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像生龙活虎阵风经常从她身边跑过,正在郁结带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75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午夜,凉风吹过,我忽然发现她站在我面前,微笑着,我努力着想拉住她,但岁月却将她啦的好远…… 前记: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可是我没有勇气告诉你,就像窗外的风掠过,只有感

  午夜,凉风吹过,我忽然发现她站在我面前,微笑着,我努力着想拉住她,但岁月却将她啦的好远……

  前记:你知道吗?我喜欢你,可是我没有勇气告诉你,就像窗外的风掠过,只有感觉,却没有见风的踪迹。

雨,淅淅沥沥……

  在那个夏天,我每天都会去天台,望着让蓝色沉淀的有些忧郁的天空,听着风吹过声音,独自思考着……然而她却出现在了这里,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她的微笑……

  一

        他站在公园空旷的草地上。白色的发在风中轻扬,灰蓝双眸无神的望着前方那片阴沉灰白的天空。精致白净的脸庞布满细密的水珠,毫无血色和生气。整个人消瘦羸弱,丝毫撑不起宽大的灰白色外套。

  我们各自站在天台的两端,我在左,她在右。但都在对着天空倾诉着自己的故事。此时的她就像是夏日的天空,蓝蓝的,却夹杂着几朵白云,我沉默着,也许,风会帮我了解她,解开她心里的忧愁……

  孟洁手里的钢笔在填答题卡填到一半的时候,却停了下来,眼睛越过几排正在奋斗的肩膀,看到了坐在第一排正在奋笔疾书的那个男生。

        一身墨绿夏装的男孩儿从远处跑来,手臂挡着头顶,像一阵风一般从他身边跑过。

  但每每她离开天台时,都留下我一个美丽的微笑,然后小跑着,像阵蓝色的风,伴着脚步声,逐渐远去。当我转身时,墙上都留下三个字母“L”,“Z”,“W”,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回头便走下了楼。

  他的侧脸帅帅的,骨节分明的手里握着一支精致的笔,在不停的挥舞,看的孟洁出来神,忘了自己现在正在考试。

      “大哥哥,你在做什么?”男孩儿折回他面前,扬起稚嫩的小脸,黑发伏在额头上流着水,瞳孔漆黑如墨,透着活泼与纯真。瘦小的身躯被湿淋淋的衣服紧贴着。

  时间如流星般划过,我已有好久没看见她了。那天,下着大雨,我打着伞在街上走着,远处屋檐下一个熟悉的背影闯入了我的视线,她!我快步走上前去,将伞往前一伸,她先是一惊,片刻之后恢复了镇定,站到了我的伞下,漫天雨幕下,雨珠滴落,像一个个如同她一般的微笑,风吹过她那被雨打湿的头发,在雨中飞舞着,跳跃着,淡淡的香传遍了我的全身,此时的她就是天使,在我的心中……

  窗外的大雨还在哗啦啦的下着,每一粒雨珠犹如一个音符,流进孟洁的心中,奏出了一首心灵乐曲,在听着乐曲的同时,有某样东西在她的心中的某个地方萌芽。

        “我?我在等阳光。”他望着天空,如同一座雕塑。

  走到了一个十字落路口,她拉过我的手,又写下了那三个字母,然后微笑着转过身,跑进了雨帘中,消失在了那一片朦胧的烟雨中……

  雨是从昨天晚上考试下的,今天她出门时只有一点细雨,正在纠结带不带伞的她望着窗外,发现雨好像又下大了。

        男孩儿抹掉脸上的雨水,指向这人的右后方,问:“你不去那儿吗?在亭子里等,这样会生病的。”

  我突然明白的那三个字母的意思——拉住我,我追了上去,却只看见了一个离我越来越远的背影,如一个蓝色的小点,逐渐消逝在了我那不知怎么的模糊的视线中……

  孟洁撑着伞走出小区时,忽然有一个人冲进她的伞,她抬起头看了一眼,是一个和自己同校的男生。

      他一动不动,“我就在这儿,哪儿也不去。”

  午夜,凉风吹过,我忽然发现她站在我面前,微笑着,我努力着想拉住她,但岁月却将她啦的好远……

  “你好,刚刚出门看见雨很小,就忘记带伞了,你不介意我和你一起躲雨吧!”孟洁点了点头,她记得,她曾经在学校举办的钢琴比赛上看见过他,却忘了他叫什么名字。

        男孩儿看着他,他灰白色的外套,和外套上晶莹的水珠。

  青春的味道就是这样被我们知道,留给我们的是遗憾。忧伤,或许这也就是人生的味道……

  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伞外的大雨让他们不得不靠近了些,孟洁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似风一样,只能当时体会到,过后便说不出那种感觉。

