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余玠率军抗日战争,任余玠为兵部长史、西藏安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89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余玠就任四川镇守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的时候,忽必烈的铁蹄已经风卷残云般跨过黄河,直逼江淮大地了。然而大敌当前,朝廷上下仍然浑浑噩噩、苟且偷安,甚至招权纳贿,姑息

  余玠就任四川镇守使(相当于省军区司令)的时候,忽必烈的铁蹄已经风卷残云般跨过黄河,直逼江淮大地了。然而大敌当前,朝廷上下仍然浑浑噩噩、苟且偷安,甚至招权纳贿,姑息养奸,一片乌烟瘴气。朝纲混乱,难免就会上行下效。利州都统(相当于军分区司令)王夔,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此人仗着自己手握重兵,向来骄横跋扈,刁残凶悍,不服从利州制使(最高行政首长)的调度支配,而且相反经常纵容部下劫掠抢夺地方财物,弄得民不聊生,怨声载道,被老百姓骂作无常夜叉。
  面对这一切,余玠忧心如焚,寝食不安,国家已经危如累卵,这些食君俸禄的权臣们,不但不思尽忠报效,反倒斧钺汤镬,祸国殃民,实在为人不齿,罪不容诛。为扭转乾坤,解民于倒悬,余玠决定先从王夔身上开刀,以正纲纪。
  这一天,余玠以巡视边防为名,带上亲信随从来到了利州军分区王夔的防区。站在江岸上,远远望去,就见江面上战船林立,旌旗猎猎,旗上都是斗大的“王”字。那王夔得知余玠到来,早挺枪列队,耀武扬威地伫立船头,他嘴里每哼一句,他的部众必吼声如雷地予以回应,其气焰煞是嚣张。余玠见状,嘿嘿冷笑笑,随即命令亲信杨成随自己登船,其余人等一概站立岸上待命。上令一出,随行人员皆大惊失色,纷纷上前劝阻,余玠脸一沉,手一挥,喝退众人,即命开船。
  此时站立船头的王夔见了,也不禁为之暗暗喝彩。在此之前,无论镇守使(省军区司令),还是省部级的头头脑脑们,一见到王夔摆出这种阵势,个个吓得畏缩不前,最多也就是打打官腔,哼哼哈哈,虚张声势一番之后,便立即掉头而去。让王夔没有想到的是,余玠一个文弱儒生,竟喝退随从,单独坐船前来,可谓有胆有识,魄力非凡。王夔这里正想得出神,余玠的坐船早已近前,他忙命令左右快请余司令登临大船。
  余玠从容登上王夔的战船后,即开始一边检阅,一边对王夔道:“王大人治军有方,声威赫赫,果然名不虚传啊。不过大敌当前,国难当头,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还望王司令到时候能够沙场效命,屡建功勋啊!”
  王夔听后连连点头:“余大人的教诲,末将一定铭记不忘。不过,末将听说外面对我的流言蜚语很多,相信余大人一定洞微浊幽,决不会听信那些馋言的。”
  余玠说:“这个自然。”
  各处检阅一遍后,余玠吩咐杨成准备下船,王夔立即满脸诚恳地请余玠留下来吃顿便饭,余玠摇头说,如今军情危急,他还要到别处去巡视防务,这顿饭就暂时免掉算了,说罢,余玠就带上杨成离开了王夔的战船。
  回到镇守使(省军区司令)之后,余玠问杨成:“你觉得王夔此人究竟如何?”
  杨成不假思索地回答道:“我看王夔骄悍狡诈,绝非善类,若不趁早剪除,日后必定成为心腹之患,王夔一变,则西蜀难保矣。”
  余玠拍手笑道:“诚哉斯言,善哉斯言。但您想过没有,如果咱们贸然动手,他的部下万一不服,突然倒戈,那时该如何处置?”
