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医务职员说妳明日晚间不能够出院,未来自己哪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0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由于丈夫跟儿子每天都早出晚归,姜羽娴已经快要受不了了!尤其现在谋仲棠几乎连家都很少回来,时常只是回家换件衣服后又出门,有时候一夜未归,这个现象让姜羽娴越来越不满。

由于丈夫跟儿子每天都早出晚归,姜羽娴已经快要受不了了! 尤其现在谋仲棠几乎连家都很少回来,时常只是回家换件衣服后又出门,有时候一夜未归,这个现象让姜羽娴越来越不满。 早上丈夫准备出门上班的时候,姜羽娴跟到车库。 「妳干嘛着我?」一发现姜羽娴跟着自己出门,谋远雄问。 「我要跟你到饭店!」姜羽娴说得理所当然。 「妳跟我到饭店做什么?」 「我要看看你们父子两个,到底在搞什么鬼!」 「妳在说什么?简直语无伦次!」谋远雄不想理她,径自上车。 司机已经在车子里等待,等着老板上车就发动车子。 谋远雄没想到,姜羽娴竟然也跟着自己一起上车。 「妳跟上来做什么?」 「你这个人问的问题还真奇怪!刚才我不是已经说过了,我要跟你一起到饭店吗?」她整理裙襬,在丈夫旁边坐得稳如泰山。 「妳--」谋远雄皱起眉头。「妳在开什么玩笑?!我到饭店是上班,妳到那里做什么?」 「你怎么又问莫名其妙的问题?刚才我不是也说了,我要看你们父子两个到底在搞什么鬼!」 谋远雄瞪着她,气得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 姜羽娴跟司机下令:「董事长要上班了,你还不快点开车?!」活像她才是老板。 司机被这么一凶,赶紧踩油门把车子开走。 谋远雄瞪大眼睛。 「你看什么?」姜羽娴质问他。 谋远雄翻个白眼,干脆把头撇开-- 他眼不见为净,懒得理她! 姜羽娴哼了一声,也把头撇开-- 反正,她也懒得理他!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车子开到饭店门口,谋远雄坐在车子上冷冷地对姜羽娴说:「下车!」 姜羽娴正打算打开车门,却又觉得不对。「你叫我下车,那你干嘛不下车?」 「妳不是要到饭店?饭店已经到了,妳还不下车?」 「你先下车!」姜羽娴说。 谋远雄怒目以对。「莫名其妙的女人!」他打开车门下车,然后用力关门。 司机来不及帮董事长开门,只好帮董事长夫人开门。 「说我莫名其妙,我看你才莫名其妙!」姜羽娴一下车就瞪着谋远雄的背,喃喃咒骂。 谋远雄回头瞪她一眼。 姜羽娴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谋远雄哼了一声,终于调头走进电梯。 但是姜羽娴并没有跟谋远雄一道搭电梯,等丈夫搭电梯上楼后,她站在大厅里打起手机。 但是手机响了又响,她打了又打,对方的手机还是没有人接。 「到底在做什么?现在怎么会不在办公室呢?」姜羽皱着眉头,用力把手机盖合上。 「夫人!」大厅经理已经观望了很久,看到姜羽娴在打手机,一直不敢上前打扰,好不容易等姜羽娴手机打完,才敢上前问候。 「喔,你来的正好!」看到大厅经理,姜羽娴露出笑容。「总经理在吗?」 「在,总经理现在应该在办公室里,因为我没看到他下楼巡视。」 「可是我打电话都没人接,你要不要上楼去帮我看一下,他到底在不在?如果在的话你就叫他下来,我要见他。」 经理张大嘴巴。「可是、可是总经理就在楼上,董事长夫人为什么不自己上去呢?」 「我不想上去嘛!」姜羽娴撇撇嘴。 经理嘴巴还是张的很大,不过他可不敢问为什么。 「我不想上去,所以才叫你上去帮我找儿子,你到底去不去?」 「去!」经理赶紧回答:「我现在就去!」 经理跑着走开。 姜羽娴这才满意。 她之所以不想上楼的原因,是因为不想看到李恩熙。 姜羽娴并不知道恩熙已经离开饭店的事,以为恩熙还在谋仲棠的办公室办公。 就在姜羽娴等待的时候,有一个人悄悄靠近她身边,姜羽娴却没发现。 「请问……」尤杏桃探头探脑的,蹭到姜羽娴身边笑瞇瞇地问:「请问您是董事长夫人吗?」 姜羽娴吓了一跳。「妳是谁啊?」她没见过这个女人。 「呃,」尤杏桃瞇起眼。「您不知道我是谁--」 「妳怎么会在这里?!」王部长跑过来,看到尤杏桃正在跟董事长夫人说话,他紧张的脸色都变了! 「我--」 「什么都别说了,妳先到外面等我!」王部长打断尤杏桃的话。 尤杏桃虽然不高兴,不过她也不敢表现得太明显,在王部长严厉的眼光下,只好讪讪然地调头离开。 「她是谁啊?」姜羽娴不太高兴。 「喔,」王部长咽了口口水。「那是我一个刚从乡下来的亲戚。」 「你的亲戚?」姜羽娴面带疑惑。「你的亲戚到饭店来做什么?」 「她是来找我的!可能看到夫人您这么高贵,一时吓住了,所以才走到您面前来胡言乱语。」 「噢……」姜羽娴半信半疑,不过她现在没心情理这种跟自己没关系的事。 