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人生需要解脱,自从花大娘家的孩子他爹又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1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下面的故事是我听来的,也是我在自己的认知里所见的。她们,都在以痛哭流涕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无助、内疚与自责。我深知,失去亲人的痛苦带给他们太多的绝望和压力,求而不得,

  下面的故事是我听来的,也是我在自己的认知里所见的。她们,都在以痛哭流涕的方式表达自己的无助、内疚与自责。我深知,失去亲人的痛苦带给他们太多的绝望和压力,求而不得,最是伤人。
  我并不想说,这群年轻人有多好。在我眼里,她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来不及做其它,更没有忘记回馈父母。在我看来,她们都是孝顺父母的好子女,出身农村,80后,年少求学,没上过什么辅导班,没请过什么名师,通过自己的努力考上大学,靠着奖学金度过求学生涯,进入陌生的城市,一穷二白,赤手空拳还单打独斗,开始打拼事业,求得立足之地。
  愿这样的年轻人,在情感的羁绊中学会放下。你的彷徨,不可避免又毫无意义。
  人生需要解脱,需要放下,需要了无牵挂。幽暗的岁月中,要学会得道。吃不穷,穿不穷,不得道者一世穷,一世苦。人的一生,就是在情感的羁绊中前行,在现实中救赎和修行,这条路很长,而且永无止境。
  为你心忧,替你打算,给你考虑,顾你周全,这是有保护的人生。假如你的身边有这样的人,心就更不该凋零。要过好日子,不要让生活的苦,禁锢了眼前的好日子。
  
