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当白翼带着画眉逃出那个密林的包围的时候,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7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她迅速地从地面上爬起来。跪着,等待着白翼的命令。白翼也一直没有说话。只有很长很长的深呼吸的声音轻轻地扩散在空气里。显然,她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因为,以往任何的时候

她迅速地从地面上爬起来。跪着,等待着白翼的命令。 白翼也一直没有说话。只有很长很长的深呼吸的声音轻轻地扩散在空气里。显然,她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因为,以往任何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过沉默这么久的时候。而且,上一次白翼出现这种呼吸声的时候,是在三年前,白翼的行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光明大将军掌握了,被困在城北的密林里,那个时候,画眉陪在白翼身边,而光明的围捕结界笼罩了密林的各个地方。最后,当白翼带着画眉逃出那个密林的包围的时候,本来在一起的17个咒术师,只剩下了画眉一个。另外的16个咒术师,为了保全白翼,全部死在密林里。 而现在,画眉又一次听到了这种带着不安的,长长的呼吸声。 "画眉",过了很久,白翼终于开了口,声音从浓雾中传来,像是连声音也被浓雾浸湿了一般。"我给你的任务,有了变化,因为孔雀已经告诉了我沉月轩住进了一个叫做浮桥的年轻人。并且,根据孔雀捕捉到的他的咒术能量来看,我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个枯叶……但是,只会比枯叶更难对付,而不会轻松……" "是。主人" "所以,你的任务依然是辅助着,杀光客栈里所有的人,可是,这次不是帮助孔雀,而是帮助……浮桥。"

如果是碰巧有荒漠中行走的驼队,他们只会觉得身边突然疾疾地掠过了一道白光,只会以为是在烈日下跋涉太久产生的幻觉。 没有人会想到,刚刚从身边掠过的那一道朝天边迅速消失的白光,是当今天下最杰出的咒术组织千羽楼中的人,在前往执行任务的路上。 黄沙将一切吹成昏黄的色调。 像是诸神灭亡的黄昏,大漠中的海市蜃楼以及飞天的传奇,全部跟随着黄沙倒卷向乌云翻滚的天边。 轰隆的雷声缓慢地从天空上流淌而过。所有的骆驼开始跪下来围成一圈。 荒漠中突然出现一群平日无法看见的黑色飞鸟。 开始的时候是一只,然后一百只,一千只,最后黑压压的一片交错着覆盖着天空。 耳边是密密麻麻的飞鸟的鸣叫和翅膀挥动的声音。耳膜被刺得鼓鼓的。却又无法分辨出详细的音节。 五月初七的夕阳就快要落下去了。 王城王宫西偏殿。 没有一个仆人和宫女。 因为无欢不喜欢有任何人他不熟悉的人伺候他。 所以,帝王在把他安顿在西偏殿之后,就把所有的宫女撤走了。 可是,所有的物品都像是被隐形的人拿着,托着,拉着,开始各自运动着。黄铜的水壶自动地从白玉池里装满了水,然后就自己悬空滑到火炉上去,过了一会就开始突突地冒着热气。黄金的洗脸盆在火炉边上的空中悬停着,等待着注满热水后就飞到床塌边上。然后白色的毛巾跟着飞过来,缓慢的浸泡进热水里。 床塌后面两把孔雀羽毛扇按照固定的频率轻轻地摇着。 而床塌上侧卧着的无欢,闭着眼睛,仅仅轻轻地晃动着食指。 因为他是天下第一的动术师。 王城中几乎所有的人都以为他是为了送那件千羽衣而来的。尽管大家会觉得单单为了一件衣服而来,未免太不符合常理。可是,极乐宫从来就没按照过常理出牌。而大家也就不再奇怪了。就算有一天无欢突然一把火烧掉极乐宫,也没人会觉得奇怪的。 只有无欢知道他这次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件事情。他已经计划了很久了。 而现在,突然遇到了一件最头痛的事情。 他闭着眼睛。眉头微微地皱在一起。 五月初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雕花窗户照射进来,在房间的地面上投出雕花纹路的光斑。 画眉睁开眼睛,开了开房间的铜壶滴漏,知道又差不多应该起来经营客栈了。 她揉了揉惺忪的眼睛,然后重新睁开,准备从床上起来。 可是,当她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她就发现,前一秒钟还躺在沉月轩的自己房间的床上,而这一秒,她却躺在了冰冷的地面上,周围是昏黄色的浓雾,几乎看不清前面两米外的事物。 直到她抬起头,看到台阶上那团柔光笼罩下的白翼的影子时,她才明白过来,自己已经被白翼召唤到千羽楼的第一楼了。 她迅速地从地面上爬起来。跪着,等待着白翼的命令。 白翼也一直没有说话。只有很长很长的深呼吸的声音轻轻地扩散在空气里。显然,她也遇到了很大的困难。 因为,以往任何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过沉默这么久的时候。而且,上一次白翼出现这种呼吸声的时候,是在三年前,白翼的行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被光明大将军掌握了,被困在城北的密林里,那个时候,画眉陪在白翼身边,而光明的围捕结界笼罩了密林的各个地方。最后,当白翼带着画眉逃出那个密林的包围的时候,本来在一起的17个咒术师,只剩下了画眉一个。另外的16个咒术师,为了保全白翼,全部死在密林里。 而现在,画眉又一次听到了这种带着不安的,长长的呼吸声。 “画眉”,过了很久,白翼终于开了口,声音从浓雾中传来,像是连声音也被浓雾浸湿了一般。“我给你的任务,有了变化,因为孔雀已经告诉了我沉月轩住进了一个叫做浮桥的年轻人。并且,根据孔雀捕捉到的他的咒术能量来看,我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个枯叶……但是,只会比枯叶更难对付,而不会轻松……” “是。主人。” “所以,你的任务依然是辅助着,杀光客栈里所有的人,可是,这次不是帮助孔雀,而是帮助……浮桥。” “什么?” “你要我说第二次么?” “属下不敢。立刻就去执行。”