王部长点头哈腰,慢慢退着离开。 正好这个时候大厅经理下楼了。「夫人!」他毕恭毕敬的。 「怎么了?我儿子怎么没跟你一起下楼?」 「总经理正在忙,」经理回答得很尴尬。「总经理要我转告您,他分不开身,所以--」 「什么嘛!我儿子怎么可能会说这种话呢?一定是你没把我的话转告给他!」 大厅经理哑巴吃黄莲,也不敢答是或不是。「这个……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的,连话都不会讲,还当什么大厅经理!」姜羽娴还指正他。 「是……」经理只好低头认错。 看大厅经理那个样子,姜羽娴更生气。「算了,我自己上去找他好了!」 「是。」经理唯唯诺诺地弯着腰。 姜羽娴高跟鞋一转,扭头走向电梯。 等到姜羽娴走进电梯,电梯门关上后,大厅经理才敢把腰伸直-- 送走皇太后,松了好大一口气,他总算能好好工作了! ***bbscn***bbscn***bbscn*** 「妳怎么跑去跟夫人说话呢?」一踏出饭店,王部长就质问尤杏桃。 「我等不到你嘛!然后又在大厅看到夫人,因为我对她很好奇,所以才走过去跟她说话--」 「董事长夫人可不是妳能随便乱说话的对象!」王部长疾言厉色。「妳要搞清楚自己的身分,不要太过分了!」 「我知道了!」尤杏桃瞇起眼睛。「不过,夫人刚才站在大厅做什么?她常常到饭店吗?」她还不死心,继续试探。 「不是跟妳说不能随便乱说话了,妳怎么还在问夫人的事?」王部长声音大起来,脸色开始不耐烦。 「好嘛、好嘛!谁叫你跟我约好了,一直不出现!」 王部长沉下脸,然后从衬衫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这是给妳的,妳拿了钱就快走,不要再在这里出现!」 看到支票,尤杏桃眉开眼笑,伸出两只手接过钞票。「谢谢你了,王部长,那么我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王部长虽然不动声色,不过眼神流露出的尽是不屑。「好了,妳赶快走吧!」他开口赶人。 从跟尤杏桃交手以来,这女人就不断开口要钱! 如果不是董事长托付,当时他真想直言告谏,请董事长不要找来尤杏桃这个女人。 钱虽然能暂时安抚,但就怕喂不饱她的胃口!况且,就算董事长有钱,也不能一直放任她开口要胁、需索无度! 「知道了!我马上就走了,你不要一直赶我了!」尤杏桃说。 临走之前,她还回头朝饭店里张望了几眼。 「妳看什么?拿了钱还不快走!」王部长像赶苍蝇一样催促。 「我知道了嘛!」尤杏桃这才调头离开。 王部长摇摇头,他隐隐感觉到,这个女人是颗不定时炸弹…… 现在他还能用钱来控制她,希望这个女人有点脑袋,不会傻到真的去找董事夫人,跟她最爱的钱过不去!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随着电梯一层层往上,姜羽娴的心情越来越差。 想到等一下要看到李恩熙那个女孩子,她就觉得很不高兴! 其实她本来也没那么讨厌那个女孩子,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一次又一次的,只要见了面每一回都有冲突,所以她才会越来越讨厌李恩熙! 出了电梯,走到总经理办公室前,谋仲棠的秘书已经被楼下大厅经理,告知姜羽娴上楼的事。 「夫人!」秘书从自己的办公室跑出来迎接。「您好。」跟着六十度鞠躬。 有了上次被责骂的经验,这回秘书非但小心翼翼,而且特别有礼貌。 「我儿子在吗?」 「总经理在办公室里。」 姜羽娴撇撇嘴。「那妳叫他出来,我要见他。」她还是不想进去,免得遇到李恩熙。 「是。」秘书很恭敬地退到总经理办公室门口,然后转身开门进去,活像古代的婢女。 十秒钟后,谋仲棠走出来。「妈?妳怎么不进来?」他站在门门。 「我--」姜羽娴朝里头张望,发现办公室里除了女秘书,没有其它人了。「刚才里面只有你一个人啊?」 「当然。」因为这个无厘头的问题,谋仲棠咧开嘴笑。 「没有其它人了?」 「还会有谁?」 姜羽娴皱皱眉头。「我以为还有那个人嘛……」她还不放心继续朝里头张望。 谋仲棠敛下眼,然后直接问:「妳是说恩熙?」 听到这个名字,姜羽娴的脸就臭起来。「只是你的助理而已,你干嘛叫她的名字叫的那么亲密?你应该叫她李助理!」 「她已经离开饭店了。」 「离开饭店?员工怎么可以随便旷职呢?中午前会回来上班吧?」 「她已经离职了。」他抿起嘴,眼神却没有笑意。 姜羽娴张大眼睛。「你是说她被开除了?」她这才听懂! 「是她自己递的辞呈。」他转身走回办公室。 姜羽娴连忙跟进去。「为什么?因为受不了工作压力所以离开了?我就知道,像她那种嘴巴利得像刀子一样的女孩子,只会动口而已,一定很怕吃苦,根本就不可能好好工作的!」她不喜欢的人不在,她就没有顾忌了。 「妈,您来找我有事?」谋仲棠转移话题。 「出没什么事啦!」姜羽娴露出笑容。「我本来就是来警告你,最好快点把那个女孩子开除!没想到她居然自己递了辞呈,这样我就放心了!」 谋仲棠没说话。 「既然她已经离开饭店,那么,你们分手了?」