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全村人都喊他麻子婶、麻子娘等,  巫婆不屑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93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前些天,村口来了一个巫婆,挑个篮,召集了全村的人,郑重其事的说:“我见这儿妖气重重,你们村定是染了不该染的东西……召来这妖怪。” “啊,神仙啊,该如何?”只见村民不

前些天,村口来了一个巫婆,挑个篮,召集了全村的人,郑重其事的说:“我见这儿妖气重重,你们村定是染了不该染的东西……召来这妖怪。”
   “啊,神仙啊,该如何?”只见村民不知所措纷纷跪了下来。
  突然,几个年轻人闯来,指着巫婆,藐视的说:“乡亲们,别信这巫婆,她说的都是假的。”
  一个胳膊如树干粗的壮士指着这三个年轻人说:“不要侮辱了神仙,来人,将他们带下去。”
  巫婆不屑地看了看那三个年轻人,忽然将那手指指向三婶家女儿,说:“小姑娘,最近身体可有不舒服的地方?”三婶连忙从人群中小心翼翼站了起来说:“大神仙,我这女儿最近感冒迟迟不见好,这是怎么了?”
  我挤进人群, 只见巫婆半眯着眼,口中念念有词,将一碗米摆在桌几上,米中放入一鸡蛋,燃着的三根香烛插入米中。然后,拿起鸡蛋,东瞧西看,转身对三婶说:“你这姑娘感冒便是妖怪缠身了。”三婶一听,吓得脸色发白,巫婆趁机问:“你是要保财还是命啊?”说完,三婶便从口袋中拿出几张皱巴巴的十元纸币。巫婆摇摇头,对着村民说:“这妖怪不治便会危害你们,这到时,可就不好了吧。”说完,村民无奈的拿出几个小票,疑惑得问巫婆:“神仙,真的可治?那我们村有几户人家得癌症,是不是妖怪做的怪?”巫婆点点头,补充到:“只要拿出钱便可治好他们。”这时,人们献的钱更多了,又是传家宝,又是钞票的……巫婆笑着看了看钞票,又装模作样地拿起一把木制的剑,东一下,西一下,边舞边过:“这是观世音赐的降妖除魔的剑,妖怪,快快受死。”众人听了,彼此你看我,我看你的,半信半疑,巫婆又将剑往香烛上面来回晃着,突然齐叫一声。巫婆对众人说:“妖怪被我杀死了。过几日,这姑娘感冒好了,那个得重病的也会痊愈。”
   转眼,巫婆带着银俩,急匆匆地溜走了。
  村人也欣慰看了看,以为捡了个便宜,笑了又笑。第二天,又连忙把巫婆修成雕像,当做神仙供着。
  过几日,三婶家女儿发了高烧,医生语重心长对三婶说:“孩子没事。感冒迟迟不好,那是因为你喂错了药……”“听过巫婆要去你们那,可别受骗了,邻村可是被骗不少钱。”医生又补充道。
  几天后,传来噩耗,那几个将救命钱都捐给巫婆的癌症患者,痛苦地离开了人世。壮士痛哭流涕,不禁感叹着……

