪忠道:“只因小人奉家主之命,前往扬州接取家眷。及至到了任所,方知此事,因此急急赶赴京师,替主呜冤。”说罢,痛哭不止。陈公公点头道:“难为这老头儿,众位大人当怎么办呢?”文大人道:“倪忠的呈词正与太守倪继祖、义士欧阳春、小童艾虎所供俱各相符。惟有被劫一案,尚不知何人,须问倪继祖欧阳春,便见明白。”吩咐带倪太守与欧阳春。 不多时,二人上堂。文大人问太守道:“你与欧阳春定于何时捉拿马强?又于何时解到本府?”倪继祖道:“定于二更带领差役捉拿马强,于次日黎明方才到府。”文大人又问欧阳春道:“既是二更捉拿马强,为何于次日黎明到府呢?”欧阳春道:“原是二更就把马强拿住,只因他家招募了许多勇士与小人对垒,小人好容易将他等杀退,于五更时方将马强驮在马上。因霸王庄离府街二十五六里之遥,小人护送到府时,天已黎明。” 文大人又叫带郭氏上来,问道:“你丈夫被何人拿住?你可知道么?”郭氏道:“被个紫髯大汉拿住,连小妇人一同捆缚的。”文大人道:“你丈夫几时离家的?”郭氏道:“天已五鼓。”文大人道:“你家被劫是什么时候?”郭氏道:“天尚未亮。”文大人道:“我看失单内劫去许多物件,非止一人,你可曾看见么?”郭氏道:“来的人不少,小妇人吓的以被蒙头,那里还敢瞧呢。后来就听贼人说:‘我们乃北侠欧阳春带领官役前来抢掠’,因此小妇人失单上有北侠的名字。”文大人道:“你丈夫结交招贤馆的朋友,如何不见?”郭氏道:“就是那一夜的早起,小妇人因查点东西,不但招贤馆内无人,连那里的东西也短了许多。回大人,我丈夫交的这些朋友,全不是好朋友。”文大人听了,笑对众人道:“列位听见了。这明是众寇打劫,声言北侠与官役、移害于人之意无疑了。众人道:“大人高见不差。欧阳春五鼓护送马强,焉有黎明从新带领人役打劫之理?此是众寇打劫无疑了。”又把马强带上来,与倪忠当面质对。马强到了此时再无折辩,就一一招了。 文大人吩咐将太守主仆北侠艾虎另在一处候旨,其余案内之人分别收监。共同将复奏折子拟定,连招供并往来书信,预备明早谨呈御览。天于看了大怒,却将折子留中。你道为何?皆因仁宗为君,以孝治天下。其中关碍着皇叔赵爵不肯深究,止于发上谕,说:“马朝贤监守自盗,理应处斩。马强抢掠妇女,私害太守,也定了斩立决。郭氏着勿庸议。”所有襄阳王之事一概不提。“倪继祖官复原职。欧阳春义举无事。艾虎虽以小犯上,薄有罪名,因为御冠出首,着宽免。” 倪继祖具折谢恩,旨意问朱绛贞释放一节,倪继祖一一陈奏;又随了一个夹片,是叙说倪仁被害,李氏含冤,贼首陶宗贺豹,义仆杨芳即倪忠,并有祖传并梗玉莲花,如何失而复得的情由,细细陈奏。天子看了,圣心大悦,道:“卿家有许多的原委,可称一段佳话。”即追封倪仁五品官衔,李氏封诰随之。倪太公倪老儿也赏了六品职衔,随任养老。义仆倪忠赏了六品承议郎,仍随任服役。朱绛贞有玉莲花联姻之谊,奉旨毕姻。朱焕章恩赐进士。陶宗贺豹严缉拿获,即行正法。倪继祖磕头谢恩,复又请训,定日回任。又到开封府拜见包公。此时北侠父子却被南侠请去,众英雄俱备欢聚一处。倪太守又到展爷寓所,一来拜望,二来敦请北侠小侠务必随同到任。北侠难以推辞,只得同艾虎到了杭州。倪太守从新接了任后,即拜见了李氏夫人,与太公夫妇。李氏夫人依然持斋,另在静室居住。