姜羽娴进一步试探。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对。」 姜羽娴脸上浮现松一口气的表情。「其实妈也没有要特别针对她,因为我也知道她的身世很可怜,不过你们真的不配嘛!分开是好的,这样才对!」 他未置一辞。 姜羽娴接下去说:「对了,妈来这里还要提醒你一件事,就是你最近实在太少回家了!妈知道你公事忙,不要求你每天回家,但是你也不能都不回家,把家里当成旅馆,如果你爸知道了不太好。」 「我知道了。」他答,没什么表情。 该说的话都说完了,姜羽娴这才有心思四面环顾一圈,忽然看到谋仲棠桌上的烟灰缸里都是烟蒂头,她吓了一跳!「你怎么抽这么多烟啊?现在才早上几点,还是秘书都没进来整理你的办公桌?」 「早上才整理过。」他轻描淡写。 姜羽娴一听眼睛瞪得更大。「你说什么?你现在烟瘾怎么这么大?烟抽得太凶了!」 他笑了笑,拿起烟灰缸往垃圾筒倒。 姜羽娴皱着眉头。「你今天晚上最好回家,我要教你爸妤好跟你说一说!」 谋仲棠绕过办公桌,回到他的位子。「再说吧!」脸色冷淡。 姜羽娴本来还想开口,又发现自己好象太啰嗦了,所以到口的话又吞回去。「好啦,你办公吧,我不吵你了!」 他抬头,冲着母亲抿抿嘴,然后低头盯着计算机屏幕。 姜羽娴只好自己出去。 「夫人,您要离开了吗?」秘书毕恭毕敬地跑出来送驾。 「嗯,」姜羽娴没什么心思地哼了一声,想了想,忽然回头对秘书说:「妳要好好照顾总经理,他烟抽得太凶了!妳要提醒他多喝水、少抽烟、不要工作得太晚、要记得早点回家!知不知道?」 秘书愣了愣。「……是。」 姜羽娴皱起眉头,瞪着唯唯诺诺的秘书。 她了解自己儿子的个性,知道刚才提醒那么多事,这个秘书根本管不了、也办不到,不过总要提醒一下。 「好了!妳不要送了。」她对秘书说,然后才走进电梯。 虽然儿子的生活这么不健康让她不太满意,不过今天总算有一件顺心的事-- 至少儿子已经跟李恩熙那个女孩子分手了! 想到这里,姜羽娴露出满意的笑容。 只要这件事顺着她的心意,那么其它事她可以暂时不计较。 ***bbscn***bbscn***bbscn*** 恩熙在粤菜餐厅已经工作满一个星期。 这份工作虽然辛苦,但因为上的是夜班所以薪水还不错,恩熙已经很满意了。 十点钟恩熙穿上围裙、推出点心车准备开始工作,就看到餐厅经理从门口带了两名客人进来。 「董事长?」恩熙立刻认出谋远雄和谋家的司机。 她立刻把点心车推到两人的座位旁。「董事长?这么晚了,您还到这里吃宵夜吗?」 看到恩熙,谋远雄立刻露出喜悦的笑容。「不是!我年纪大了,不需要吃什么宵夜,我是特地来看妳的!」他接下说:「我听妳拉面店的同事说,妳晚上在这里上班。」谋远雄关心地问:「这样工作会不会太辛苦了?妳几乎没有时间休息!」 「不会,我这个人天生闲不下来,我很喜欢工作,因为努力所得到的报酬会让人觉得喜悦!」 谋远雄笑着点头。 恩熙真的很高兴,她不忘礼貌地跟司机点点头,然后对谋远雄说:「董事长,谢谢您特地来看我!今天晚上您想吃什么,让我来请客。」 「我不要请妳请客,妳工作这么辛苦、赚钱不容易,用妳的钱吃饭,我的良心会过意不去!」 「董事长,您怎么这么说!赚来的钱,本来就是要花用的,如果能让我请您吃一顿饭,我会很高兴的,而『高兴』这种事无论花多少钱都买不到!您不会这么吝啬不让我高兴吧?」 谋远雄一听,乐得呵呵大笑。 司机也露出笑容。 「好吧!那么就让妳请客,等一下我小费多给妳一点就好了。」谋远雄豪爽地说。 「好,」恩熙掩嘴笑。「那我就先谢谢您这位出手大方的好客人了。」 恩熙帮两人点菜,除了注重营养、配菜和配色,还特别注意油分和盐分。 「粤菜虽然好吃,可是口味都比较重。您年纪大了,绝对不能吃太油、太咸的菜,否则对健康不好。」她说。 恩熙还记得上回董事长心脏病发作的事,想起来就让人担心。 听到她说这些话,谋远雄很感动,他有感而发地说:「连我太太都不曾这么开心我,如果……如果妳是我的女儿该有多好!」他垂着眼,话中有话。 恩熙笑了笑。「董事长的饮食一定有专人照顾,饭店餐厅还有那么多优秀的厨师,其实我什么都不懂还在您面前卖弄,实在很不好意思。」 谋远雄微微笑。「菜做得好吃虽然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心意。妳点菜的时候特别顾虑到我的身体,这份心意让我很感动,这诚恳的心意一样是花再多钱也买不到的!」 恩熙想起以往在饭店工作时,董事长对她的鼓励与种种照顾。「如果没有您的栽培,我根本没有任何机会,还只是一名在饭店大厅提行李箱的小妹而已。」 「我没有帮到妳什么,」谋远雄脸色黯淡下来。「妳不肯回到饭店工作,我根本不能照顾妳!」 恩熙沉默了一会儿,看到客人陆续进来,她只好对谋远雄说:「董事长,我去忙了,您坐一下。」 「妳忙,不要只顾着招呼我。」 「是。」恩熙离开前,不忘跟司机点头。 这晚谋远雄一直待到半夜十二点才离开,在他离开前,给了恩熙将近一万块的小费。 「董事长!」不顾餐厅经理的白眼,恩熙拿着钱追到门口。 