图片 1

“翠花,开妇女大会了,在祠堂集合。”隔壁麻子婶路过翠花家门时,大声的喊。麻子婶一脸的麻子,自从嫁到袁村后,村里人都喊她麻子婶、麻子娘等,倒把她的真名给忘了。翠花正在院子里的枣树下给闺女织毛衣,听见麻子婶一喊就应了一声“哎。”然后急急忙忙的把伙计收起,挺着大肚子费力的站起来,可能是坐得久了,感觉腿酸酸的,她叉着腰在枣树下左右扭动几下,然后慢慢的向门外走去。
  走到祠堂时,会议已经开始了,妇女主任陈彩云在台上振振有词的发言:“妇女姐妹们,我们要打破旧观念,不要重男轻女......”翠花进来时,大家的眼睛齐刷刷的望着她,麻子婶站起来把占着的一个板凳让给翠花,翠花脸红红的,她说不要坐,硬是给麻子婶拉着坐下。
  会议在继续,翠花觉得会议中说的都是她,她感觉有许多双眼睛在望着她,象针刺一样,人群中有叽叽喳喳的谈论声,她低着头,象个罪人。会议总算结束了,她第一个抢先走,她恨不得一下回到家。
   “娘,二姐跟三姐在打架了,三姐把二姐的刚笔弄坏了。”刚到家最小的女儿四兰跑出来喊,翠花一听蹭蹭蹭几步跑到屋,只见小兰跟三兰扭作一团,翠花不由得火冒三丈,她走上前不由分说拿起笤帚把小兰的屁股很很的打了几下,小兰痛得直喊,三兰吓得跑了,四兰连忙帮着撒在地上的书和笔捡起来。
  月亮爬进了窗户,照在一张大板床上,照在四个女娃的脸上,一头睡两个,小兰的脸上挂着泪珠,翠花轻轻走到床前,给小兰拭去泪水,给孩子们盖好被,然后自己擦去脸上的泪水,回到自己床上。
  自从嫁给丈夫袁生后,翠花一共生了四个女孩,可男人说非要生个儿子不可,搞计划生育的多次上门做袁生的工作,可袁生搞烦了就拿刀相逼,他说他不能断根,谁要是再上他家的门,就要别人家断子绝孙!为此,也没人敢上门了。作为女人,翠花觉得自己有生男孩的责任,为了袁家,她愿意呕心沥血,可她也要面子,她害怕别人在背后指着她说生不出儿子,更怕开会,每次开会,虽然没点名,她知道都是在说她。她在枕边试图劝慰丈夫,要不不生了吧,我们以后把最小的女儿招婿,袁生一听火了,气呼呼的说:“你要是不愿意生我们就离,我就是找个瞎子、跛子回来也要生个儿子!”
   袁生在县城做装潢的活,工资不高,翠花在家种点田地,养些鸡鸭,日子马马虎虎的过,可这些年孩子爹奶相继过世,加上三个娃上学,日子挺困难,虽然国家有扶贫的政策,每年会支援一点,可日子还是紧巴巴的。更是村里人会有人说闲话:生那么多,喜生!再生还不是生不出儿子!也别怪别人这样说,就连袁生脾气上来时也会大骂翠花,说她是没用的货,生不出儿子。
  这是第五胎了,翠花经常跪在祖宗牌前,默默祷告,她希望这一次是个儿子,从此她能抬起头做人,在所有人面前。她开会开怕了,那些闲言杂语听够了!她请人把过脉,说这胎是男孩,心里别提多高兴。
  怀胎十月,眼看就要到分娩的时间了,翠花还是象原来一样准备好尿片和衣服,尿片和衣服都是前面的孩子们用过的,大的留给小的,一直在传来传去。
  袁生在县城干活,离家远,只能隔三差五的回,他听翠花说这次是男孩,万分高兴。为了挣钱他这些天在加班,他要给马上出世的儿子风风光光的办满月酒,他也会请村干部,虽然他得罪过他们,但只要有了儿子他还是会感激他们。
  翠花进镇卫生院生孩子时,是自己走去的,十四岁的大女儿帮她拿着毛巾、脸盆和衣物,几个女儿一天比一天懂事了。
  翠花生了个儿子,喜讯传遍了袁家村,有人高兴,也有人嫉妒。袁生给儿子起名根,他抱着儿子亲个不停。他说要办十桌酒,把全村人都接来喝喜酒。
  这孩子很乖,一点都不吵,奇怪的是快半个月了,一点声音都没有,老是睡。天夫妻俩急了,就直接抱到县人民医院,经过检查,说是脑瘫,需要十万元做手术。如五雷轰顶,袁生跟翠花面面相觑,不知怎么办,家里倾家荡产也只能拼出万把元,这可怎么办。这时,一个大胆的想法在袁生的大脑油然而生,他丢下一叠钞票,叫翠花带着儿子在医院先住下,他说去找钱,无论如何要把儿子的病医好。望着丈夫远去的背影,翠花欲言又止。
  两天后,袁生来到了医院,他拿出一大砸钞票叫翠花快去病房交钱,他脸色灰白,说话有气无力。
  交过钱后,儿子在监护室观察,手术前,需要输血,袁生义无反顾的走进输血室,为了儿子,他愿意付出一切。可主治医生拿过报告单后有些不解,他轻生的问:“你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吗?”“当然!”袁生虽然没精神,但还是自豪的回答。医生走来走去,沉默一会后说:“可你的血型跟你儿子的不同,你儿子是O型,你是A型。”袁生听后目瞪口呆,他好一会回过神来,抓住医生的衣领说:“你别瞎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这时,翠花跑了过来,她扑通一下跪在袁生面前,哭着说:“这孩子是我在镇医院捡的。”|“那你生的娃呢?”袁生反过身恶狠狠的抓住翠花的衣领。“我生的是女娃把她给这娃换了,不知被谁捡去了|”。翠花说完泣不成声。
  原来翠花生的女娃。她满以为这次是男孩,没想到把把脉不灵。那天当她看到生的又是女儿时,心里痛苦万分,说真的她生小孩生怕了!晚上上厕所时,发现厕所边上有个包裹,走近一看是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她喜出望外,看看没人就几步回到病房抱出女儿,来个狸猫换太子。
  “你、你、你......”袁生还没说完就一下昏倒在地上。经过抢救,袁生醒了过来,医生把翠花叫到一边,同情的说:“你男人刚做手术不久,他少了一一个肾。”“什么!”翠花大惊失色,她没想到男人会卖肾。
  一个月后,儿子并无好转,可钱已用完,医生说他们已经尽力,于是,只有把孩子抱回家。到家后的第二天早上,袁生竞疯了,他抱着儿子到处跑,在田埂上、在山上,并不停的说:“根笑一个、笑一个……”
  翠花的日子更苦了,可她不再低着头去开会了,她没有了肚子会议也明显的少了……   

这世界上有最美好的感情等你发现。

1.住在森林里的公主

王子翻身下马,脚踩长靴稳稳的落在地上,不远处果然有一个身着白衣如同公主一般的女子朝着她款款走来,眉眼间带着矜持的笑意。

王子兴奋之余想起昨天在城堡外遇上的一个巫婆,说今日请他来这森林之中定能碰上他的有缘人。

如今一看,果真是如此。

女孩儿见王子如此欢喜便长舒了一口气,为自己化妆成巫婆在城堡外面蹲了那么多年而深感庆幸。

二.  掉下来的树叶

秋风瑟瑟之间,男孩儿向女孩儿表白,女孩儿指着树上最后的一片叶子对男孩儿说:“如果明天那片叶子还在树上我就答应你。”

男孩儿跑回家拿了胶带纸在叶子上缠了好几圈,放心的回家去了。

当晚雷霆大作,男孩儿早上醒过来的时候撑着伞跑到树下,看见女孩儿背着手现在树下,长长的裙摆随着最后一片树叶一同飘荡着。

男孩儿走过去紧紧的搂着女孩儿,他以为一下雨叶子一定会掉下来的,没想到它这么争气!

女孩儿把手上线团往地上一丢,她妈的,这树可真难爬!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全村人都喊他麻子婶、麻子娘等,  巫婆不屑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爹爹如若带你去镇上,当女孩握住他的手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