倪太守又派倪忠随了朱焕章同去,迁了倪仁之柩,立刻提出贺豹正法祭灵后,安葬立茔。白事已完,又办红事。即与朱老先生定了吉日,方与朱绛贞完姻。自然是热闹繁华,也不必细述。北侠父子在任,太守敬如上宾,待诸事已毕,他父子便上茉花村去了。 且说仁宗天子自从将马朝贤正法之后,每每想起襄阳王来,圣心忧虑。偏偏的洪泽湖水灾连年为患,屡接奏折,不是这里淹了百姓,就是那里伤了禾苗,尽为河工消耗国课无数,枉自劳而无功。这日单单召见包相,商酌此事,包相便保举颜查散,才识诸练,有守有为,堪胜此任。圣上即升颜查散为巡按,稽查水灾,兼理河工民情。颜大人谢恩后,即到开封府,一来叩辞,二来讨教治水之法。包公说了些治水之法,虽有成章,务必随地势之高低,总要堵泄合宜,方能成功。颜查散又向包公要公孙策白玉堂,同往帮办一切,包公应允。次日早朝,包公奏明了,主簿公孙策护卫白玉堂随颜查散前去治水,圣上久已知道公孙策颇有才能,即封六品职衔;白玉堂的本领更是圣上素所深知之人,准其二人随往。颜巡按谢恩请训,即刻起程。 一日来到泗水城,早有知府邹喜迎接大人。颜大人问了问水势的光景,忽听行外百姓喧哗,原来是赤堤墩的百姓控告水怪。颜大人吩咐把难民中有年纪的唤几个来问话。不多时带进四名乡老,但见他等形容憔悴,衣衫褴褛,若不可言,向上叩头,道:“救命呀!大人。”颜大人问道:“你们到此何事?”乡老道:“小民连年遭了水灾,已是不幸,不想近来水中生了水怪,时常出来现形伤人。如遇腿快的跑了,他便将窝棚拆毁,东西掠尽,害得小民等时刻不能聊生。望乞大人捉拿水怪要紧。”颜大人道:“你等且去,本院自有道理。”众多老叩头出街去了。知会了众人,大家散去。颜大人与知府谈了多时,定于明月登西虚山观水。知府退后,颜大人又与公孙先生白五爷计议了一番。 到了次日,乘轿到西虚山下,知府早已伺候,换了马匹,上到半山,连马也不能骑了,只得下马步行,好容易到了山头,但见一片白茫茫沸腾澎湃,由赤堤湾浩浩荡荡漫到赤墩,顺流而下,过了横塘,归于杨家庙。一路冲浸之处,不可胜数。慢说房屋四分五落,连树木也是七歪八扭。又见赤堤墩的百姓,全在水浸之处,搭了窝棚栖身,自命名曰“舍命村”。他等本应移在横塘,因路途遥远,难以就食,故此舍命在此居住。那一番惨淡形景,令人不堪注目。 旁边的白五爷早动了恻隐之心,暗想道:“黎民遭此苦楚,连个准窝棚没有,还有水怪侵扰,可见是祸不单行。但只一件,他既不伤人,如何拆毁窝棚,抢掠东西呢?事有可疑。俺今日夜间倒要看个动静。”他却悄悄的知会了颜巡按,带领四名差役,暗暗来到赤堤墩,假作奉命查验的光景。众百姓俱备上前叩头诉苦。白玉堂叫他们腾出一个窝棚,进去坐下。又叫几个老农,大家席地而坐。又细细问了水怪的来踪去迹。“可有什么声息没有?”众百姓道:“也没有什么声息,不过呕呕乱叫。”白玉堂道:“你们仍在各窝棚内隐藏。我就在这窝棚内存身,夜间好与你们捉拿水怪。你们切不可声张,惟恐水怪通灵,你们嚷嚷的他要知道了,他就不肯出来了。”众百姓听了,登时连个大气儿也不敢出,立刻悄语低言,努嘴,打手势。白玉堂看了,又要笑又可怜,想来被水怪吓的胆都破了。白玉堂回手在兜肚内摸出两个镍子,道:“你们将此银拿去,备些酒来。余下的你们籴米买柴。