司机已经把车子开过来,谋远雄正准备上车离开。「怎么了?」他回头问匆匆忙忙跑出来的恩熙。 「您给的小费太多了!」恩熙双手捧着钱推出去。「请您快点把小费收回去!」 「餐厅规定,客人不能给这么多小费吗?」谋远雄幽默地问。 「虽然没有规定,可是这样是不对的,您不应该给我这么多小费。请您快点收回去!」 「为什么?妳服务得很好,这是给妳的奖赏。」谋远雄不肯收回。 恩熙摇头。「如果您不收回去,这些钱一半以上会进餐厅经理的口袋。」 「没关系,我高兴就好!今天晚上我真的很高兴,妳不是说高兴是用钱买不到的吗?」 「不是这样的!」恩熙很认真地说:「我在餐厅工作,尽心尽力为客人服务是应该的!但是如果您平白无故给我这么多小费,我看到这些比一周工作薪资还要多的钱,心里一定会生起贪念,久而久之就会养成投机取巧、好逸恶劳的习惯,这样对我来说并不是好事!」 谋远雄愣住。 「所以请您把这些钱收回去!」恩熙眼神坚定地看着谋远雄。 他瞪着她,过了一会儿才伸手把钱收下。 不过谋远雄还是抽出一张一千元,交给恩熙:「这一千块妳收下来,就当做今晚的小费。」 「不行,一千块还是太多了!」恩熙说。 「不要再说了!」谋远雄沉下脸,假装生气。「这一千块就是给妳的,妳一定要收下来,如果连一千块都不收下,我就要生气了!」 恩熙犹豫了一会儿,才伸手接下。 「这才对!」谋远雄露出笑容。 恩熙无奈地笑了笑。「好可惜,五百块要交给经理,我又不能找钱给您。」 谋远雄哈哈大笑,笑声爽朗。 开车前,恩熙特别交代司机:「虽然现在已经很晚了,但是请您开车反而要慢一点,因为有多人以为晚上车子少就会闯红灯,所以请您要特别小心。」 「我知道!」司机报以一笑。 他也很少看到这么体贴的女孩子! 送走谋远雄,恩熙才转身走回餐厅。 餐厅经理本来不太高兴,不过一看到恩熙缴过来的一千块,脸上马上就露出笑容。

恩熙并没有在医院过夜,裴子诺走后没多久,她就自己拔掉手上的针头,走出病房。 「妳怎么出来了?」护士看到恩熙有点惊讶,待一看到她手上没拿点滴,就更着急。「妳的点滴呢?怎么拔掉了?」 「我要出院。」 「不可以!医生说妳今天晚上不能出院,还要住院观察一晚才行!而且妳看起来很疲倦,怎么不听医生的话,躺在床上好好休息一晚?」 「我明天要上课,不能住院。」 「可是--」 「我一定要出院。」恩熙很固执。 「好吧,」护士不太情愿的样子。「不过我还是要问一下医生才行。」 护士联络医生后,医生出来劝阻也没用,只好让恩熙出院。 办理完出院手续,恩熙才刚刚走到门口,就碰到正要走进医院的谋仲棠。 她瞪着他,以为是自己的幻觉。 「我来找妳。」他的表情一如平常。 恩熙起初惊讶,继之一想,就知道是谁告诉谋仲棠自己在这里的。 「妳可以出院?」他问。 「我没什么事。」她轻描淡写地道。「你找我有事?」然后问。 「我来看妳。」他答的自然。 恩熙的心抽痛了一下。 她没有说话,他却开口:「就算已经分手,我也是妳的上司,下属生病我应该来看妳。」 她的脸孔泛白。 「我看到辞呈了,」谋仲棠的眼神很淡漠。「妳要辞职?」声调也很冷淡。 「对。」她试着冷淡地回答,学他的样子。 虽然她根本不明白,为什么一夜之间他们就成了陌生人?为什么分手前与分手后,他可以分的这么清楚?而分手前与分手后,对她而言却仍然痛楚模糊、隐晦不明。 「为什么?」 「我们已经不适合在一起工作。」 「什么理由?」他居然问。 「还需要理由吗?」她凝望他。「难道分手的理由还不够吗?」 「妳不像公私下分的人。」 「我希望自己不是,但是我害怕自己是。」她回答:「所以,为了避免我成为自己讨厌的人,我选择辞职,这样就会简单一点。」 他看着她。「妳的顾虑也对。」然后淡淡地答。 恩熙别开眼。 因为他的眼神冷静的伤人。 「不过,当初是董事长要求我把妳带在身边,如果妳要离职,应该亲自跟董事长报告。」 「请总经理代我转达就可以了。」瞪着一旁飘着落叶的台阶,她平声说。 这时谋仲棠手机突然响起来-- 「喂?」 「阿棠,你到底什么时候过来啊?」艾芸嗲声间。 夜晚,手机另一头说话的声音,在这端听来特别清晰。 恩熙沉默地注意到,这不是他往常带在身边的手机。所以,他有另一支手机,另一个号码,还有另一个女人. 「我马上过去。」他的声调略显低沉,也变得温柔。 「要快点喔,人家在等你耶!」 「我知道。」他抿唇,收了线。 恩熙别开眼,封闭多余的知觉。 「妳确定要离职?」他继续刚才的对话。 「对。」她点头。 「其实没这个必要。」 「有这个必要。」她说:「因为我不想再看见你。」 谋仲棠没有表情。 「我本来……」萧瑟地,她接下说:「什么都不想问。但是我怎么可以装做愚昧无知的样子,就这样答应与你分手,却不知道分手的原因是什么!」 他没反应。 她抬头,直视他像冰霜一样没有感情的眼睛。「你曾经对我说过,开心或难过的时候,都要想到你的存在,千万不要把你忘记。」 「你还说过你爱我,你的抉择就是爱情!」她接下说:「你曾经跟我说过的这些话,难道都没有意义吗?如果曾经有过一点意义存在,那么你为什么要跟我分手?为什么要让我心痛?为什么要看着我难过?」