        雨,不停不息……

  到了学校教学楼,孟洁收起了伞,抖掉了伞上的零星的雨滴,抬起头,正对着男生的目光,男生很尴尬立即把目光望像一边。

        男孩儿犹豫着,抓住了他垂在身侧的右手。

  “那个......谢谢你啊!快要到考试时间了,你也快进去吧。”他慌忙的说了一句,便转身进了教学楼,她注视着他的背影,背影慢慢地在她的视线里消失。

        “到亭子里,我就见不到晴天了。”

  “孟洁,发什么呆啊?快考试了,快进去吧!”她一回头,是她的朋友在边收着雨伞边和她说。

        “万一雨不停,天不晴,怎么办?”

  她找了几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考场,却没想到他和自己在一个考场,他的目光注视着书本,并没有注意到她,她来到自己的座位,在他的斜后方,她的心里有些激动,像风一样,过了那段时间,谁也说不出是什么感觉。

        “不会的,我好不容易才在今夏回来这里。特意在夏天,它会来见我的。”

  回过神来,她才发现自己的试卷没有做完,于是又开始埋头苦干。

        男孩儿依旧握着他冰凉的手,不时抹去脸上的雨水。突然,男孩儿拉着他的手向后跑。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沉闷的,“啪”的一声,男孩儿摔倒在地。翻身,坐起来,看着他的手,那一滴久久悬在他指尖的晶莹水珠。风雨从他们之间穿过,雨水模糊了视线,忘了抹。

  考试结束的铃声准时响起,铃声走下了收了答题卡后,考生们收好自己的东西,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考场,孟洁走到第一排时,眼睛朝桌子上迅速的瞄了一眼,看到了他的名字和考号。

        男孩儿尖叫一声,爬起来向后跑。闪电划过,惊雷乍起。男孩儿回头看他挺直而朦胧的灰白色背影。摔倒,慌张的爬起来,踉跄奔跑。

  1258余阳

        而他,始终未曾回头看那男孩儿一眼,一动不动。灰蓝色的眼眸像死气沉沉的玻璃珠。他的眼里,只有那片天空。

  她想:“原来叫余阳啊,我终于认识你了”她心里很激动,这种感觉如风,没有人和轨迹,随意消逝在空中。

        雨,最后还是停了,可是,晴天却迟迟不来。

  二

        脸上和身上已没有一滴水珠。眼睛闭上,睁开,再闭上,再挣扎着睁开,里面希冀和绝望作着殊死搏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孟洁开始悄悄关注余阳。

        当雨再次下起来时,男孩儿却回来了。

  以前的午间,她只喜欢趴在课桌上听歌,休息。

        “为什么?一定要站在这里等吗?”男孩儿站在他面前,高高举起手中的透明雨伞。他终于低头看了这个换了一身蓝色套装,蓝得像一小片晴空的男孩儿。

  有一天同学叫她去小卖部,经过操场的篮球架时,她不经意看见了余阳在打篮球。自那以后,她就再也没有趴在桌上,而是趴在走廊的栏杆上,眼睛一直盯着操场,寻找那具有吸引力的身影。

        “为什么?你明明和他们一样,在害怕我。”

  同桌疑惑不已,几天之后,实在不解,问她:“孟洁,为什么喜欢趴在这啊?这风吹着,不冷吗?”她沉默了许久,眼睛还是注视着操场,脑子里也想不出喜欢在这的接口,又不敢和同桌说实话,只好恋恋不舍的转身,默默地走进教室,趴在桌上发呆。

      男孩儿只是努力地举着雨伞,低着头不作声。他只好重新看向天空。

  一阵微风吹过,她一下子从回忆里惊醒,她多么希望,对他的爱化作一阵微风,吹向他,让那风来诉说她的心声。

      许久,他又说,声音透着几丝虚弱,“把雨伞拿开吧,不然,我就要消失了。”

  孟洁最喜欢的就是学校有大型活动的时候,因为在活动上能够看见他,全校的学生坐在大礼堂上,她总是可以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他。每次的活动,总有一个节目是他弹钢琴,孟洁目不转睛的盯着舞台上那专注的身影,仿佛那一双骨节分明的手俺懂得不是琴键,而是在弹着她的心弦,奏出一首让她心动的乐曲。