大家吃饱了,夜间务必警醒。倘若水怪来时,你们千万不可乱跑。只要高声一嚷,就在窝棚内稳坐,不要动身。我自有道理。”众百姓听了,欢天喜地,选腿快的寻找酒食去,腿慢的整理现成的鱼虾。七手八脚,登时的你拿这个,我拿那个,白五爷看了也觉有趣。仍叫这几个有年纪的同自己吃酒,并问他水势凶猛的情形。问他如何埽坝,再也打叠不起。众乡老道:“惟有山根之下水势逆,到了那里是个旋涡,那点儿地方不知伤害了多少性命。虽有行舟来往,到了那里,没有不小心留神的。”白五爷道:“旋涡那边是什么地方?”众乡老道:“过了旋涡,那边二三里之遥,便是三皇庙了。”白五爷暗记在心。 吃毕酒饭,早见一轮明月涌出,清光皎洁,衬着这满湖荡漾,碧浪茫茫,清波浩浩,真是月光如水水如天。大家闭气息声。锦毛鼠五爷踱来踱去,细细在水内留神。约有二鼓之半,只听水面唿喇喇一声响。白玉堂将身躯一伏,回手将石子掏出。见一物跳上岸来,是披头散发,面目不分,见他竟奔窝棚而去。白五爷好大胆,也不管妖怪不妖怪,有何本领,会什么法术,他便悄悄尾在后面。忽听窝棚内嚷了一声道:“妖怪来了!”白玉堂在那物的后面吼了一声,道:“妖怪往那里走!”嗖的一声,就是一石子,正打在那物后心之上。只听噗麻一声,那物往前一栽。猛见那物一回头,白五爷又是一石子飞来,不偏不歪,又打在那物面门之上。只听拍的一声响,那怪哎哟了一声,咕咚栽倒在地。白五爷急赶上前,将那妖怪按住。早有差役从窝棚出来,一齐涌上,将妖怪拿住,抬在窝棚一看,见他哼哼不止,原来是个人,外穿皮套。急将皮套扯去,见他血流满面,口吐悲声,道:“求爷爷饶命呀!”刚说至此,只听那边窝棚嚷道:“水怪来了!”白玉堂连忙出来,嚷道:“在那里?一并拿来审问。”又听那边喊道:“跑了,跑了!”白五爷这里叱咤道:“速速追上拿来,莫要叫他跑了。”早已听见水面上“扑通”‘寸十通”,跳下水去了。 众乡老聚在一处,来看水怪,方知是人假扮水怪抢掠。一个个摩拳擦掌,全要打水怪以消忿恨。白五爷拦道:“你等不要如此,俺还要将他带到衙门,按院大人要亲审呢。你等既知是假水怪,以后见了务必齐心努力捉拿,押解到按院衙门,自有赏赉。”众乡民道:“什么赏不赏的。只要大人与民除害,难民等就感恩不浅了。今日若非老爷前来识破,我等焉知他是假的呢。如今既知他是假的,还怕他什么。倒要盼他上来,拿他几个。”说到高兴,一个个精神百倍。就有沿岸搜寻水怪的,那里有个影儿呢,安安静静过了一夜。 到了天明,众乡民又与白五爷叩头:“多亏老爷前来除害,众百姓难忘大恩。”白五爷又安慰了众人一番,方带领差役,押解水贼,竟奔巡按衙门而来。 未知后文审办如何,下回分解。

且说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说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访,如何被马强拿去两次。“头一次多亏了一个难女,名叫朱绛贞,乃朱举人之女,被恶霸抢了去的,是他将我主仆放走。慌忙之际,一时失散,小人遇见个义士欧阳春,将此事说明。义士即到马强家中,打听小人的主人下落。谁知小人的主人又被马强拿去下在地牢,多亏义士欧阳春搭救出来。就定于次日,义士帮助捉拿马强,护送到府。