尽管用尽气力压抑,她的泪还是在这个时候掉下来…… 一口气把话说完后,她开始用力压抑突然涌上来的哽咽。 此时此刻,两人之间除了巷口马路上传来的喧扰车声,就是寂静。 「我也说过,妳太单纯了。」僵持了很久后,谋仲棠先开口。「妳太单纯了,所以不了解男人。」 她看着他若无其事的模样…… 「人时常会说出不自觉的话,男人更是如此。」他对她说。 「你是什么意思?」她木然地问他。 「这就是男人的甜言蜜语,妳太单纯,所以把男人的甜言蜜语都当真了。」 她怔怔地瞪着他。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确是真心的。」他的口气很平静,平静地说着残酷的话:「但是一个男人的真心,很快就会过时。当男人的真心已经过时,过去『尽心』说出口的话,就会变成现在的『谎言』。」 恩熙瞪着他,彷佛他说的是她根本听不懂的语言。 「真心,会过时?」不知道为什么,她竟然觉得这个借口很好笑。 「妳不以为然?」他平视她。「我就是这样的男人,很容易就会让女人伤心,如果妳不能忍受,就必须分手。」说着理所当然的话。 「在一起是你决定的,分手也是你决定的,这样不公平。」她喃喃说。 他凝望她。「如果妳觉得不公平,那我收回分手这两个字,让妳来说分手。」 她胸口一窒。「我不说分手。」不能呼吸。 「妳想要怎么样?」 「我不说分手,」她再说一遍,用力按住胸口。「我不会分手的!」 他没有表情的脸孔抽搐了一下。「我已经给妳机会,」然后冷漠地对她说:「不管说不说这两个字,结果都不会改变。」 除了不能呼吸,恩熙的心好痛…… 「为什么不能回到从前?我是那么努力,可是你却一定要分手!为什么?」她喊,声音却很微弱。 她在挣扎…… 她在求他! 她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爱一个人会这么心痛?为什么他可以这么无情?为什么他能说放弃就放弃? 「没什么好说,也没什么好问了。就当我说过的一切都是谎言,这样妳会释然一点。」他的表情自始至终很冷淡。 他冷漠的口气,就好像正在说的话,只是一般的问候闲谈。 恩熙怔立在医院门口,心底的空洞一分一秒渐渐扩散。 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我送妳回去。」直到他开口说。 「不必。」她回答,几乎是反射性地。 他面无表情。 然后,她木然地对他说:「我们,各走各的路。」不等谋仲棠反应,她转身就走。 直到听见身后传来引擎发动的声音…… 她停下来,怔立,然后回头。 他的车子已经从另一头开出巷口…… 冷漠地开出她的生命。 一名头发灰白、约莫六十岁出头、身材微胖的妇女焦虑不安地坐在亚洲四季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此刻她正贼头贼脑地转动眼珠,带着兴奋以及紧张的心情,等待着坐在自己面前那名威权十足的男人开口跟自己说话。 「刚才妳所说的,确定都是实话?」过了一分钟之久,谋远雄才终于开口。 「当、当然是实话了!我怎么敢欺骗董事长呢?」尤杏桃急切的模样,只差没举手发誓。 「这么说,当年文爱确实生下一名女儿?」 「是呀!」 谋远雄垂下眼。过度振奋与激越的心情,让他的心脏微微疼痛起来。 「好了,没妳的事了!」在旁作陪的王部长见状,立刻站起来跟尤助产士说:「妳跟我出来。」 「啊?这样就没事了?」尤杏桃错愕地瞪大眼睛。 「把实话说完,当然就没妳的事了!」王部长斥喝她。 「可是……」 「有什么话先跟我出来再说!」 尤杏桃皱起眉头,觉得有点无趣。「好吧!」她不情愿地说。 本来还以为见到董事长后她就可以先拿钱,没想到直到现在还是摸不到半张钞票。 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前,尤杏桃下意识地回头看了坐在角落那个年轻人一眼…… 然后打个寒颤。 刚才进来的时候,王部长根本没跟她介绍那个年轻人是谁。这个年轻人一身西装毕挺,长相出奇俊俏,可惜那对锐利的眼睛看起来就跟杀手一样冷酷! 等王部长和尤杏桃走出办公室,谋远雄才开口说话:「现在已经证实了,李恩熙,她确实是我的女儿。」他慢慢抬头,接触到谋仲棠冰冷的眼神。 「董事长打算怎么做?」过了半晌,谋仲棠才开口。 「既然知道真相,我……」谋远雄垂下眼,然后沉重地说:「虽然很困难,但是我会找一个适当的时机跟她相认--」 「您不能认她!」谋仲棠突然道。 「你说什么?」谋远雄倏地抬起头。 「如果您认她,就会立刻失去您的儿子跟您的妻子。」 「你是什么意思?」 「两个家庭,您只能选一个。」 「仲棠!」 「母亲不会接受她,绝对不可能接受!」谋仲棠的眼神比谋远雄冷酷、口气比谋远雄还坚决。「如果您一定要认李恩熙,就代表您选择抛妻弃子!一旦您做出这种决定,就不可能再回头。」 谋远雄瞪大眼睛…… 他听着心寒! 他竟然没想到这一层! 「我欠恩熙跟她母亲太多,我怎么能不认她?」谋远雄惊愕地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在颤抖。 