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进展更加多旅舍,衡水古都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18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唉,你们看我的好朋友王三车自从参加了一个什么民研会,当了收集整理资料组织的副主任,整天上山下乡出差,奔波操劳古今天下的大事情,一走就是十天半月的,完全顾不上小家的

唉,你们看我的好朋友王三车自从参加了一个什么民研会,当了收集整理资料组织的副主任,整天上山下乡出差,奔波操劳古今天下的大事情,一走就是十天半月的,完全顾不上小家的杂碎事儿了。时间一长,由于种种误会和情感纠葛,老婆胡莎葩一生气,大过年的下广州看独生女儿去了。眼看都正月十五元宵节了,王三车还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寂寞世界,冰锅冷灶的,寂静的要命呢。即便是放个屁,也是一个人独听、独闻、独享、独霸。
  立春了,我去探望他,顺便劝说他给妻子莎葩通个电话道个歉,把人给请回来。王三车还是一副自得其乐的样子:“老兄,没有人在左右干扰,白天黑夜都非常安静,可以静心去面对写作。”他见我要张口,又乐呵呵地摆摆手:“什么也不要说了,我的老婆我知底,用不了多久,她自然会回来的。”
  我问:“为什么?”
  “假期到了。”
  时间过的真快,眼看春节放假也快收摊了,孤独的王三车在家待得无聊,寻思下楼找几个朋友去游艺室下盘象棋或者打打麻将,如果没有人就去红蜘蛛网吧上网玩玩游戏机。王三车一出门,塞满了人的楼道里,铃声、鼓声、歌唱声、哭喊声撞面而来,“嗡嘛呢叭咪吽,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天灵灵,地灵灵,求求菩萨现原形,奈何桥上我想老公,要了他的命,我也活不成。啊吔,阿嚏!”一个老女人边唱边扭,旁若无人,唱歌唱得嗷嗷直叫,嘶声力竭,怪吓人的。
  哇塞,搞什么飞机啊。不知道对面门里的邻居、常常容易给人惊奇的花蝴蝶破费钞票从哪儿张罗来了个自称是东巴跳大神的,现在不知哪路神仙刚刚附了她的身体,鼓声中拿着牛尾巴跳着舞着为她老公梅受命送终安魂呢。是呀,事关人家容貌秀丽的花蝴蝶死去不久的丈夫梅受命在阴间的远大前途,岂敢儿戏?再说人家天生天养俏丽的花蝴蝶三十才出头就当了寡妇,孩子还小呢,一个女人撑一个家谈何容易啊。那个死鬼梅受命隔三差五地在花蝴蝶的睡梦里出现恐吓她,我的朋友王三车必能体谅,不是么?虽然王三车勉强理解对面邻居花蝴蝶的处境,可摇头晃脑的他确实觉得这跟漂亮无关,跟迷信有关,花蝴蝶是花钱买无聊的玩闹游戏,不爽。什么爽不爽的,王三车你不爽没关系,人家花蝴蝶很吃这一套啊。
  王三车是学历史的,这两年在民研会挂了副主任这个要职,一门心思大搞民间文化研究,隔三差五地喜欢去各地采风。他的同仁说他学富五车,经纶满腹,可以媲美孔老夫子,都叫他王五车。他诚惶诚恐,坚持说满打满算也仅仅有两三车而已,叫王三车足以炫耀了。啊,题外话就此打住。
  话说王三车以前只听说过有洪荒太古之美,见木画木,见石画石的东巴文字,专家说它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还活着的象形文字,是珍贵的文化遗产。同时,也知道纳西族素以能歌善舞著称。他手头的唐代和元代的志书就有“男女皆披羊皮,俗好饮酒歌舞”,及“男女动数百,各执其手,团旋歌舞以为乐”的记录。听云南的同仁讲,目前广泛在民间流传和新发掘整理的舞蹈,有原始舞蹈、东巴古典舞蹈、组舞和新歌舞等几类。“麦达蹉”和“热热蹉”等是诗、歌、舞三者合一的原始舞蹈。其特点是边唱边舞,以唱促舞,以舞助唱,唱完舞止。歌舞没有乐器伴奏,人数、地点和场合不受限制,男女皆可参加。舞步简单,老少皆宜,一般是以右手搭左肩或手挽手,从右行进,渐成圆圈。现在被王三车等有心人搜集整理了六十个舞蹈的几百种跳法。
  王三车搞民研多次去云南欣赏过纳西族的舞蹈,如动物舞、刀弓舞和大神舞等几种类型,古色古香,优美无比。啊,香格里拉穿梭在历史与现实之间,向世人展示出这块灵秀土地的别样风情。听一听纳西古乐、看一看东巴舞蹈、说一说披星戴月的形象文字,了解一下东巴文化是他学习研究的目的,王三车就是没有见过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纳西跳大神的。即便这样,他认为也不能对吃人钱财、与人消灾的东巴文化跳大神文化持有偏见,不屑一顾呀。