我家主人审了马强几次,无奈恶霸总不招承。不想恶霸家中被劫,他就一口咬定,说小人的主人结连大盗明火执杖,差遣恶奴进京呈控。可怜小人的主人堂堂太守,因此解任,遭这不明不白的冤枉。望乞众位大人明镜高悬,细细详查是幸。”范大人道:“你主人既有此冤枉,你如何此时方来申诉呢?”倪忠道:“只因小人奉家主之命,前往扬州接取家眷。及至到了任所,方知此事,因此急急赶赴京师,替主呜冤。”说罢,痛哭不止。陈公公点头道:“难为这老头儿,众位大人当怎么办呢?”文大人道:“倪忠的呈词正与太守倪继祖、义士欧阳春、小童艾虎所供俱各相符。惟有被劫一案,尚不知何人,须问倪继祖欧阳春,便见明白。”吩咐带倪太守与欧阳春。
  不多时,二人上堂。文大人问太守道:“你与欧阳春定于何时捉拿马强?又于何时解到本府?”倪继祖道:“定于二更带领差役捉拿马强,于次日黎明方才到府。”文大人又问欧阳春道:“既是二更捉拿马强,为何于次日黎明到府呢?”欧阳春道:“原是二更就把马强拿住,只因他家招募了许多勇士与小人对垒,小人好容易将他等杀退,于五更时方将马强驮在马上。因霸王庄离府街二十五六里之遥,小人护送到府时,天已黎明。”
  文大人又叫带郭氏上来,问道:“你丈夫被何人拿住?你可知道么?”郭氏道:“被个紫髯大汉拿住,连小妇人一同捆缚的。”文大人道:“你丈夫几时离家的?”郭氏道:“天已五鼓。”文大人道:“你家被劫是什么时候?”郭氏道:“天尚未亮。”文大人道:“我看失单内劫去许多物件,非止一人,你可曾看见么?”郭氏道:“来的人不少,小妇人吓的以被蒙头,那里还敢瞧呢。后来就听贼人说:‘我们乃北侠欧阳春带领官役前来抢掠’,因此小妇人失单上有北侠的名字。”文大人道:“你丈夫结交招贤馆的朋友,如何不见?”郭氏道:“就是那一夜的早起,小妇人因查点东西,不但招贤馆内无人,连那里的东西也短了许多。回大人,我丈夫交的这些朋友,全不是好朋友。”文大人听了,笑对众人道:“列位听见了。这明是众寇打劫,声言北侠与官役、移害于人之意无疑了。众人道:“大人高见不差。欧阳春五鼓护送马强,焉有黎明从新带领人役打劫之理?此是众寇打劫无疑了。”又把马强带上来,与倪忠当面质对。马强到了此时再无折辩,就一一招了。
  文大人吩咐将太守主仆北侠艾虎另在一处候旨,其余案内之人分别收监。共同将复奏折子拟定,连招供并往来书信,预备明早谨呈御览。天于看了大怒,却将折子留中。你道为何?皆因仁宗为君,以孝治天下。其中关碍着皇叔赵爵不肯深究,止于发上谕,说:“马朝贤监守自盗,理应处斩。马强抢掠妇女,私害太守,也定了斩立决。郭氏着勿庸议。”所有襄阳王之事一概不提。“倪继祖官复原职。欧阳春义举无事。艾虎虽以小犯上,薄有罪名,因为御冠出首,着宽免。”
  倪继祖具折谢恩,旨意问朱绛贞释放一节,倪继祖一一陈奏;又随了一个夹片,是叙说倪仁被害,李氏含冤,贼首陶宗贺豹,义仆杨芳即倪忠,并有祖传并梗玉莲花,如何失而复得的情由,细细陈奏。天子看了,圣心大悦,道:“卿家有许多的原委,可称一段佳话。”即追封倪仁五品官衔,李氏封诰随之。倪太公倪老儿也赏了六品职衔,随任养老。义仆倪忠赏了六品承议郎,仍随任服役。朱绛贞有玉莲花联姻之谊,奉旨毕姻。朱焕章恩赐进士。