        “啊?!”风吹过,伞落在地上。旋转,又翻倒,停下。男孩儿才恍然惊醒,捡起雨伞。

  三

        男孩儿就站在那里,看见了他沐浴在大雨中波澜不惊的模样。然后,他布满水珠的右手吸引了男孩儿全部的视线。

  下午,孟洁和往常一样和同学一起走到那个十字路口,刚出校门时,余阳从她身旁擦过,他在和他的同学边聊边走,于是,孟洁就紧紧跟在他后面。

        纠结着,踌躇着,他走回他身边,保持一定的距离不让雨伞挡住落往他身上的雨水。他飞快地抬头看他一眼,抬起右手,用食指触向他的手背,试探着用力,再用力,穿透了!他抽出手指,便带出一串水珠,与此同时,手背恢复如初。

  好友和孟洁在十字路口分了手,而余阳的同学早已不知影踪,孟洁就一个人跟在他的身后。

        男孩儿兴奋地抬头看他,却发现他正低头看着自己浅笑,眼眸像幽蓝的湖面般泛起粼粼的光。男孩紧张地低下了头,转起雨伞。

  余阳走的有些快,孟洁只能小跑跟着他,却又不敢跑太快,怕被他发现......两人就这样到了车站。

        “我在这里诞生,只能留在这里,不能走动,也不能没有雨水,所以不能去亭子里。”

  因为孟洁和余阳的家在同一方向,而且离得不远,,所以他们上了同一辆车。

        男孩儿抬了一下头,虽然似乎仍有迷惑,却是相信的神情。

  虽然车上很拥挤,但孟洁凭着身材的优势,挤到了余阳的身边......

        “其实,从来没有人这样问我,问我为什么不去躲雨。你是第一个,虽然我没有了记忆,可灵魂告诉我,从前能看见我的人,无一不害怕我,有的人甚至伤害我。我,从来孤独。”

  孟洁心中有些紧张,她的心跳有些快,就像小鹿乱撞,她的脸不知道是由于车上闷热还是因为别的,不由得红了起来,她偷偷地做了几个深呼吸,正在纠结要不要和他打招呼时,有人从后面拍了她肩膀一下。

      “你……没有朋友吗?”

  “嘿!”余阳笑了笑“我记得你,你是下雨那天和我一起用雨伞到学校的女孩。”

      雨水打在伞上的“滴答滴答”声格外清晰,是此刻唯一的不宁静。

  孟洁心里想:我被他记住了,心跳更快了,脸也越来越红。

      “什么,是朋友?”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她微笑着说

      ……

  “对啊,我一直想回报你的,可是我不知道你的名字!”

      “我知道的,妈妈说,夏天是一个特别容易下雨后就天晴的季节,所以,你要在夏天才来,对吧?”也许是累了,男孩儿停止转伞,转而轻轻握住他的右手。

  “我叫孟洁,请你一定要记住我!”

        “嗯。”

  “呵呵,我记住了,不会忘的。”余阳笑了笑,他的笑很温暖在这拥挤的车厢中显得特别耀眼,温暖了她的心。

        长久的沉默。他们就维持这个姿势,在风雨交加中陪伴着等待。

  “太好了”孟洁高兴的说

        男孩儿总是去抹他右手上的水珠,再看着新的水珠滴落,乐此不疲。清澈的水珠散发着莹白的光,渐渐的,在男孩儿恒久的注视中,变成了璀璨的金色。

  “额...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名字呢!”余阳微笑着挠着头说

        “谢谢你回来看我,陪我一起等,阳光很美,我很高兴。回去吧,我也很快就要离开了。”

  “我认识你,你叫余阳”孟洁说

        男孩儿抬头看他,迎着阳光,他就像是金色的,美得耀眼而温暖。

  “原来你认识我啊,那以后就是朋友了”他说

        男孩儿松开了手,离开,影子在草地上缓慢地晃动。

  朋友?朋友也好啊,只要能够认识彼此也很好了。

      “大哥哥……你明年夏天能回来看我吗?”他转几下伞,问。“啪”,收起,甩出华丽的水珠。拖着伞,继续走,“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啊?”

  孟洁笑着点了点头。

        “雨生。”长长的叹息一般,伴着清脆悦耳的哗哗水声。风吹来,伞影颤啊颤,水珠闪啊闪,滑落,渗入草地。

  即使我不敢告诉你我的爱意,我们也不会像两根平行线一样永远没有交叉点,能够在你的生命里出现,并留下记忆,我已经知足了,并且感到很幸运。

        男孩儿匆忙转身,说:“我叫晴阳哦,大哥哥!”然而,他站的地方,只有一滩迅速渗入草地的雨水,在阳光下,如同他笑时的眼睛一样泛着粼粼的光。

  四

        “你要回来看我,我叫晴阳哦,大哥哥……”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像生龙活虎阵风经常从她身边跑过,正在郁结带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