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很多的店小二穿梭在整个沉月轩里,  沉月轩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54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王挥了挥手,掩饰不住刚刚听到光明愿意领兵出征而带来的喜悦神色,说,那种小事,无所谓,本来我也不是非要一个这样的近护卫领,要不是当初将军你提出要求,我也不想这么劳师

王挥了挥手,掩饰不住刚刚听到光明愿意领兵出征而带来的喜悦神色,说,那种小事,无所谓,本来我也不是非要一个这样的近护卫领,要不是当初将军你提出要求,我也不想这么劳师动众。况且,有光明你的保护,已经远远足够了。明天,我派个宫里的优秀的咒术师去,选择出最好的。将军就不用烦心了。 光明看着王,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了前殿。 风从门外朝着里面吹进来,他的长袍飞扬开来,像是准备起飞的苍鹭般伸展开了双翅。 而明天这个时候,他就是穿着鲜花盔甲,战无不胜的战神,光明。 五月初八。正午。 沉月轩的厨房飘出一股一股诱人的香味。 珍珠桂圆炖极品北国宫燕。 深海鳟鱼刺身。 七桥映月豆腐羹。 糖醋桂鱼。 灵芝山鸡煲。 一份一份地名贵菜色从厨房里往外送着,很多的店小二穿梭在整个沉月轩里。七个别院里的人都有自己特别的菜单。住在墨竹院的那个叫蓝矶鸫的南疆降头师点的菜里,竟然有一道是一盘还在蠕动的白花花的巨大的肉虫子,每条虫子都有差不多三分之一尺长,两跟手指那么粗,被淋在上面的肉酱汁粘在一起,乱七八糟地扭动着。所有的店小二都尖叫着躲避着这份菜,谁都不愿意去送。最后老板娘只好自己一把托起那个青花瓷盘,骂了句"都是一群饭桶,老娘的钱都是花在你们这些饭桶身上了",然后自己托着盘子朝墨竹院走去。