陶宗贺豹严缉拿获,即行正法。倪继祖磕头谢恩,复又请训,定日回任。又到开封府拜见包公。此时北侠父子却被南侠请去,众英雄俱备欢聚一处。倪太守又到展爷寓所,一来拜望,二来敦请北侠小侠务必随同到任。北侠难以推辞,只得同艾虎到了杭州。倪太守从新接了任后,即拜见了李氏夫人,与太公夫妇。李氏夫人依然持斋,另在静室居住。倪太守又派倪忠随了朱焕章同去,迁了倪仁之柩,立刻提出贺豹正法祭灵后,安葬立茔。白事已完,又办红事。即与朱老先生定了吉日,方与朱绛贞完姻。自然是热闹繁华,也不必细述。北侠父子在任,太守敬如上宾,待诸事已毕,他父子便上茉花村去了。
  且说仁宗天子自从将马朝贤正法之后,每每想起襄阳王来,圣心忧虑。偏偏的洪泽湖水灾连年为患,屡接奏折,不是这里淹了百姓,就是那里伤了禾苗,尽为河工消耗国课无数,枉自劳而无功。这日单单召见包相,商酌此事,包相便保举颜查散,才识诸练,有守有为,堪胜此任。圣上即升颜查散为巡按,稽查水灾,兼理河工民情。颜大人谢恩后,即到开封府,一来叩辞,二来讨教治水之法。包公说了些治水之法,虽有成章,务必随地势之高低,总要堵泄合宜,方能成功。颜查散又向包公要公孙策白玉堂,同往帮办一切,包公应允。次日早朝,包公奏明了,主簿公孙策护卫白玉堂随颜查散前去治水,圣上久已知道公孙策颇有才能,即封六品职衔;白玉堂的本领更是圣上素所深知之人,准其二人随往。颜巡按谢恩请训,即刻起程。
  一日来到泗水城,早有知府邹喜迎接大人。颜大人问了问水势的光景,忽听行外百姓喧哗,原来是赤堤墩的百姓控告水怪。颜大人吩咐把难民中有年纪的唤几个来问话。不多时带进四名乡老,但见他等形容憔悴,衣衫褴褛,若不可言,向上叩头,道:“救命呀!大人。”颜大人问道:“你们到此何事?”乡老道:“小民连年遭了水灾,已是不幸,不想近来水中生了水怪,时常出来现形伤人。如遇腿快的跑了,他便将窝棚拆毁,东西掠尽,害得小民等时刻不能聊生。望乞大人捉拿水怪要紧。”颜大人道:“你等且去,本院自有道理。”众多老叩头出街去了。知会了众人,大家散去。颜大人与知府谈了多时,定于明月登西虚山观水。知府退后,颜大人又与公孙先生白五爷计议了一番。
  到了次日,乘轿到西虚山下,知府早已伺候,换了马匹,上到半山,连马也不能骑了,只得下马步行,好容易到了山头,但见一片白茫茫沸腾澎湃,由赤堤湾浩浩荡荡漫到赤墩,顺流而下,过了横塘,归于杨家庙。一路冲浸之处,不可胜数。慢说房屋四分五落,连树木也是七歪八扭。又见赤堤墩的百姓,全在水浸之处,搭了窝棚栖身,自命名曰“舍命村”。他等本应移在横塘,因路途遥远,难以就食,故此舍命在此居住。那一番惨淡形景,令人不堪注目。
  旁边的白五爷早动了恻隐之心,暗想道:“黎民遭此苦楚,连个准窝棚没有,还有水怪侵扰,可见是祸不单行。但只一件,他既不伤人,如何拆毁窝棚,抢掠东西呢?事有可疑。俺今日夜间倒要看个动静。”他却悄悄的知会了颜巡按,带领四名差役,暗暗来到赤堤墩,假作奉命查验的光景。众百姓俱备上前叩头诉苦。白玉堂叫他们腾出一个窝棚,进去坐下。又叫几个老农,大家席地而坐。又细细问了水怪的来踪去迹。“可有什么声息没有?”众百姓道:“也没有什么声息,不过呕呕乱叫。”白玉堂道:“你们仍在各窝棚内隐藏。