  大殿中的骚动更加明显。

  光明低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目光望着前方,却像是没有焦距一般,不知道正在看着何处。

  帝王坐在王座上,手托着下巴,低着头没有说话。今天,他连他最爱的王妃倾城都没有带上大堂。

  一份一份地名贵菜色从厨房里往外送着,很多的店小二穿梭在整个沉月轩里。七个别院里的人都有自己特别的菜单。住在墨竹院的那个叫蓝矶鸫的南疆降头师点的菜里,竟然有一道是一盘还在蠕动的白花花的巨大的肉虫子,每条虫子都有差不多三分之一尺长,两跟手指那么粗,被淋在上面的肉酱汁粘在一起,乱七八糟地扭动着。所有的店小二都尖叫着躲避着这份菜,谁都不愿意去送。最后老板娘只好自己一把托起那个青花瓷盘,骂了句“都是一群饭桶,老娘的钱都是花在你们这些饭桶身上了”,然后自己托着盘子朝墨竹院走去。

  画眉突然伸出手指,店小二还没来得及听清她念了句什么咒语,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团游丝状的白色烟雾,然后这团烟雾迅速地聚拢,突然“腾”的一声幻化成了一只黑色的血鸦,然后像利箭般地朝窗外射去。然后接连不断的,空气里持续地发出“腾”“腾”的翅膀骤然展开的声音,六只血鸦先后地朝窗外射去。

  清晨过去,已经是上午了。

  他让时间倒流了。

  然后,悬挂在店门口的那一串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画眉忍不住挥了挥手,然后一层透明的红光若隐若现地把池塘的水面覆盖住了。她把池塘封印了起来。

  王等的人到了。

  孔雀转过身去望着店小二,问他,你告诉画眉,她回答的是什么。

  画眉说不出话来。半晌,她说,不知道。

  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一句话要连着说两遍,而且是相同的口气相同的表情。

  珍珠桂圆炖极品北国宫燕。

  这句话让画眉四肢冰凉地呆立在当场。她喃喃自语地说,你是说……你是说……他会……

  “这点你不用担心。如果鹦鹉的任务执行得顺利的话,五月初九,光明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沉月轩里。他只会叫他的部下去选择人选。如果,整个沉月轩里只有浮桥一个人来报名的话,那么,光明的部下也就没有选择。”

  而明天这个时候,他就是穿着鲜花盔甲,战无不胜的战神,光明。

  像是诸神灭亡的黄昏,大漠中的海市蜃楼以及飞天的传奇,全部跟随着黄沙倒卷向乌云翻滚的天边。

  后天就是大将军光明到沉月轩选出近身护卫领的日子。

  孔雀慢慢地又喝了一口茶,她说,这就是我要他住进去的原因。你确实只说了一遍,可是,他让时间倒流了。

  老板娘依然在清脆地打着算盘。似乎又恢复了那个笑容如花八面玲珑的老板娘。

  并不仅仅只是简单的蓝矶鸫被人杀死了而已。尽管画眉并不是太清楚南疆一带的降头师到底有多厉害。可是,她知道,能够最后住进这七所别院的人,都不会是这么简单就会被人杀死的。

  “这不可能……”

  床塌后面两把孔雀羽毛扇按照固定的频率轻轻地摇着。

  她看着自己面前的防御结界,透明的光壁上有几只蛊撞碎在上面,流下绿色的树浆一样的汁液。

  然后这个男子就吃惊了,他说,你怎么知道?

  对他来说,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鹦鹉飞快地掠过飞沙走石的荒漠。

  孔雀又说,那你知道你回答了他几遍么?

