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老板娘依然在清脆地打着算盘,光线强烈地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83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属下明白了",画眉低下头,"我会尽我所能,让沉月轩只剩下浮桥一个人。"当画眉抬起头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汹涌而进,周围的浓雾瞬间散去。眼前是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家具摆设。清晨

"属下明白了",画眉低下头,"我会尽我所能,让沉月轩只剩下浮桥一个人。" 当画眉抬起头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汹涌而进,周围的浓雾瞬间散去。眼前是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家具摆设。 清晨过去,已经是上午了。 光线明亮,将大地上的一切照得毫发毕现。 可是,在如此清晰而明亮的世界中,有无数隐形而诡异的秘密,正在一个一个地在卵中胎动着,随时会孵化出焚烧一整片大陆王城的火焰来。 画眉整了整衣服,打开门走出去。 五月初八。晴。光线很强。 所有的文武百官都肃立在大殿里。 空气凝固了一般地悬在半空。像是死亡一般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王城。 帝王坐在王座上,手托着下巴,低着头没有说话。今天,他连他最爱的王妃倾城都没有带上大堂。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帝王发话。而帝王似乎也在等待着。 一只飞鸟无声地从大殿外斜斜地掠过。 光线强烈地从大殿的大门中汹涌进来。光线里逆光地站着一个人。 大将军光明。 王等的人到了。 王挥了挥手。于是站在大殿左边的一个像是文官的人摊开手中的卷轴。念了起来。 "蛮人叛乱。派兵镇压失利。损失兵将共4000人。敌方损失,无。目前正在急速向王城方向推进。敌军现在已经到达边境的拓丰古城。"

“嗯。很好。顺便告诉你,孔雀会离开沉月轩。剩下你一个人。所以,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差错。另外,浮桥要你去做的任何事情你都必须照着去做。就像遵守我的命令一样地去执行。明白么?” “……不明白。”画眉知道,在白翼面前,诚实永远最重要。因为任何事情,都不可能瞒过她。 “什么地方不明白,你可以问。” “那么这样的话,岂不是千羽楼就不可能有人进入王宫,也无法拿到近护卫领的职位?那么我们的计划……” “我们的计划不会受到任何的影响,我们的最终的目的是杀王。而至于是谁杀的,根本不重要。你以为浮桥那样的大人物,而且又是极乐宫的人,他会真的心甘情愿地进宫去做近护卫领么?” “主人,还有一点,光明大将军在捕捉咒术能量方面天下第一,他几乎不用费力就可以知道浮桥来自极乐宫,他怎么会选择一个极乐宫的人进王宫殿怎么会允许他那么接近王呢?” “这点你不用担心。如果鹦鹉的任务执行得顺利的话,五月初九,光明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沉月轩里。他只会叫他的部下去选择人选。如果,整个沉月轩里只有浮桥一个人来报名的话,那么,光明的部下也就没有选择。” “属下明白了”,画眉低下头,“我会尽我所能,让沉月轩只剩下浮桥一个人。” 当画眉抬起头的时候,窗外的阳光汹涌而进,周围的浓雾瞬间散去。眼前是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家具摆设。 清晨过去,已经是上午了。 光线明亮,将大地上的一切照得毫发毕现。 可是,在如此清晰而明亮的世界中,有无数隐形而诡异的秘密,正在一个一个地在卵中胎动着,随时会孵化出焚烧一整片大陆王城的火焰来。 画眉整了整衣服,打开门走出去。 五月初八。晴。光线很强。 所有的文武百官都肃立在大殿里。 空气凝固了一般地悬在半空。像是死亡一般的气氛笼罩着整个王城。 帝王坐在王座上,手托着下巴,低着头没有说话。今天,他连他最爱的王妃倾城都没有带上大堂。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等待着帝王发话。而帝王似乎也在等待着。 一只飞鸟无声地从大殿外斜斜地掠过。 光线强烈地从大殿的大门中汹涌进来。光线里逆光地站着一个人。 大将军光明。 王等的人到了。 王挥了挥手。于是站在大殿左边的一个像是文官的人摊开手中的卷轴。念了起来。 “蛮人叛乱。派兵镇压失利。损失兵将共4000人。敌方损失,无。目前正在急速向王城方向推进。敌军现在已经到达边境的拓丰古城。” 大殿中的人开始骚动。 的确,这是谁都无法接受的一个事实。多少年以来,无论是什么地方的人叛乱暴动,最后都会被轻易地镇压下去,就算不是很轻易,需要花费力气,最终也是可以镇压的。所以,没人可以想象这一次的暴乱,竟然可以折耗掉4000将士。而且,最不可思议的是,敌方损失为零。 “为什么敌方损失是零?”光明问话了。 “因为我方将士无人生还”,那个官员恭敬地回答到,“而在战争结束后派去侦察的探子回报,战场上全部是我军的尸体,敌方未见一具尸首。” 大殿中的骚动更加明显。 王有点按捺不住了。他低呵了一声,喧哗声瞬间停止了。然后他对着光明说,大将军,你看这怎么办? 光明低头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目光望着前方,却像是没有焦距一般,不知道正在看着何处。 半晌,他才慢慢地说了一句,“那么,就让属下出征平定叛乱吧。属下明天就带兵出发。” 帝王喜形于色。甚至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只要有光明带领着部队,就没有任何无法平定的动乱。 这在过去的时间里,被反复地印证着。 只是…… 光明抬起头,对王说,只是明天五月初九,定在沉月轩的近护卫领的选择,如何处理?是推迟期限?还是…… 王挥了挥手,掩饰不住刚刚听到光明愿意领兵出征而带来的喜悦神色,说,那种小事,无所谓,本来我也不是非要一个这样的近护卫领,要不是当初将军你提出要求,我也不想这么劳师动众。况且,有光明你的保护,已经远远足够了。明天,我派个宫里的优秀的咒术师去,选择出最好的。将军就不用烦心了。