  故事一:
  我叫小鱼,我的孩子出生两个月,我在怀念自己的父亲。
  站在湛江边,望着那滚滚逝去的江水,我内心一片空白,多希望人生如江河湖海,自己就是大海中的一只金鱼,记忆只有7秒,这样就不会彼此挂念、想念,也就不会滋生痛苦。
  我曾经以为人生有诸多可能,父母长寿,颐养天年,事业顺利,平步青云,孩子懂事,学业有成。至少,我是朝着这个目标去努力的,也曾望见一点阳光。
  人们都说,爱的端口有两个,一个朝上,一个朝下。朝上的端口,对着父母,只是付出不求回报的父母,朝下的端口,对着孩子,掏心掏肺的我们,对着自己的孩子,默默奉献,无怨无悔。
  我于西安求学,后又在江南读研,工作定在广东。我家姊妹三人,如今都成家立业,也都有了孩子。我们都曾天真的以为,我们长大了,能自力更生了,父母真的可以卸下生活的重担,把养老的接力棒交到儿女的手上,从此过着神仙般不操心的日子。
  谁曾想,我已经有两个年头,没见过我的父亲。上一次的相见,竟然是和父亲的诀别。最后一面,见了,却永远再也不会相见。
  我出生于西北一个穷乡僻壤之地,老农民出生的父母供养了三个大学生。村子的乡亲都说,我父母命好,将来一定能跟着有出息的儿女进大城市,住高楼看大厦,看世界五彩斑斓,享不尽人间的繁华与富贵似乎老早就等待着我的父母。
  我的孩子今年出生,现在有两个月。我的母亲从遥远的西北来到广东,帮我带孩子。她几乎每周都会说几句话,“你爸爸在就好了,日子刚轻松了,他就走了,怎么那么短命?”
  我母亲说这些的时候,我从来不说“人死不能复生”之类话。这样的话,过去我会拿来安慰别人,现在看来,多么苍白无力,根本就没有感受力可言。母亲说什么,我就听什么,母亲能说出来,也是她排遣和发泄的方式,这比她埋在心里让我安心很多。
  倒是我,我自己不安心,不解脱,封闭情绪像一个黑色的压力锅,顶在我的头上。纵然我是研究生,喝过很多人生的鸡汤,懂得的道理也不少,依然没有办法弥补我心里的创伤与迷茫。
  2014年年底,我在老家西北农村结婚,我的丈夫是我的高中同学。婚礼前,父亲说我了个好人家。门当户对,又都在南方工作,都是农村人,又在一个地方,生活风俗很接近,将来矛盾少。婚姻没高攀也没低就,以后逢年过节,两个人回家,一起回来一起走,是夫妻也是伴。
  婚礼上,我牵着老父亲粗糙又有力的大手,竟无语凝噎。老父亲一米八几的个字,如今也被繁重的生活压得驼背了,弯腰了。村里人起哄,让老父亲讲话,父亲看看我,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他本是不善言表的人,很少上这样的大场合,今天是他最喜欢的女儿出嫁,父亲心里总归是不好受的。
  我拿起话筒,站在舞台中央,代替父亲讲了几句话。我说,天寒地冻,感谢前来参加我们婚礼的亲朋好友,出门在外,不常回家,感谢邻居和亲戚对父母的关照,感谢父母对我的培养。我上班的地方比较远,借着春节办了婚事,以后,一定多回家看看父母。
  至今,我还记得那个场景。村里人说我讲得好,学没白上,父亲站在我旁边,紧紧牵着我的手,不时擦拭着眼角的泪水,眼角的皱纹,一层又一层。那一刻,我是真想常回家看看。我哪里知道,从这次离开,我就再也见不上父亲了。
  2014年的春节,过得匆忙又无序。婚礼结束,我和丈夫开始走亲戚,七大姑八大姨都要看望,接下来几天的时间很快晃过去了,就这样,初八要上班了。我像迁徙的候鸟一样,从大西北飞向了广东。
  2015年,我怀孕了。在此之前,我和丈夫还做了规划,带父母来广东转一转,体验南方城市的风土人情。打电话给父亲,他说浪费时间,家里还有许多农活。当时他答应我,等小孩出生了,就和母亲一起南下来广东。孕期的反应有点大,我处于吃什么吐什么的状态,父母心疼我,让我在广东过年,这一年,我没有回老家。
  孩子的预产期在2016年7月份,4月份的时候,父亲给我做了这样的承诺,一定会来广东。我的期待,持续到五月份,直逼终生的遗憾。
  5月的一天,就在我刚要下班时,弟弟打来电话,说父亲突发心脏病,让我赶快回家。当时,我心里就有不详的预感。如果不是很严重,家人是不会告知我的,我心里又侥幸,希望真的只是生病了而已,所以没有追问弟弟。丈夫去了外地出差,我简单说说情况就出发了。
  从市区去机场,我心慌意乱,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一辆辆轿车从我眼前晃过,我听不见往日悠扬的音乐声,也听不见刺耳的按喇叭声,司机空放着广播,他说什么我也听不见,一门心思只想去机场,只想赶快回家。
  安检还算顺利,我坐在机舱靠近窗户的位置,蜷缩成一团,身体紧紧挤在玻璃窗户上,多么希望自己像棉花一样,可以肆无忌惮得瘫痪成一坨,缩得小小的。
  认真回忆求学以来和父母在一起的日子,真的是屈指可数。读研的暑假,几乎都在实习,好久好久,没有好好坐下来凝视父母了。
  走进家门的那一刻,我两眼一黑,扑腾跪下来嚎啕大哭。亲戚们都来了,胳膊上缠着白色的孝布,我心里像注射了一潭死水,一潭冰封的死水,这是一个永远也无法挽回的结局。大姐和姐夫赶忙过来扶我坐下,当时我怀孕8个月,一下子坐也坐不稳,站也站不好。母亲走过来,摸着我的手说,父亲没受罪,让我平复情绪,要为肚子里的孩子着想。比起我们这些子女的狼狈和痛哭,母亲倒显得很平静。或许,这个时候,她自觉担当成儿女的支撑。
  亲戚和本家的人安排的很好,父亲的葬礼进行得很顺利。母亲说,家里都是悲凉的情绪,对孕妇不好,劝我赶紧返回广东,步入自己的生活轨道。
  父亲头七刚过,姐姐和姐夫就送我出门。站在村子的路口,我再次失声痛哭。我对姐姐说,假如人生能够重来,我一定不会只想着读书的事情,不会跑到广东就业,我不会只想着未来的路,梦想的路,不顾回头走路的路。姐姐抱着我说,傻妹子,病来如山倒,一定不要有这些想法,很多事情是防不胜防的。父亲是突发病走的,和小鱼没关,小鱼要做的,是照顾好肚子里的宝宝。