  荒漠中突然出现一群平日无法看见的黑色飞鸟。

  王挥了挥手。于是站在大殿左边的一个像是文官的人摊开手中的卷轴。念了起来。

  等浮桥朝后院走过去之后,孔雀才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然后对老板娘说,这个前厅应该要打扫了吧。

  画眉收起防御结界。走回到大门前。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托着那道送菜的盘子。里面的白花花的肉虫子依然在粘稠的肉汁里蠕动着。

  有人进来了。

  耳边是密密麻麻的飞鸟的鸣叫和翅膀挥动的声音。耳膜被刺得鼓鼓的。却又无法分辨出详细的音节。

  那你还让他住进去?

  画眉睁开眼睛,开了开房间的铜壶滴漏,知道又差不多应该起来经营客栈了。

  浮桥神秘地笑着,嘴角又是那种少年般痞痞的笑容,他说,这个啊……不能告诉你。

  蜘蛛,金甲虫,蜈蚣,还有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有着金属光泽坚硬外壳的蛊。

  “一个大男人,没事做跑到这儿来欺负鱼,你也不害臊。”

  光线明亮,将大地上的一切照得毫发毕现。

  他突然很神秘地靠近老板娘,说,你不知道吧,帝王要选近护卫领,五月初九就在这个客栈选呢,到时候光明大将军也会来哦。

  画眉抬了抬手,所有的窗户都关了起来。然后她又随手划出了一个封印声音传播的空间。于是,一瞬间,四下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等到所有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前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前厅里只剩下她和店小二,还有孔雀三个人。

  “为什么敌方损失是零?”光明问话了。

  然后那些从盘子里掉出来的虫子像是闻到美味食物一般疯狂地蠕动着朝已经死了的蓝矶鸫爬过去。

  沉月轩看上去一片平静,朦胧的夕阳的光辉均匀地撒在整个庭院里。

  所以,帝王在把他安顿在西偏殿之后,就把所有的宫女撤走了。

  跑到竹林边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弯下腰吐了。

  画眉说,我去的时候,她已经死了。

  等到浮桥的嘻嘻哈哈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身后,画眉眼前出现了绿幽幽的竹林。

  好象昨天刚刚在这里用咒术杀了七个极乐宫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老板娘也笑眯眯地说,浮桥先生,到沉月轩有何贵干?

  “嗯……来的这个可能就是枯叶。”

  画眉觉得心跳突然漏跳了好多拍。对于日晷逆照这种咒术,她仅仅是听过而已,从来没见人使用过。只是听过首领白翼讲述过这种高级的动术。

  老板娘说,我反正是不知道你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消息,只是呢,这个消息是从我家客栈门口的告示上传到整个天下的。

  光线强烈地从大殿的大门中汹涌进来。光线里逆光地站着一个人。

  老板娘心里明白。这些密密麻麻穿梭的飞鸟。很多,并不完全是鸟类。而其中,白翼布下的咒术师,她也知道绝对不会只有她和孔雀两个人。

  画眉也不想理他,丢下一句“不要再弄这里的鱼,弄死了你赔不起”,然后继续送菜去了。

  画眉朝竹林深处走去,里面,就是墨竹院。

  “属下不敢。立刻就去执行。”

  所有的文武百官都肃立在大殿里。

  “画眉”,过了很久,白翼终于开了口,声音从浓雾中传来,像是连声音也被浓雾浸湿了一般。“我给你的任务,有了变化,因为孔雀已经告诉了我沉月轩住进了一个叫做浮桥的年轻人。并且,根据孔雀捕捉到的他的咒术能量来看,我虽然不知道他究竟是不是我们所想的那个枯叶……但是,只会比枯叶更难对付,而不会轻松……”

  “属下明白了”,画眉低下头,“我会尽我所能,让沉月轩只剩下浮桥一个人。”

  画眉的脸色发白,指甲因为握拳太用力而嵌到肉里,她说,蓝矶鸫,不是我杀的。

  他看到老板娘走过来,脸上笑开了花,本来很大的眼睛笑得微微眯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酒窝浮现在嘴角边上。看起来很痞子气,却又觉得干净英气。

  王城王宫西偏殿。

  可是鹦鹉并不敢有任何停顿。因为她知道,在五月初八之前如果不完成白翼的任务的话,自己绝对看不到五月初九的朝阳。

  老板娘抬起头,笑得花枝乱颤得走过去招呼进来的客人,因为她知道,敢在这个时候还继续入住沉月轩的人都有两把刷子。

  开始的时候是一只,然后一百只,一千只,最后黑压压的一片交错着覆盖着天空。

  店小二讨好地笑着,他说,那当然,老板娘要人二更死,阎王都不能让他活到三更。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当白翼带着画眉逃出那个密林的包围的时候,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