「现实就是如此,人生不能两全。」谋仲棠定定地直视自己的父亲。一或二,您只有一种选择。」冷静地提醒。 谋远雄瞪着自己的儿子…… 「你不希望我认她?」他怔然地问。 「这不是重点。」谋仲棠没有表情。「重点是,您的抉择。」他的回答很冷酷。 这时谋远雄才悚然惊觉-- 仲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事事尊崇自己意志的儿子。 「如果我决意认她,你会怎么做?」谋远雄沉声问。 谋仲棠直视父亲。 父子间陷入冗长的沉默…… 「真有那一天,您一定会知道答案。」这是谋仲棠的回答。 这不着边际的冰冷答案,荒谬地让谋远雄感到一股威胁-- 一股挟杂着沉重、痛心、充满警言意味的威胁! 尤杏桃跟着王部长下楼时,频频左右张望。 她这辈子第一次到这么漂亮的地方,除了好奇,更觉得新鲜。 「部长、部长!」她停在酒店大厅站着不走。「今天一大早我跟你一起赶车过来,到现在都过中午了还没吃饭,我的肚子好饿呢!」 王部长回头瞪着她。「现在不是要让妳离开了?离开后妳就可以去吃饭了。」 「可是人家对台北不熟嘛!而且现在已经过中午了,你请我吃一顿饭难道不行吗?」 王部长皱起眉头。「妳想在这里吃饭?」 「当然呀!这里这么漂亮,东西一定很好吃!」尤杏桃涎着脸说。 王部长撇撇嘴。「好吧!我叫人帮妳安排一下。」 「谢谢、谢谢部长,我就知道您这个人做人最好了!」尤杏桃谄媚地阿谀王部长。 他举手招唤大厅经理过来,懒得理她。 经理看到王部长举手招呼,正要跑过来的时候,门口突然进来一个很重要的人物-- 姜羽娴一走进饭店大厅,除了一般工作人员不认识董事长夫人外,大厅经理以及餐厅经理一见到她都忙着行礼。 「哟,那位高贵的夫人是谁啊?怎么连经理都要跟这位夫人鞠躬行礼啊?」尤杏桃也注意到了。 尤杏桃一回头,居然连王部长也跑过去了! 「夫人您好,您是来找董事长的吗?」在姜羽娴跨进电梯前,王部长成功地拦住她,并且非常有礼地跟姜羽娴鞠躬。 尤杏桃已经悄悄跟到王部长身后,瞇着眼仔细打量起板着脸、根本不搭理人的姜羽娴。 「董事长在吗?」姜羽娴冷冰冰的脸孔上,连一点笑容都没有。 「董事长跟总经理都在。」王部长紧张起来。 往常夫人见到自己至少还会卖个面子、给个笑脸,今天却一反往常,冷冰冰的模样连口气都不怎么友善。 「两个都在最好!」姜羽娴嗓音突然大起来,然后调头就跨进电梯。 王部长愣了一下。 电梯门一关上,尤杏桃就挤到王部长面前。「唉哟,人看起来很高贵,不过脾气好像不太好的样子喔!」她讪讪地笑道。 王部长瞪了她一眼。「那位是董事长夫人,妳不要乱讲!」厉声训斥。 尤杏桃缩缩脖子。 「妳不是要吃饭吗?走吧!」王部长脸色难看,转身就走。 「噢!」尤杏桃漫应一声,回头看了电梯一眼…… 撇撇嘴,她这才回头跟着王部长的后脚踏上楼梯,走进饭店二楼一家日式自助餐厅。 ◎编注:《别来无恙》之六~矛与盾,即将于近日内出版,敬请期待!

恩熙清醒时,已经过了两天。 相较于昨日,今天的天气很好,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不断螫着她的眼睛。 「早!」护士进来的时候笑容满面,轻快地跟她打招呼。 「早……」恩熙听到自己虚弱的声音在回答。 然而她却想不起来,她是怎么被送到医院的。 「妳要好好休息,这样手腕上的伤才会很快好起来!」 经护士一提醒,恩熙才发现自己手腕绑上了绷带。「我受伤了吗?」 「对,外伤不严重,只有手腕骨头挫伤,前天晚上那位先生送妳到医院的时候,妳有休克的现象,不过经过紧急急救后已经没有大碍。但是妳有脑震荡的迹象,所以还要住院观察一个礼拜,一个礼拜后没有并发其他症状就没事了,以后只要好好休息就可以恢复健康。」护士笑着对她说。 因为虚弱的关系,恩熙的反应有点迟钝。 「妳刚才说……那位先生?是一位姓谋的先生吗?」 「对,是谋先生,因为院长与谋家的关系很好,所以妳到达医院后马上就送进急诊室,因为马上急救的关系,对妳的身体不会有太大的损伤。」这位是护理长,所以她知道的内幕也特别多。 李恩熙这个病人是被特别关照过的,她住的病房也是全医院最好的头等病房,由护理长亲自照料服务。 「那么,那位谋先生……他现在在哪浬?我想见池。」她说话的时候会牵动伤口,因为疼痛所以显得很吃力。 「他刚刚才出去,应该等一下就会回来了。」护理长话才刚说完,病房的门就被打开。「噢,是谋先生回来了!」 恩熙吃力地转头,看到走进来的人却不是谋仲棠,而是谋远雄。 护理长很有礼貌地跟谋远雄点个头,然后才走出病房。 「妳醒了?」谋远雄走进来,看到恩熙已经清醒,他显得很高兴。「怎么不闭着眼睛好好休息?妳现在身体很虚弱,一定要养足体力才行。」 「是您……」恩熙困惑地问:「是您送我到医院的?」 谋远雄沉下眼、收起笑容,他知道恩熙要问的人是谁。 「不是,是仲棠送妳到医院的。」 「那么,他人呢?」 「妳好好休息养病,等妳病好了,我就叫他来见妳。」谋远雄别开脸,然后在床边坐下。 「他,为什么不来看我?」 