光明看着王,一直没有说话,过了很久,弯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走出了前殿。 风从门外朝着里面吹进来,他的长袍飞扬开来,像是准备起飞的苍鹭般伸展开了双翅。 而明天这个时候,他就是穿着鲜花盔甲,战无不胜的战神,光明。 五月初八。正午。 沉月轩的厨房飘出一股一股诱人的香味。 珍珠桂圆炖极品北国宫燕。 深海鳟鱼刺身。 七桥映月豆腐羹。 糖醋鳜鱼。 灵芝山鸡煲。 一份一份地名贵菜色从厨房里往外送着,很多的店小二穿梭在整个沉月轩里。七个别院里的人都有自己特别的菜单。住在墨竹院的那个叫蓝矶鸫的南疆降头师点的菜里,竟然有一道是一盘还在蠕动的白花花的巨大的肉虫子,每条虫子都有差不多三分之一尺长,两跟手指那么粗,被淋在上面的肉酱汁粘在一起,乱七八糟地扭动着。所有的店小二都尖叫着躲避着这份菜,谁都不愿意去送。最后老板娘只好自己一把托起那个青花瓷盘,骂了句“都是一群饭桶,老娘的钱都是花在你们这些饭桶身上了”,然后自己托着盘子朝墨竹院走去。 飞鸟越来越多。 老板娘心里明白。这些密密麻麻穿梭的飞鸟。很多,并不完全是鸟类。而其中,白翼布下的咒术师,她也知道绝对不会只有她和孔雀两个人。 空气很好。阳光格外灿烂地笼罩在沉月轩的七座别院上。 走过两座精致的木桥。走过一个开满沉甸甸的花朵的花圃。绕过两个池塘。绕过一座高大的巨石假山。 中途还遇见了游手好闲的浮桥,他正嘻嘻哈哈地用手隔空抓着池塘里的鱼,那些鱼像被无形的空气捆绑住一般,刷地从水里被扯上来,然后又啪地掉回水里去。 画眉忍不住挥了挥手,然后一层透明的红光若隐若现地把池塘的水面覆盖住了。她把池塘封印了起来。 “一个大男人,没事做跑到这儿来欺负鱼,你也不害臊。” “啊,老板娘大美人,是你啊。” 画眉也不想理他,丢下一句“不要再弄这里的鱼,弄死了你赔不起”,然后继续送菜去了。 等到浮桥的嘻嘻哈哈的声音渐渐消失在身后,画眉眼前出现了绿幽幽的竹林。 光线在这里似乎也被浸泡成了绿色,液体般地浮在空气里。 画眉朝竹林深处走去,里面,就是墨竹院。 “蓝小姐,您要的菜送来了。”画眉站在紧闭的大门口,等待着里面的人的回答。 没有声音,房间里是死一般的寂静。 “蓝小姐,您要的菜送来了。”画眉又叫了一声,然后悄悄地伸出手指,在自己的身上划下了一个防御结界。透明的光将她笼罩在一个很小的圆里,周围的风吹过来,甚至吹不动她的薄纱般的裙摆。 她叫了第三声“蓝小姐“,然后伸出手推开了门。 还没看清楚黑暗的屋内,就突然听到一阵一阵急促的嗖嗖的风声,画眉直觉黑暗中有东西朝自己飞过来,却不知道是什么,她倒退着朝身后掠过去,身形动起来很快,几乎和极乐宫中的人没什么区别。 等到飞过檐廊,背几乎要碰到外面的翠绿的竹林边缘了,她才看清楚飞过来的东西是什么。 是一群密密麻麻的像是硬壳甲虫一样的东西,却是从来没看到过的虫类。奇怪的触角,诡异的颜色。并且周身笼罩着幽幽的绿光。 “这是降头师用的……蛊么?” 她看着自己面前的防御结界,透明的光壁上有几只蛊撞碎在上面,流下绿色的树浆一样的汁液。 画眉收起防御结界。走回到大门前。她才意识到自己还托着那道送菜的盘子。里面的白花花的肉虫子依然在粘稠的肉汁里蠕动着。 然后她看到蓝矶鸫躺在屋里的地面上,身上和周围的地上爬满了成千上万的各种各样大大小小的蛊。 蜘蛛,金甲虫,蜈蚣,还有很多从来没有见过的有着金属光泽坚硬外壳的蛊。 有些还没有孵化成成虫的蛊,就像是白色的肉虫一样,爬满了蓝矶鸫的脸和手等等露在外面的肌肤,并且这些虫有的只有半截身子有的只有一个头探在皮肤的外面,像是这些肉虫子都是一直寄居在她的身体里而现在突然钻出来了一样。 画眉托着盘子的手突然一软,胃里一阵恶心朝上翻涌。盘子从手上滑下去,摔在了地上。 然后那些从盘子里掉出来的虫子像是闻到美味食物一般疯狂地蠕动着朝已经死了的蓝矶鸫爬过去。 画眉转身飞快的跑出去了。身后响起那种成千上万的蚂蚁一起蚕食动物的声音。 跑到竹林边上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弯下腰吐了。

五月初七的黄昏。

  后天就是大将军光明到沉月轩选出近身护卫领的日子。

  沉月轩看上去一片平静,朦胧的夕阳的光辉均匀地撒在整个庭院里。

  飞鸟低低地在湖面上穿行。偶尔惊动了水底的红鲤鱼,迅速地摆动尾巴,荡漾开一圈涟漪。

  老板娘依然在清脆地打着算盘。似乎又恢复了那个笑容如花八面玲珑的老板娘。

  好象昨天刚刚在这里用咒术杀了七个极乐宫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然后,悬挂在店门口的那一串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有人进来了。