  王三车又一思想,如今借口化缘修庙建庵的假和尚、假尼姑为了敛财,比比皆是。一声“阿弥陀佛”敲开你的门,亮了说不清道不明的、盖有红章子的“介绍信”,用温文儒雅的语气主动索要布施,不给就是磨磨蹭蹭地不走。值得欣慰的是,这帮子人比鹰视狼顾,龙行虎步,使人毛骨悚然的挥刀剁铁丝,装哑巴上门卖菜刀的文明多了。王三车认为这“嗡嘛呢叭咪吽”东巴跳大神的也不一定是正宗的,混杂藏语的纳西跳大神的这俩人完全有可能是走江湖讨碗饭吃的混混。
  真的如何,假的又如何?人家花蝴蝶拿钱买愿意,有你什么事?王三车当下被围观的人群包围,加之本来也无所事事,那就瞧一瞧热闹,随便看看有神论者传承的迷信文化糟粕。
  王三车平时就爱咬文嚼字,描画文章,这时他便为那跳大神的画起像来。那扮相古怪的女妖儿好看极了,年龄不大吧,也六十有三了,头上插着一朵塑料制造的鸡冠花,脸上涂抹着白色化妆品,就象老榆树皮上不知哪个给刷了两刷子碳酸钙白灰浆。唇是整体化妆中印象最强烈的部分,不知是有机的还是无机的口红画得轮廓线形模糊,色彩和光泽艳得有点像母狮子刚刚吃了小动物,张开的血盆大口。长褂锦袍包裹的身材还算苗条点,也就是两头尖,中间圆,像个枣核,不像大碾盘。总而言之,女人怎肯放过每一个引人注目的部位呢,打眼一看,是个有点儿老来俏的女人。该女士虽然没有丰胸美腿、妖娆锁骨,光滑美背,无暇肌肤,但是打扮还是花费了许多的心思,自然流露出一股不受年龄拘束的随意性。她化妆的视觉效果是艳丽夸张了一点儿,不过起码能让人区分出是个女的呀。王三车总体感觉是把这些颜色胡乱涂到脸上、嘴上对她是一种灾难,身体的大构图是一种地狱幽灵的再现。可是谁说不是呢,人家就是阴阳两地来回走步的神仙啊。
  这会儿,装神弄鬼的她摇着手鼓正和她那个高挑个儿的男大弟子一人一句说唱对口快板呢。
  “嗡嘛呢叭咪吽,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天灵灵,地灵灵,定身祖师来降临。”
  “萨顶顶呀萨顶顶,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铁牛祖师来降临,铜牛祖师来降临。”她那个搞配合的徒弟更像打猴拳似地乱蹦乱跳,太逗笑了。
  “嗡嘛呢叭咪吽,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手一指,喊声定!定你头,定你腿,定你胳膊定你腰。”
  “萨顶顶呀萨顶顶,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前不动,后不动,左不动,右不动。东西南北都不动。”
  “嗡嘛呢叭咪吽,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说不动,就不动,抬不起手,扭不动腰,二脚入地不动摇。”
  “萨顶顶呀萨顶顶,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南方六星,北斗七星,三十六天来了海王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嗡嘛呢叭咪吽,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哇呀呀,呀呀哇,浓眉大脸,红顶绿眼,鼻子高挺,突然就来了个佐国扶命的天师张道陵。”
  “萨顶顶呀萨顶顶,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四零零,零三零,八二零,您就是佐国扶命的天师张道陵。”
  “红衣大炮瞄你的连珠火铳机关枪,没有一副硬朗的身子骨是不行的。”跳大神的老妖精眯缝着眼,念念有词:“任凭你是瓷公鸡,铁仙鹤,玻璃耗子,琉璃猫,唐三彩,秦始皇的兵马俑,二战法国七百公里的马其诺防线。我也是出了炮膛的直射距离大、射击精度高的流线型穿甲弹,空中飞舞,刹不住车,专门钻你固若金汤的铁皮坦克硬疙瘩。”
  嘴里塞着麦当劳快餐,拿着披着三国外衣魔兽玩具的儿童们叫得最欢,看的可欢乐了,不由自主也“萨顶顶呀萨顶顶,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高声唱了起来,跳了起来。大冬天看热闹的人本来穿的厚实,又是里三层外三层围着观瞻,实实在在地堵了宽敞的楼道,电梯挤得没法上下了。
  那跳大神的老妖精是个人来疯,人越多她状态来得越邪乎。这会儿又换了手鼓改敲锣了,古怪的唱法也挺特别的,很有穿透力:“咣咣咣,咣咣咣!我羞羞答答的敲锣,遮遮掩掩的琢磨,千万别嫌弃我树老根多,人老说话罗嗦,点秋香的唐伯虎爱画春宫图,咣。潘金莲和西门庆常跳交谊舞,咣。贪色的猪八戒偏偏就遇上了白骨精,咣咣咣。唉呀呀,你那死鬼男人没过奈何桥怎么就把那衣儿脱,让新死的女勾魂鬼缠了迷你索。唉,这可怎么把桥过呀,咣!我想让弟子去催一催,可他是男的长得俊,也怕性感丰乳的女鬼抱腰拽胳膊。咣咣咣,咣咣咣!庆幸那女鬼不是同性恋者,我为了抢救你的男人,也就没什么好遮掩的啦,不怕你这眼杂人儿多,大冷天的受折磨,老娘我索性脱成三点舞浪波。嗡嘛呢叭咪吽,咚巴拉呀……”