五月初七的黄昏。

  后天就是大将军光明到沉月轩选出近身护卫领的日子。

  沉月轩看上去一片平静,朦胧的夕阳的光辉均匀地撒在整个庭院里。

  飞鸟低低地在湖面上穿行。偶尔惊动了水底的红鲤鱼,迅速地摆动尾巴,荡漾开一圈涟漪。

  老板娘依然在清脆地打着算盘。似乎又恢复了那个笑容如花八面玲珑的老板娘。

  好象昨天刚刚在这里用咒术杀了七个极乐宫的人并不是她一样。

  然后,悬挂在店门口的那一串铜铃发出清脆的响声。

  有人进来了。

  老板娘抬起头,笑得花枝乱颤得走过去招呼进来的客人,因为她知道,敢在这个时候还继续入住沉月轩的人都有两把刷子。

  可是她走到进来的这个人面前,脸上的笑容就慢慢地变得挂不住了。

  因为她觉得面前的这个人实在不值得她笑着迎出去。她甚至是觉得这个年轻人走错了。

  进来的这个年轻人穿得还算干净,但是,除了干净,就几乎没有别的什么了。朴素得几乎可以用寒酸来形容的衣服,洗得发白,头上缠了根布头巾,漆黑的头发和瞳孔,倒是显得很有神色。

  他看到老板娘走过来,脸上笑开了花,本来很大的眼睛笑得微微眯起来,露出一排雪白的牙齿,有一个若隐若现的酒窝浮现在嘴角边上。看起来很痞子气,却又觉得干净英气。

  他笑呵呵地对老板娘打招呼:老板娘!啊,好漂亮的老板娘啊。

  老板娘笑了笑,说,得了吧,把力气省省,用到小姑娘身上去吧,老娘要是再小十岁,估计小心肝都要被你这声音叫软了。

  虽然是开玩笑的口气,可是老板娘也确实不得不承认,虽然这年轻人穿得没有玉鹿那样高贵华丽,也没有极乐宫的人那样全身散发着光芒,可是说不出为什么,就觉得全身都散发着那种致命的吸引力。如果她真的再年轻十岁,肯定被迷得晕头转向了。

  他拿着一根筷子,在头上敲来敲去,感觉就像是个顽皮的少年,可是,却有着成年男子深邃的轮廓。老板娘自己都有点分不出他的年纪了。

  他望着老板娘,笑眯眯地说,我叫浮桥。

  老板娘也笑眯眯地说,浮桥先生,到沉月轩有何贵干?

  他突然很神秘地靠近老板娘,说,你不知道吧,帝王要选近护卫领,五月初九就在这个客栈选呢,到时候光明大将军也会来哦。

  他说着这些话,一脸得意的样子。

  老板娘看着他,没好气的说,我知道。我比谁都早知道。

  然后这个男子就吃惊了,他说,你怎么知道?

  老板娘说,我反正是不知道你从哪儿听到的这个消息,只是呢,这个消息是从我家客栈门口的告示上传到整个天下的。

  然后浮桥突然站起来冲出门,去看那张告示去了。回来的时候他张大了嘴,一脸吃惊的表情,像是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然后,他突然正色,然后神秘兮兮地靠近老板娘的耳边说,这样,那听说沉月轩有七间最好的套房,漂亮的老板娘,你去帮我弄一间来,我可是很有钱的哦。

  老板娘看了他足足一盏茶的时间,直到看得他全身不自在,感觉像哪儿不对劲,他左右上下看了看自己的全身,然后问,哪儿不对么?

  老板娘指了指他的头,说,你脑袋刚被马踢过吧?你来之前问过沉月轩是什么地方么?

  浮桥认真地说,我问过我家主人了,他说只要我想住,就能住到最好的房间。我家主人是这么说的。

  老板娘有点兴趣了,问,你家主人是谁?

  浮桥神秘地笑着,嘴角又是那种少年般痞痞的笑容,他说,这个啊……不能告诉你。

  老板娘被他堵得有点生气,于是说,那我也告诉你,没房间了,一间都没有。

  浮桥靠近老板娘,盯着她的眼睛,说,一间都没有了吗?一间都没有了吗?