「饭店的事很忙,所以我叫他不要过来。」谋远雄答。 恩熙看了谋远雄很久。「是这样吗?」然后问。 谋远雄沉着脸,突然对她说:「妳不应该再见他,更不应该这么固执。」顿了顿,他决定把话说下去:「如果不是追着他的车子跑,妳就不会发生车祸,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让我心痛!」 恩熙沉默地看着谋远雄…… 「董事长,谢谢您关心我……」 「我不止是关心妳!我跟妳!我跟妳的感情就像父女一样,现在妳的身体受到这么严重的伤害,我看到妳这个样子真的很难过!」谋远雄想要立刻说出真相,但是他一直握紧拳头忍耐着。 恩熙才刚清醒,现在身体非常虚弱,他怕现在就说出真相会伤害到她! 「对不起……」 「好了,」谋远雄对她说:「现在妳好好休息,不要再说话,等妳身体好一点我就叫仲棠来看妳。」 恩熙点头。「好。」她虚弱地答应,然后闭上眼睛。 事实上,她真的累了,才刚醒来就讲这么多话已经耗尽她的力气…… 现在她要赶快把自己的身体养好,这样就可以早日跟谋仲棠见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姜羽娴刚到信义区一家高级餐厅,等不了多久宋牧桥就到了。 「妳这样一直找我见面,很容易就会被别人注意到。」坐下后,宋牧桥就对她说。 「我没有办法!」姜羽娴的表情很痛苦。 「我只要一想到那次尤杏桃对我说的那些话,就觉得很害怕!我到现在还想不通,她怎么会出现?为什么还会找到我家里来?」 「她有再去骚扰妳吗?」 「没有!但是最近我常常接到不讲话的电话,我问是谁也不出声音,每一次都把我吓得半死!」 宋牧桥低头沉吟。 「我在想,现在与其按兵不动,不如主动出击!」 「你是什么意思?」 「她要的应该就是钱而已!我觉得,应该主动去找她。」 「主动找她?」姜羽娴听了更害怕。 「找她做什么?如果她有其他目的的话,到时候该怎么办才好?」 「我已经说过交给我处理!」宋牧桥对她说:「事实上,最近我已经查到她在台北的住址,现在她住在内湖一幢出租公寓里,奇怪的是,承租人的名字,是亚洲四季饭店的王部长。」 「因为她是王部长的亲戚,我在台北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王部长也在场,就是他跟我说尤杏桃是他的亲戚的。」 宋牧桥表情存疑。「那个年代在那种乡下地方,就算没有执照也可以执业!尤杏桃这个人,只是一个粗俗的乡下农妇,因为学会接生的技巧所以成为助产士。王部长年纪虽然大,但却是受过教育的读书人,况且他也不是南部人,怎么可能会有尤杏桃这样的亲戚?」 「可是,王部长干嘛骗我?」 「我这只是合理的推断,也不一定是事实。」 宋牧桥虽然这么说,但是却导致姜羽娴的疑惑更深。 「如果真的就像你推断的这样,那么王部长为什么对我说尤杏桃是他的亲戚?而且她怎么会到饭店去?」 「关于这件事我会再调查,但现在我会先去找尤杏桃!」 「你可不可以不要去找她?」 「怎么?妳怕什么?」 「我不是害怕!」姜羽娴别开眼,脸上带着哭意。 「我只是因为不能听到……」 她突然哽咽起来,然后就说不下去了! 宋牧桥的脸色忽然变得晦暗…… 他知道姜羽娴想说什么,其实就连他自己也必须鼓起勇气,才能去找尤杏桃谈判! 「妳不用烦恼,反正跟她接触的人是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或者有什么后续发展,我一定会一五一十告诉妳!」 「会有什么后续发展?」姜羽娴突然拔高声调,睁大眼睛瞪着宋牧桥,整个人显得有点歇斯底里。「你刚才说会有什么后续发展?!难道这么多年来我被折磨的还不够吗?每次只要我一想到我们当年做的事就觉得很后悔!而且那个时候我真的不应该被鬼迷了心窍,居然会做出那样的事情!」 「妳小声一点!」宋牧桥左右看了一遍,确定餐厅里没有熟人也没有可疑的人后,才回过脸看着姜羽娴。 「妳这么激动也没有用,现在重要的是平静下来,把这件事摆平!」 姜羽娴全身颤抖,她哀怨地从皮包里拿出手帕,用力擦掉眼眶里的泪光。 事实上,姜羽娴很清楚,尤杏桃这个人再出现,就已经意味她的生活不可能再回复平静…… 因为尤杏桃的出现让她想到二十多年前,为了报复丈夫的无情她所做的错事!更可怕的是,为了巩固地位并且拉回丈夫的心! 她亲手把自己的亲生骨肉送走,然后从一名南部农妇那里抱了一个孩子,把自己的女儿换成了儿子! ***bbscn***bbscn***bbscn*** 一直到即将出院那天,恩熙仍然没有等到谋仲棠来看她。 「司机会送我们到妳住的地方。」在车上,谋远雄对她说。 「回拉面店吗?」恩熙问。 休假这么多天没上班,她不知道老板会怎么想? 「不是。」 「不是?我是住在拉面店的宿舍没错啊!」 「我已经安排一间公寓,妳暂时先住那里。」谋远雄对她说。 「董事长?」 「等一下到那里,我有话跟妳说。」谋远雄知道她有很多疑问,等一下他会把事实全都告诉她。 恩熙没有再说话。 她低头瞪着自己的膝盖,实在不愿意自己的生活被人安排,尽管董事长是出自一片好意。 