  临走,我从一堆坍塌的黄土里抓了一把土放进口袋。父亲伺候了黄土地一辈子,黄土地结出的果实供养着我们兄妹三个上学。黄土地就是父亲的写照,一辈子勤勤恳恳,没穿过好衣服,没吃过好东西,像蜡烛一样,燃烧着自己,照亮了子女。父亲从黄土地出生,又再次回到了黄土地,静悄悄,没有留下任何喧哗。
  回到广东,我克制自己的情绪,强迫自己忘掉这个事实。我像一个忧郁症患者一样,不去触碰自己的敏感区。很多次夜里醒来,总感觉父亲有话对我讲,却从来梦不到只言片语。
  我没有对别人说起这个事情,就像个秘密一样藏着,母亲在广东住,我也不好表达我的情绪,我一直想找个窟窿,或者一个没有生命了的物体,来倾诉我的压抑情绪。
  直到2016年11月份,一个老朋友打来电话,关心小孩的事情。因为信任她,我突然像打开了抗洪已久的闸门,泄洪了,说开了自己的心里话,心里才舒服一些。
  故事二:
  我叫小博,生于80后的前端。
  在海南上学毕业后,我在无锡一家企业跟随亲戚学习发动机知识。亲戚早年毕业于国内某交通大学,在发动机方面有一定的造诣。那时候我想回陕西就业,父母和亲戚都觉得无锡环境好,有亲戚的指点,我应该是能长进,做出一番成绩的。
  我在无锡的第四年,亲戚莫名出车祸去世。有人说,他是有了跳槽的想法,遭到老板的报复,也有人说,车祸是偶然。遭人报复的说法在单位传开,我指定是呆不下去了。于是,我辞职回到西安。
  我在西安当过老师,也做过计算机工作。回到西安的第二年,母亲开始生病,最初的表现是视力变得很差。问过很多医生,去过很多医院,各种眼药水用过很多,然而母亲病情只是加重,不见好转。
  后来,母亲的脸开始浮肿,一只眼睛完全失明。在西安一家部队医院,我被告知母亲得了脑瘤,瘤子一直在疯狂的长。医生说,做手术母亲可能会变成植物人,不做手术,母亲会一直受罪,最后变成傻子。
  从这段时间开始,我几乎处于没有工作的状态。父亲年事已高,在大城市根本摸不着东西南北,姐姐的孩子马上高考,不可能整日都呆在病房。那一段时间,日子简直是暗无天日,平日里说一不二的母亲不再支撑家庭。雷厉风行的母亲,在家中做主的母亲,为我们遮风挡雨的母亲,突然就垮了。留守老家的父亲吃了上顿顾不上下顿,留在西安的我和母亲在熬煎中度日。
  在做手术与不做手术的权衡之间,母亲的娘家人和我们家人做了很长时间的抗衡,最终的决定是保守治疗。
  据医生说,红外线可以杀死癌细胞,抑制癌细胞生长。在化疗的前三个月,母亲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头发,人也变得很瘦,吃饭很少。母亲整个人精神很差,话很少,哭着闹着说怕死在西安,要回老家。
  几经周折,我们回到了县城。母亲精神好转的时候就回老家,晒晒太阳,听听音乐。那一段时间,我在老家一所私立中学教书,闲暇时间可以回家照料母亲。
  那时候我已年过三十,母亲的身体每况愈下。给我说亲的人不少,对方一听说我没有正式工作,还有个瘫痪在床的瞎子母亲,根本不愿意见面。
  我的亲戚们告诫我说,不行就找后婚,带孩子也不要介意。甚至有人说,我的书白念了,还不如一个在家种地的儿子,能让父母安心度过晚年。母亲每天都在期盼,期盼我在她另一只眼睛能看到光明的时候,我能带着媳妇回家。
  只可惜,婚姻的事情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怎么样。我也想闭着眼睛,忍一下实现母亲生前的愿望,每次下狠心做决定时,到底是觉得没有遵从自己的内心。
  婚姻大事一直拖着,母亲的情况变得更加不好,开始说胡话,大小便失禁,有时还不认识人。人们说我是个不孝子,白天陪伴学生,日子匆匆忙忙。晚上静下心来,我总想、总问自己到底该怎么办,是不是我这一辈子真的找不到媳妇了,真的要成为一个不孝之子。是不是白念书了,是不是人生没有退路了?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答案在哪里。
  母亲重度昏迷的时候,我和学校一个女老师逐渐熟悉起来。有时候心烦,就把心里想法告诉她,她听后竟然对我的处境表示同情。当然,这个女老师后来成为我的妻子。回想起来,对妻子有着太多的感激,她让我觉得人生还是有希望的,能够柳暗花明,也能峰回路转。
  这个时候的母亲,已经双目失明。当时,妻子的父亲,极其反对这一门婚事。把女儿嫁给一个比自己大将近十岁的一无所有的男人,家里还有拖累,恐怕天下的父亲都不情愿。
  拗不过这位改变我命运的女老师。母亲去世后的十天,我结婚了。短短的十几天,我在内心戏在大笑与大悲以及各种不安和等待中不断更换频道,恍惚的我有时觉得世界不是真实的。
  婚后两年,我们在县城安家了,妻子生了一个八斤重的大胖小子。难能可贵的是,妻子待父亲真心实意,对父亲的关心远远超过我,做饭洗衣,从来不嫌弃父亲什么。时不时给父亲零花钱,打电话,俨然是一个女儿,而不是一个儿媳。
  又有人说,婚姻是缘分,没来是时间没到。也有人说,父亲好命运,碰到妻子这样的儿媳妇,又说我福重。世间事情,千回百折,嘴是长在别人身上,由得别人说。
  这其中的酸甜苦辣,我也说不清。但是我知道,没有比母亲生病那一段更难的日子了,经济和精神压力让我迷失了自己,不敢再去相信什么,期待什么。妻子的出现,让我的人生出现了转机,一切又大变样。
  命运和生活,就是这样无常。只是,我再也没有机会去孝敬母亲,而母亲,再也没有机会去享受由我带来的天伦之乐。这种痛,这种殇,永远刻在了我的心底。         