我就在这窝棚内存身,夜间好与你们捉拿水怪。你们切不可声张,惟恐水怪通灵,你们嚷嚷的他要知道了,他就不肯出来了。”众百姓听了,登时连个大气儿也不敢出,立刻悄语低言,努嘴,打手势。白玉堂看了,又要笑又可怜,想来被水怪吓的胆都破了。白玉堂回手在兜肚内摸出两个镍子,道:“你们将此银拿去,备些酒来。余下的你们籴米买柴。大家吃饱了,夜间务必警醒。倘若水怪来时,你们千万不可乱跑。只要高声一嚷,就在窝棚内稳坐,不要动身。我自有道理。”众百姓听了,欢天喜地,选腿快的寻找酒食去,腿慢的整理现成的鱼虾。七手八脚,登时的你拿这个,我拿那个,白五爷看了也觉有趣。仍叫这几个有年纪的同自己吃酒,并问他水势凶猛的情形。问他如何埽坝,再也打叠不起。众乡老道:“惟有山根之下水势逆,到了那里是个旋涡,那点儿地方不知伤害了多少性命。虽有行舟来往,到了那里,没有不小心留神的。”白五爷道:“旋涡那边是什么地方?”众乡老道:“过了旋涡,那边二三里之遥,便是三皇庙了。”白五爷暗记在心。
  吃毕酒饭,早见一轮明月涌出,清光皎洁,衬着这满湖荡漾,碧浪茫茫,清波浩浩,真是月光如水水如天。大家闭气息声。锦毛鼠五爷踱来踱去,细细在水内留神。约有二鼓之半,只听水面唿喇喇一声响。白玉堂将身躯一伏,回手将石子掏出。见一物跳上岸来,是披头散发,面目不分,见他竟奔窝棚而去。白五爷好大胆,也不管妖怪不妖怪,有何本领,会什么法术,他便悄悄尾在后面。忽听窝棚内嚷了一声道:“妖怪来了!”白玉堂在那物的后面吼了一声,道:“妖怪往那里走!”嗖的一声,就是一石子,正打在那物后心之上。只听噗麻一声,那物往前一栽。猛见那物一回头,白五爷又是一石子飞来,不偏不歪,又打在那物面门之上。只听拍的一声响,那怪哎哟了一声,咕咚栽倒在地。白五爷急赶上前,将那妖怪按住。早有差役从窝棚出来,一齐涌上,将妖怪拿住,抬在窝棚一看,见他哼哼不止,原来是个人,外穿皮套。急将皮套扯去,见他血流满面,口吐悲声,道:“求爷爷饶命呀!”刚说至此,只听那边窝棚嚷道:“水怪来了!”白玉堂连忙出来,嚷道:“在那里?一并拿来审问。”又听那边喊道:“跑了,跑了!”白五爷这里叱咤道:“速速追上拿来,莫要叫他跑了。”早已听见水面上“扑通”‘寸十通”,跳下水去了。
  众乡老聚在一处,来看水怪,方知是人假扮水怪抢掠。一个个摩拳擦掌,全要打水怪以消忿恨。白五爷拦道:“你等不要如此,俺还要将他带到衙门,按院大人要亲审呢。你等既知是假水怪,以后见了务必齐心努力捉拿,押解到按院衙门,自有赏赉。”众乡民道:“什么赏不赏的。只要大人与民除害,难民等就感恩不浅了。今日若非老爷前来识破,我等焉知他是假的呢。如今既知他是假的,还怕他什么。倒要盼他上来,拿他几个。”说到高兴,一个个精神百倍。就有沿岸搜寻水怪的,那里有个影儿呢,安安静静过了一夜。
  到了天明,众乡民又与白五爷叩头:“多亏老爷前来除害,众百姓难忘大恩。”白五爷又安慰了众人一番,方带领差役,押解水贼,竟奔巡按衙门而来。
  未知后文审办如何,下回分解。