  像是空气里突然出现了些不经意的波动,透明的涟漪一晃就消失了。老板娘也没有在意。

  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一句话要连着说两遍,而且是相同的口气相同的表情。

  她又恢复了老板娘笑容满面八面玲珑的样子,花枝招展地挥着手帕,说,真的没有啦。真的没有啦。

  而刚等她说完,身后有又一个人的声音传来,那个声音说,我的飞鸟院可以让给这位公子。

  老板娘转过身去,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的孔雀。

  虽然她很疑惑为什么孔雀要把自己的飞鸟院让给这个不知来路甚至有点神经病的年轻男子,只是,因为白翼已经下过命令要她全力配合孔雀的行动,所以,她一句话都没有多说,就招呼小二,带这位浮桥公子去飞鸟院休息。

  浮桥和老板娘一样的诧异,过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兴高采烈地去飞鸟院入住了。

  对他来说,这绝对是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等浮桥朝后院走过去之后,孔雀才找了张桌子坐下来,然后对老板娘说,这个前厅应该要打扫了吧。

  然后老板娘心领神会地对所有正在前厅中喝茶吃饭的客人说,不好意思,各位请先回房间,我会叫小二把菜全部送到各位房间去,因为光明大将军后天就要到了,所以前厅需要打扫干净。实在不好意思啊给各位添麻烦了……

  等到所有的人陆陆续续离开了前厅回到自己的房间,前厅里只剩下她和店小二,还有孔雀三个人。

  画眉抬了抬手,所有的窗户都关了起来。然后她又随手划出了一个封印声音传播的空间。于是,一瞬间,四下里安静得连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画眉问,孔雀,为什么你要让他住进来?你知道他是谁么?

  孔雀说,我不知道。

  那你还让他住你的飞鸟院?你难道不知道飞鸟院里有白翼布下过的咒术结界,你在里面可以绝对安全么?

  我知道。

  那你还让他住进去?

  孔雀喝了口茶,她看起来比急躁的画眉要稍微镇定一点。她慢慢地说,刚才他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他重复了两遍。你知道为什么么?

  画眉说不出话来。半晌,她说,不知道。

  孔雀又说,那你知道你回答了他几遍么?

  画眉说,就一遍啊,我说,真的没有啦。

  孔雀转过身去望着店小二,问他,你告诉画眉,她回答的是什么。

  店小二好象有点被吓住了,支吾着说,老板娘……老板娘回答了……两、两遍……

  画眉粗暴地打断他,不可能!我自己说的话我清楚。

  孔雀慢慢地又喝了一口茶,她说,这就是我要他住进去的原因。你确实只说了一遍,可是,他让时间倒流了。

  他让时间倒流了。

  这句话让画眉四肢冰凉地呆立在当场。她喃喃自语地说,你是说……你是说……他会……

  是的,他会日晷逆照。你也应该明白,会这种动术的人,全天下只有四个。

  画眉觉得心跳突然漏跳了好多拍。对于日晷逆照这种咒术,她仅仅是听过而已,从来没见人使用过。只是听过首领白翼讲述过这种高级的动术。

  在与敌人交战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刹那,都可以致命。可是,会这种动术的人,可以在战斗中,将时间逆转过来,比如,你已经顺利地在他咽喉上割开一刀,他必死无疑,可是,他只需要日晷逆照,一切就恢复到你将要割开他咽喉之前,而他已经知晓你所有的行动,你会再行动一遍,而他,却会在你重复上一个他已经知道的行动时,给你致命的一击。

  画眉突然觉得有些汗水沿着额头流下来。她不知道,刚刚的自己,等于是从鬼界挪了半只脚回来。

  “最好的一个,是我们都知道的,是极乐宫的主人无欢,另外一个,我们也知道的,是他的第一杀手,鬼狼”,孔雀看了看已经沉默不语不再说话的画眉,继续说,“而其他两个,我想应该就是我们一直想查,却查不出来的,妖蝶双星。”

  “妖蝶……你是说那两个在极北之地的玄冰里活了三千年的那两个……怪物?那两个叫枯叶和燕尾的两姐弟?”画眉的牙齿有点颤抖。

  “嗯……来的这个可能就是枯叶。”

  “这不可能……”

  “我也希望这不可能。画眉,看来这次极乐宫是动真格的了”,孔雀长长地叹了口气,她说,“你去告诉白翼……说现在的局面已经是我和你所不能控制的了,叫她赶快想办法。我只能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控制现在局面……因为,我也不知道枯叶究竟要做什么……从来没有人猜得到他想做什么……”

  鹦鹉飞快地掠过飞沙走石的荒漠。

  烈日的曝晒下,一切都反射着让人晕眩的白光,刺痛瞳孔,灼热每一寸肌肤。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老板娘依然在清脆地打着算盘,光线强烈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