图片 1

李立三是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兼秘书长,是全国人民防空委员会秘书长,全国总工会副主席。他曾是中国工人运动杰出的领导人之一,在斗争岁月中,他曾经“死”过三次,组织和同志们为他开过三次追悼会。

《坐在轮椅上的猫》,连载ing

在李立三的传奇人生中,年轻时的他也像普通的男青年一样,是个充满梦想,热血爱奋斗的文艺青年。当然,也像常人一般喜欢追求美好的事物。李立三的妻子是一位俄罗斯美女,他与妻子之间的故事可谓是跨国生死恋。

自从花大娘家的孩子他爹又出去浪荡到不知道去了哪里之后,花大娘家这么多年,至少是三奇和她做邻居的这么多年,也没见过她家有什么亲戚往来。

李立三与妻子李莎有个女儿叫李英男,李英男是北京外国语大学俄语学院的教师,但是在那很少有学生知道,自己这位气质出众的女老师居然是中国早期领导人李立三的女儿。李英男回忆起自己母亲说:“母亲告诉我们,俄罗斯女性对爱情的看法是:爱情和理智没有什么关系,如果对两个人之间的爱情进行理性思考,那就不是真正的爱情。”谈起父母,她的眼中洋溢着钦佩的神采。“父亲一生历经坎坷,在他背后,有一位默默付出、坚守的女人——我的母亲李莎。”李英男对父母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们之间无限的恩爱。

据花大娘自己说,是因为当自己还是个年轻姑娘的时候,爸妈都不同意她的这桩婚事。说到这里,她自己也是后悔不听老人言,以至于今天的像“守活寡”。

她说:“印象中父亲每次回家,推开门的第一句话就是问:你妈妈在吗?然后便开始呼唤母亲的名字。他们之间好像总有说不完的话,这种情感在如今很难得一见了,母亲是父亲最贴心的知己。