  杨成被问得茫然不知所对,余玠又笑道:“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咱们只需如此如此,这般这般,则大事成矣,你说是不是?”
  计议定妥,杨成得令而去。他们的计谋是这样的,只要王夔离开大营,前来军区司令部,杨成立即手执军区司令军令,直闯进去,宣布自己暂代都统之职。
  这天夜里,王夔果然中计,带领少数亲兵护卫,奉命来镇守使(省军区司令)商议军情,说时迟,那时快,埋伏在两侧的兵丁,迅速一拥而上,缴了王夔和亲兵护卫的刀剑,并随即一刀结果了王夔性命,干净利落地解决了问题。
  第二天一早,余玠即派人提着王夔首级,登上战船,当众宣布王夔数大罪状,并明确告谕大家,今后谁若胆敢以身试法,定斩不赦!王夔部众见事已至此,一个个吓得伸伸舌头,只得乖乖就范了。
  顺利剪除王夔后,余玠仍不敢有丝毫松懈疏忽,相反却更加大刀阔斧地开始革除弊政,励精图治起来。无论整治军旅,财务和政务,他都采取人尽其才,知人善任的用人之道。其间常有幕僚温言委婉劝告他说,现如今国家已是病入膏肓,你如此苦心孤诣,只怕于事无补,且枉积怨怼,真是何苦来着啊?他却理直气壮地回答说:“食君俸禄,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何况古人常曰‘亡羊补牢,犹未晚矣。’我们既为人臣,岂可自堕心志而不殚精竭虑?”
  忽然有一天,余玠接到一封书信,打开一看,是戎州总兵(军分区司令)保荐现任利州副总兵(副司令)姚世安升任司令的信函。余玠不看则已,一看顿时无名火起,那姚世安胸无点墨,大草包一个,能够当到利州副总兵(军分区副司令),全仗着当朝宰相谢方叔的阴庇,其厚颜无耻已是可想而知,不料他现在竟变本加励起来,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余玠当即复信,严辞拒绝,并同时下令:立即撤消姚世安现任职务,由成都副总兵(军分区副司令)金钺前往替任。
  谁知那姚世安接到撤职命令后,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他一边派人速去首都临安谢方叔处求援,一边设计骗局,丧心病狂地将代理总兵(军分区司令)之职的杨成杀害,然后公开宣称自己受命于危难,公然拥兵与前往替任的金钺对抗起来。
  余玠闻此凶信,顿时跌足叫苦不迭。利州乃西蜀门户,倘若兵权真被这个草包姚世安所掌握,一旦开战起来,这西蜀如何守得住?西蜀一失,则四川必失啊!你这丧心病狂的姚世安啊姚世安,余某人若制服不了你,我誓不为人!
  然而就在余玠运筹帷幄,准备剪除姚世安的关键时刻,突然传来皇帝圣旨,诏命余玠即刻卸任回朝,另调鄂州知州余晦为四川最高行政首长。这道圣旨对于余玠来说,简直不啻是晴天霹雳,他顿时被炸蒙了。这是怎么回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结果?结果怎么可能是这样?姚世安大草包一个,你堂堂当朝宰相谢方叔也是大草包,不知道西蜀守备之重要吗?是江山社稷重要,还是人情世故重要,这二者孰轻孰重,你谢方叔难道一点都掂量不出来吗?退一步说,谢方叔为了一个姚世安,徇私枉法,专权误国,你皇帝老儿为什么不能擦亮眼睛,洞烛其奸,相反却偏听偏信,忠奸不分呢?为什么?究竟为什么啊?最为不堪,不,毋宁说最令余玠感到悲哀和屈辱的,是那奉诏前来替任余玠的余晦余再五(余晦的小名),不但屑小低能,而且还轻薄浮华,好大喜功,朝廷派此人来统制四川,实在是自取其辱,自己给自己掘墓啊!
  “罢了罢了!”余玠加说几遍罢了罢了之后,即取过佩剑,面朝东方跪下来,竭尽愚忠地刎颈自裁了……是时南宋理宗某年某月某日。