  “咣啷啷了个啷当当……”真是人不要脸了,鬼都害怕。卖力表演的她忙脱衣服呢,把锣给甩掉了。
  唏嘘不已的王三车的健康思维被她燃烧的激情敲打的支离破碎,欣赏水平彻底被弄低下了,不得不为拿人钱财的跳大神的不伦不类表演所折服。突然,她的那个五大三粗的男性大弟子叼着烟卷儿,拖拉了一长串的鞭炮要点了。王三车眼明腿快,挤出人群,前脚刚刚逃进自家门,脑后“噼里啪啦”的鞭炮就炸开花了。王三车在冰箱找了个冰块捂了头,“别别别”猛跳得脑神经稍微安顿了下来。
  刚刚闻到有毒聚氨酯海绵泡沫材料的难闻气味,就听见对门上任不久的新寡妇花蝴蝶撕心裂肺地大叫着,“着火啦,着火啦!”原来是跳大神的大弟子放鞭炮引燃了纸糊的祭品,串烧了她门里的家具摆设和装饰装修的塑料天花板。
  心急如焚的王三车下意识地满世界找手机欲拨打119,可是翻箱倒柜地就是找不着。其实装在上衣兜里的手机在逃离现场时弄丢了。急中生智的他打开窗子对着楼下狂喊:“救火啊,救火啊,同志们啊同志们,快快打119呀……”
  这不是救火车来了吗?“呜呜呜——呜哇,呜哇,呜哇。”警报声中三辆救火车和一辆救护车十分积极地开进了院子。消防队员迅猛地蹬了云梯,手中的高压水龙头已经打得王三车的防盗门山响,瞬间黑水就灌满了王三车里外间的地板。总算消防队员来得及时,不大工夫火就被扑灭了。跳大神的也被110干警“请”进了派出所。
  我的神啊,这一个能把地球炸翻的闹剧,大概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在这张牙舞爪的绞杀中,使神经极度紧张的王三车长叹了一声,满肚子的怨气却没处爆发,心里只嘀咕对门子花蝴蝶这么大的激烈动作,连个招呼也不打,为什么给他搞了个突然袭击、临门一脚呢?不幸中的万幸,虽然王三车对突然的变化,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幸好他没有患高血压和心脏病,也是个遇事不慌不忙的人,所以人受点儿惊吓,基本上身体完好无损,还是平安的。这次带给王三车烦恼和不幸的事情到此也算草草收场了,只是你花蝴蝶搞无聊游戏的同时,却让邻居王三车承受了莫名其妙的精神痛苦。唉,老天果然轻微的惩罚了花蝴蝶一下下啊,只不过“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对我的好朋友王三车来说是最大的不公平了。
  事后,人家花蝴蝶也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过错,对造成的不良影响向王三车三鞠躬表示深深的歉意。这可不能怪人家花蝴蝶没有道歉,因为她还在烧伤住院救治期间呢。
  再怎么感觉难受,也只有一段日子的熬煎。随着时间的推移,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放下的,积极乐观的心态使王三车情绪安定消停了下来。认为搞民研是不可能有什么出息且极易引发家庭矛盾的妻子胡莎葩得到这个消息,提前结束假期,匆匆忙忙和女儿心急火燎地从广州坐飞机赶了回来,看见王三车完好无损,心头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一家三口团圆了,王三车邀请我去他家聚聚,同时一五一十地便对我诉说……
  王三车给我讲的这个故事有一些时间了,初学电脑打字整理文章曲里拐弯地颇费日子,平铺直说,用字儿也不大讲究,喜欢猎奇,讲究遣词的朋友不碍眼吧?
  刚刚草草整理完结,我朋友王三车又打来了电话,说是前几天那个对面住的花蝴蝶嘴里唱着“萨顶顶呀萨顶顶,咚巴拉呀咚吧咚巴拉……”被单位领导派车送到精神病院治疗了,邀我陪他一起去医院看望多年的邻居花蝴蝶。这是人之常情啊,好个可怜的人,我自然是一口答应了。如果还想知道花蝴蝶的近况,那您要等到我从花蝴蝶住院的地方回来,再向你们汇报如何?   

大理古城茶花公寓¥-1起立即预订>

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1 天 玩法:丽江古城

展开更多酒店

作者去了这些地方:
丽江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进展更加多旅舍,衡水古都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