她说,婚姻这种大事还是不能一意孤行啊,还是应该听父母拿拿主意的。毕竟,他们最了解自己的孩子,也见的世面多。

与俄罗斯少女初相识

她当初就是太过一意孤行了,就是认定了这个人,甚至……还决定为了这个男人跟父母断绝往来。所以,也不怎么跟父母往来了。现在,虽然后悔,可是,觉得很不好意思回家见父母亲了。至于男方家里,因为总觉得她是倒贴上门的,就也不十分待见她。所以,她跟他们家那边也是淡淡的。

李英男说:当时李立三去到在共产国际工作的中国朋友杨松家做客,一个俄罗斯少女敲门走了进来。这个活泼可爱的俄罗斯少女名叫叶丽扎维塔·巴甫洛夫娜·基什金娜。“叫我丽扎好了”少女向李立三微笑着说。

花大娘说到这里,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第一次见面,母亲说她对父亲并没有什么深刻的印象,只是觉得他是个话语不多的中国青年。后来,恰逢十月革命纪念日到来,父亲邀请她和很多中国朋友一起欢度节日。在餐桌上,父亲与大家有说有笑,气氛很热烈。母亲虽然不懂中文,但深切地感受到他对周围人的影响力,被他的魅力深深吸引。不久,他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

不过,今天她家门上却有人突然拜访,听小不点说是花大娘的表侄。然后花大娘今天就亲自下厨,准备了一顿大餐款待客人。顺便让小不点叫上三奇一起去她家里面吃顿晚餐。

1936年,李立三和丽扎举行了婚礼,按照苏联的传统,女人出嫁后改用丈夫的姓氏,父亲根据母亲的苏联名字丽扎,给她取了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名字叫李莎。1943年,她们的女儿李英男就在莫斯科出生了。

三奇对花大娘家的这位表侄也是有几分兴趣的,因为听小不点说,那个哥哥从来不笑的,让人看了有点怕怕的。

李立三一家回国

三奇和小不点进了花大娘家,花大娘正在厨房忙活着,五个小家伙就懒洋洋的躺在沙发椅上,幸好沙发不是白色的,不然这五个白球就和白色沙发融为一体了。到时候还真的只能看到那十颗乌溜溜的眼珠了。

在1945年,中共七大举行,李立三再次当选中央委员,当李立三把这个消息告诉妻子时,李莎既高兴又担忧,因为李莎知道,这意味着丈夫要回到自己的祖国。

他们家也就花大娘有黑白两种颜色,所以叫花大娘。不过,其实花大娘总体还是白色的。

后来李莎收到了丈夫的来信,信中说东北马上就要开战了,让李莎赶紧带着女儿来中国。在经过十来天的颠簸后李莎带着李英男来到了哈尔滨。李英男回忆说:当时父亲穿着整齐的军装站在家门口等着我们,我跑到父亲身边,跳进他的怀里,亲了又亲。父亲也高兴得像个孩子一样。他对着母亲的耳朵轻声说,“李莎,我们两个又结婚’。”

五个小家伙的表哥,就是那个被小不点称作从来不笑的哥哥,就窝在沙发旁边的凳子上,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五个小家伙拉拉家常。三奇看得出来,他是在努力和小家伙们套近乎增进感情呢。

李立三夫妻一同入狱

只是小家伙们对他有点陌生,大概就是因为他不笑的缘故吧。但他其实本身并不是什么特别不可接近的人。

来到中国后李莎在组织的安排下到哈尔滨俄语专科学院教书1948年,李立三和李莎的第二个女儿李雅兰出生。在哈尔滨平静生活3年后,1949年3月,李立三全家迁往北京。一家人和和乐乐的过了今年幸福的日子,可惜好景不长。文革爆发后,李立三首当其冲,被批是国内苏修特务的头子,被人从家中带走。李莎也被抓了起来,两天后在华北局的一次批斗会上,李莎被押上台,没想到在台上却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夫妇俩用目光互相安慰。批斗会后,他们被押上汽车,汽车刚开到府右街,李莎就被拽出车子。李立三伸出手来和她告别,语重心长地说了一句:“你多保重!”李英男说:“这是父亲和母亲的最后一次见面,第二天,父亲吞下了大量安眠药自杀了,去世前还有一封给毛主席的信,未写完。”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  人生需要解脱,自从花大娘家的孩子他爹又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