且说倪忠在公堂之上,便说起奉旨上杭州接太守之任,如何暗暗私访,如何被马强拿去两次。“头一次多亏了一个难女,名叫朱绛贞,乃朱举人之女,被恶霸抢了去的,是他将我主仆放走。慌忙之际,一时失散,小人遇见个义士欧阳春,将此事说明。义士即到马强家中,打听小人的主人下落。谁知小人的主人又被马强拿去下在地牢,多亏义士欧阳春搭救出来。就定于次日,义士帮助捉拿马强,护送到府。我家主人审了马强几次,无奈恶霸总不招承。不想恶霸家中被劫,他就一口咬定,说小人的主人结连大盗明火执杖,差遣恶奴进京呈控。可怜小人的主人堂堂太守,因此解任,遭这不明不白的冤枉。望乞众位大人明镜高悬,细细详查是幸。”范大人道:“你主人既有此冤枉,你如何此时方来申诉呢?”倪忠道:“只因小人奉家主之命,前往扬州接取家眷。及至到了任所,方知此事,因此急急赶赴京师,替主呜冤。”说罢,痛哭不止。陈公公点头道:“难为这老头儿,众位大人当怎么办呢?”文大人道:“倪忠的呈词正与太守倪继祖、义士欧阳春、小童艾虎所供俱各相符。惟有被劫一案,尚不知何人,须问倪继祖欧阳春,便见明白。”吩咐带倪太守与欧阳春。

不多时,二人上堂。文大人问太守道:“你与欧阳春定于何时捉拿马强?又于何时解到本府?”倪继祖道:“定于二更带领差役捉拿马强,于次日黎明方才到府。”文大人又问欧阳春道:“既是二更捉拿马强,为何于次日黎明到府呢?”欧阳春道:“原是二更就把马强拿住,只因他家招募了许多勇士与小人对垒,小人好容易将他等杀退,于五更时方将马强驮在马上。因霸王庄离府街二十五六里之遥,小人护送到府时,天已黎明。”

文大人又叫带郭氏上来,问道:“你丈夫被何人拿住?你可知道么?”郭氏道:“被个紫髯大汉拿住,连小妇人一同捆缚的。”文大人道:“你丈夫几时离家的?”郭氏道:“天已五鼓。”文大人道:“你家被劫是什么时候?”郭氏道:“天尚未亮。”文大人道:“我看失单内劫去许多物件,非止一人,你可曾看见么?”郭氏道:“来的人不少,小妇人吓的以被蒙头,那里还敢瞧呢。后来就听贼人说:‘我们乃北侠欧阳春带领官役前来抢掠’,因此小妇人失单上有北侠的名字。”文大人道:“你丈夫结交招贤馆的朋友,如何不见?”郭氏道:“就是那一夜的早起,小妇人因查点东西,不但招贤馆内无人,连那里的东西也短了许多。回大人,我丈夫交的这些朋友,全不是好朋友。”文大人听了,笑对众人道:“列位听见了。这明是众寇打劫,声言北侠与官役、移害于人之意无疑了。众人道:“大人高见不差。欧阳春五鼓护送马强,焉有黎明从新带领人役打劫之理?此是众寇打劫无疑了。”又把马强带上来,与倪忠当面质对。马强到了此时再无折辩,就一一招了。

文大人吩咐将太守主仆北侠艾虎另在一处候旨,其余案内之人分别收监。共同将复奏折子拟定,连招供并往来书信,预备明早谨呈御览。天于看了大怒,却将折子留中。你道为何?皆因仁宗为君,以孝治天下。其中关碍着皇叔赵爵不肯深究,止于发上谕,说:“马朝贤监守自盗,理应处斩。马强抢掠妇女,私害太守,也定了斩立决。郭氏着勿庸议。”所有襄阳王之事一概不提。“倪继祖官复原职。欧阳春义举无事。艾虎虽以小犯上,薄有罪名,因为御冠出首,着宽免。”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欧阳春五鼓护送马强,你与欧阳春定于何时捉拿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