余玠是南宋末期名将,出生于蕲州广济县太平乡。幼时家贫,就读于沧浪书院、白鹿书院。失学后投奔淮东制置使赵葵作幕僚,不久即以功补进入副尉,又擢升作监主薄。1236年2月,蒙古军侵入蕲、黄、广。余应蕲州守臣征召,协助组织军民守城,配合南宋援兵击退蒙古军。1237年10月,余玠在赵葵领导下率部应援安丰军杜皋,击溃蒙古军,使淮右以安。次年,朝廷论功行赏,余进宫三秩,被任命为知招信军兼淮东制置司参议官,进工部郎官。同年9月,蒙古大帅察罕进攻滁州。余玠率精兵应援,大获全胜。1240年9月被提升为淮东提点刑狱兼知淮安州,主持濠州以东、淮河南北一带防务。1241年秋,蒙古军察罕出兵安徽寿县,余玠率舟师进击察罕军,激战40余天,使蒙古军溃退。以功拜大理少卿,升淮东制置副使。

人物生平

次年12月,宋理宗因见四川战局不利,任余玠为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受命于四川危亡之际,表示“愿假十年,手掣全蜀之地,还之朝廷”。余抵重庆后,广纳贤才,修筑工事,恢复经济,安抚民心,统率十万军民到合州修筑钓鱼山城;又在三江沿岸山险处筑10余城。各城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屯兵聚粮,形成坚固的山城防御体系。入蜀当年,便在资州、嘉定、沪州等地,赢得了与蒙古军大小36战的初步胜利。1246年春,蒙古军大将塔塔歹贴赤分兵四路入侵四川,余玠率军抗战。以新筑之山城为屏障,重创蒙古军。1252年10月,蒙古军汪德臣、火鲁赤部大规模入侵,进抵嘉定,余调集蜀中精锐部队,组织大规模会战,将蒙古军击退。余玠因抗蒙治蜀有功,于1252年晋升为兵部尚书,仍驻四川。

余玠是南宋末期名将,出生于蕲州广济县太平乡。幼时家贫,就读于沧浪书院、白鹿书院。失学后投奔淮东制置使赵葵作幕僚,不久即以功补进入副尉,又擢升作监主薄。1236年2月,蒙古军侵入蕲、黄、广。余应蕲州守臣征召,协助组织军民守城,配合南宋援兵击退蒙古军。1237年10月,余玠在赵葵领导下率部应援安丰军杜皋,击溃蒙古军,使淮右以安。次年,朝廷论功行赏,余进宫三秩,被任命为知招信军兼淮东制置司参议官,进工部郎官。同年9月,蒙古大帅察罕进攻滁州。余玠率精兵应援,大获全胜。1240年9月被提升为淮东提点刑狱兼知淮安州,主持濠州以东、淮河南北一带防务。1241年秋,蒙古军察罕出兵安徽寿县,余玠率舟师进击察罕军,激战40余天,使蒙古军溃退。以功拜大理少卿,升淮东制置副使。

第二年,朝廷反战派谢方叔任左相,诬告余玠“擅专大权,不知事君之礼”。理宗听信谗言,召余王还朝。余知有变故,愤懑成疾。于是年7月服毒自尽。次年,朝廷权奸削去余生前职务并迫害家属和亲信。

次年12月,宋理宗因见四川战局不利,任余玠为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受命于四川危亡之际,表示“愿假十年,手掣全蜀之地,还之朝廷”。余抵重庆后,广纳贤才,修筑工事,恢复经济,安抚民心,统率十万军民到合州修筑钓鱼山城;又在三江沿岸山险处筑10余城。各城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屯兵聚粮,形成坚固的山城防御体系。入蜀当年,便在资州、嘉定、沪州等地,赢得了与蒙古军大小36战的初步胜利。1246年春,蒙古军大将塔塔歹贴赤分兵四路入侵四川,余玠率军抗战。以新筑之山城为屏障,重创蒙古军。1252年10月,蒙古军汪德臣、火鲁赤部大规模入侵,进抵嘉定,余调集蜀中精锐部队,组织大规模会战,将蒙古军击退。余玠因抗蒙治蜀有功,于1252年晋升为兵部尚书,仍驻四川。

余死后,“蜀人莫不悲慕如失父母”南宋王朝为维系蜀中军民之心,于1258年追复余官职。后来,故乡人民纪念他,为其造衣冠冢,墓址在今太平山风景区横江山下青蒿村余公林。东边是沧浪书院景区,西边是梅川的源头。

第二年,朝廷反战派谢方叔任左相,诬告余玠“擅专大权,不知事君之礼”。理宗听信谗言,召余王还朝。余知有变故,愤懑成疾。于是年7月服毒自尽。次年,朝廷权奸削去余生前职务并迫害家属和亲信。

为了纪念英雄余玠,当时广济县用余姓作为地名,余川,余蒷由此命名。现在英雄的故乡人,正准备兴建余玠钓鱼城景点。

余死后,“蜀人莫不悲慕如失父母”南宋王朝为维系蜀中军民之心,于1258年追复余官职。后来,故乡人民纪念他,为其造衣冠冢,墓址在今太平山风景区横江山下青蒿村余公林。东边是沧浪书院景区,西边是梅川的源头。

宋淳祐三年,至宝祜元年,在蒙宋战争中,蜀帅余玠以山城防御抗击蒙古军进攻的作战。

为了纪念英雄余玠,当时广济县用余姓作为地名,余川,余蒷由此命名。现在英雄的故乡人,正准备兴建余玠钓鱼城景点。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余玠率军抗日战争,任余玠为兵部长史、西藏安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