  老板娘抬起头,笑得花枝乱颤得走过去招呼进来的客人,因为她知道,敢在这个时候还继续入住沉月轩的人都有两把刷子。

  可是她走到进来的这个人面前,脸上的笑容就慢慢地变得挂不住了。

  因为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实在不值得她笑着迎出去。她甚至是觉得这个年轻人走错了。

  进来的这个年轻人穿得还算干净,但是,除了干净,就几乎没有别的什么了。朴素得几乎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的衣服,洗得发白,头上缠了根布头巾,漆黑的头发和瞳孔,倒是显得很有神色。

  他看到老板娘走过来,脸上笑开了花,本来很大的眼睛笑得微微眯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酒窝浮现在嘴角边上。看起来很痞子气,却又觉得干净英气。

  他笑呵呵地对老板娘打招呼:老板娘!啊,好漂亮的老板娘啊。

  老板娘笑了笑,说,得了吧,把力气省省,用到小姑娘身上去吧,老娘要是再小十岁,估计小心肝都要被你这声音叫软了。

  虽然是开玩笑的口气,可是老板娘也确实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年轻人穿得没有玉鹿那样高贵华丽,也没有极乐宫的人那样全身散发着光芒,可是说不出为什么,就觉得全身都散发着那种致命的吸引力。如果她真的再年轻十岁,肯定被迷得晕头转向了。

  他拿着一根筷子,在头上敲来敲去,感觉就像是个顽皮的少年,可是,却有着成年男子深邃的轮廓。老板娘自己都有点分不出他的年纪了。

  他望着老板娘,笑眯眯地说,我叫浮桥。

  老板娘也笑眯眯地说,浮桥先生,到沉月轩有何贵干?

  他突然很神秘地靠近老板娘,说,你不知道吧,帝王要选近护卫领,五月初九就在这个客栈选呢,到时候光明大将军也会来哦。

  他说着这些话,一脸得意的样子。

  老板娘看着他,没好气的说,我知道。我比谁都早知道。

  然后这个男子就吃惊了,他说,你怎么知道?

  老板娘说,我反正是不知道你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消息,只是呢,这个消息是从我家客栈门口的告示上传到整个天下的。

  然后浮桥突然站起来冲出门,去看那张告示去了。回来的时候他张大了嘴,一脸吃惊的表情,像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然后,他突然正色,然后神秘兮兮地靠近老板娘的耳边说,这样,那听说沉月轩有七间最好的套房,漂亮的老板娘,你去帮我弄一间来,我可是很有钱的哦。

  老板娘看了他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直到看得他全身不自在,感觉像哪儿不对劲,他左右上下看了看自己的全身,然后问,哪儿不对么?

  老板娘指了指他的头,说,你脑袋刚被马踢过吧?你来之前问过沉月轩是什么地方么?

  浮桥认真地说,我问过我家主人了,他说只要我想住,就能住到最好的房间。我家主人是这么说的。

  老板娘有点兴趣了,问,你家主人是谁?

  浮桥神秘地笑着,嘴角又是那种少年般痞痞的笑容,他说,这个啊……不能告诉你。

  老板娘被他堵得有点生气,于是说,那我也告诉你,没房间了,一间都没有。

  浮桥靠近老板娘,盯着她的眼睛,说,一间都没有了吗?一间都没有了吗?

  像是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些不经意的波动,透明的涟漪一晃就消失了。老板娘也没有在意。

  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一句话要连着说两遍,而且是相同的口气相同的表情。

  她又恢复了老板娘笑容满面八面玲珑的样子,花枝招展地挥着手帕,说,真的没有啦。真的没有啦。

  而刚等她说完,身后有又一个人的声音传来,那个声音说,我的飞鸟院可以让给这位公子。

  老板娘转过身去,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孔雀。

  虽然她很疑惑为什么孔雀要把自己的飞鸟院让给这个不知来路甚至有点神经病的年轻男子,只是,因为白翼已经下过命令要她全力配合孔雀的行动,所以,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就招呼小二,带这位浮桥公子去飞鸟院休息。

  浮桥和老板娘一样的诧异,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兴高采烈地去飞鸟院入住了。

  对他来说,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等浮桥朝后院走过去之后,孔雀才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然后对老板娘说,这个前厅应该要打扫了吧。

  然后老板娘心领神会地对所有正在前厅中喝茶吃饭的客人说,不好意思,各位请先回房间,我会叫小二把菜全部送到各位房间去,因为光明大将军后天就要到了,所以前厅需要打扫干净。实在不好意思啊给各位添麻烦了……

  等到所有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前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前厅里只剩下她和店小二,还有孔雀三个人。

  画眉抬了抬手,所有的窗户都关了起来。然后她又随手划出了一个封印声音传播的空间。于是,一瞬间,四下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画眉问,孔雀,为什么你要让他住进来?你知道他是谁么?

  孔雀说,我不知道。

  那你还让他住你的飞鸟院?你难道不知道飞鸟院里有白翼布下过的咒术结界,你在里面可以绝对安全么?

  我知道。

  那你还让他住进去?

  孔雀喝了口茶,她看起来比急躁的画眉要稍微镇定一点。她慢慢地说,刚才他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他重复了两遍。你知道为什么么?

  画眉说不出话来。半晌,她说,不知道。

  孔雀又说,那你知道你回答了他几遍么?

  画眉说,就一遍啊,我说,真的没有啦。

  孔雀转过身去望着店小二,问他,你告诉画眉,她回答的是什么。

  店小二好象有点被吓住了,支吾着说,老板娘……老板娘回答了……两、两遍……

  画眉粗暴地打断他,不可能!我自己说的话我清楚。

  孔雀慢慢地又喝了一口茶,她说,这就是我要他住进去的原因。你确实只说了一遍,可是,他让时间倒流了。

  他让时间倒流了。

  这句话让画眉四肢冰凉地呆立在当场。她喃喃自语地说,你是说……你是说……他会……

  是的,他会日晷逆照。你也应该明白,会这种动术的人,全天下只有四个。

  画眉觉得心跳突然漏跳了好多拍。对于日晷逆照这种咒术,她仅仅是听过而已,从来没见人使用过。只是听过首领白翼讲述过这种高级的动术。

  在与敌人交战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刹那,都可以致命。可是,会这种动术的人,可以在战斗中,将时间逆转过来,比如,你已经顺利地在他咽喉上割开一刀,他必死无疑,可是,他只需要日晷逆照,一切就恢复到你将要割开他咽喉之前,而他已经知晓你所有的行动,你会再行动一遍,而他,却会在你重复上一个他已经知道的行动时,给你致命的一击。

  画眉突然觉得有些汗水沿着额头流下来。她不知道,刚刚的自己,等于是从鬼界挪了半只脚回来。

  “最好的一个,是我们都知道的,是极乐宫的主人无欢,另外一个,我们也知道的,是他的第一杀手,鬼狼”,孔雀看了看已经沉默不语不再说话的画眉,继续说,“而其他两个,我想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想查,却查不出来的,妖蝶双星。”

  “妖蝶……你是说那两个在极北之地的玄冰里活了三千年的那两个……怪物?那两个叫枯叶和燕尾的两姐弟?”画眉的牙齿有点颤抖。

  “嗯……来的这个可能就是枯叶。”

  “这不可能……”

  “我也希望这不可能。画眉,看来这次极乐宫是动真格的了”,孔雀长长地叹了口气,她说,“你去告诉白翼……说现在的局面已经是我和你所不能控制的了,叫她赶快想办法。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控制现在局面……因为,我也不知道枯叶究竟要做什么……从来没有人猜得到他想做什么……”

  鹦鹉飞快地掠过飞沙走石的荒漠。

  烈日的曝晒下,一切都反射着让人晕眩的白光,刺痛瞳孔,灼热每一寸肌肤。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很多的店小二穿梭在整个沉月轩里,  沉月轩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