「妳怎么不说话?」过了半晌,谋远雄问。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谋远雄敛下眼。 「妳是不是不喜欢我安排妳住的地方?」 沉默了一会儿,恩熙才回答:「其实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一字一句,很谨慎地说:「也许董事长觉得我在拉面店工作很辛苦、但是过去我曾经说过,父母疼爱孩子,但是不能用错方法。虽然董事长的心情,就像父母疼爱孩子一檬疼爱着我,但是如果过分保护孩子,不愿意让孩子吃苦,那么孩子也就永远不会成长,变成通情达理、成熟世故的大人。」 谋远雄不说话。 恩熙抬起头,看着谋远雄然后接着对他说:「董事长,我知道您很照顾我,但是拉面店工作并不会让我生病、或者受伤,相反的,在那里工作我也一样在学习,而且因为吃苦,所以对于人生有更深的体悟,也更坚定自己的人生目标!」恩熙温柔地说:「对于未来我是有规画的,您真的不必担心我。除非自己放纵自己沉沦,否则环境不会打倒一个人,相反的,恶劣的环境会磨练人的心志,有能力的人还可以借助环境的磨练,成就一番事业!」 「我同意妳的话,但是我不能让妳再这样下去。」谋远雄对她说。 恩熙这番话,听在谋远雄耳里确实很受感动,但是毕竟天下父母心,既然现在谋远雄想对她做出弥补,就不可能再看着她受苦。 「董事长——」 「这次妳就听我的,不要跟我辩驳,以后我安排给妳的工作一样不轻松,但是妳可以学到更多事情!」 恩熙垂下眼,不再试图说服谋远雄。 她知道董事长已经打定主意,是不会改变决定了。 而这是董事长的一番好意,如果她坚持反对,就会伤了他的心。 十五分钟后,司机已经将车子开进仁爱路一条僻静的小巷子,然后在一幢外观新颖的小豪宅式公寓前停车。 「就是这里了,下车吧!」谋远雄对她说。 下车后,恩熙跟着谋远雄一起走进公寓。 公寓经理早巳经在楼下的大厅里等待,一看到谋远雄,他立刻走过来招呼,脸上堆满笑容。「谋董事长,请您跟我来!」 恩熙跟在后面,一起搭电梯上楼。 这是一幢饭店式管理公寓,所以有大楼经理还有管家和物业管理员。恩熙的房间被安排在十三楼,落地窗外的视野跟景观都不错,远眺可以看到仁爱路的林荫大道,和下面的喷水池以及灯海,非常的漂亮。 这间公寓虽然不大,但却很豪华! 恩熙从来没有住过这样的地方,站在里面,她显得很拘谨。 「妳过来这里坐下。」经理走后,谋远雄就喊恩熙。 恩熙走过去,在沙发上坐下。 「以后妳就住在这里,过一阵子我再帮妳安排工作。」 「董事长?」恩熙觉得很惶恐。 「我怎么可以住在这里,可是却什么事都不做呢?这样是不对的,而且我也担当不起!」 「妳想要说什么我都知道。」谋远雄对她说:「但是我会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现在我就是要告诉妳,为什么安排妳住在这里,以及妳未来的工作。」 恩熙看着董事长,等待董事长说下去…… 「我要告诉妳,」顿了顿,谋远雄定定地看着恩熙,然后对她说:「其实,妳是我的亲生女儿。」 即使恩熙有预感,即将听到的话不会太寻常,但是她却没料到会听见这样的答案—— 「不可能的,」恩熙摇头,直觉这是个玩笑。「我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会是您的亲生女儿?董事长,您一定是在开玩笑!」 这太荒谬了! 荒谬到就像愚人节的笑话一样,带着戏弄人的味道。 「我不会跟妳开玩笑,我说的全部都是事实。」谋远雄的态度和语气很认真。 恩熙愣住了。 她很迷惑,因为突如其来的这一番话让她完全不能分辨…… 「您刚才说,我是您的亲生女儿,所以您就是我的……」她顿了顿,然后才接下说:「我的亲生父亲?」 谋违雄点头。「对,妳完全了解了。」 「不可能!」她立刻否定。「您怎么可能会是我亲生父亲?您怎么会知道我是您的女儿,而且我的母亲也不是董事长夫人!」 「她是文爱。」谋远雄接下她的话。「妳的母亲,也是我的情人,就是文爱。」 恩熙僵住…… 「您的情人?」她怔怔地问他。 谋远雄别开眼。「我跟文爱相恋的时候,已经结婚了。后来她跟我分手,当时我并不知道她肚子里怀了妳,否则我不会答应让她离开的。」 恩熙摇着头,半是震惊、半是不相信。「您怎么能确定我是您的女儿?我可能是我妈跟任何男人生的!」 因为不想接受这个事实,所以她怀疑自己的母亲。 「文爱怀妳的时候,只跟我在一起。」谋远雄对她说:「她是一个性格很执着的女人,而且当时我们确实相爱,文爱跟我在一起的时候,绝对不可能同时跟其他男人在一起。」 恩熙呆住了,她完全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 「当然,我不会因为猜测就一厢情愿认为,妳就是我的亲生女儿。」谋远雄继续往下说:「关于这件事,我曾经亲自拜访过妳小时候住的育幼院,也找到了当年帮文爱接生的助产士,听到她亲口确认,才肯定妳是我的亲生女儿。」 「您现在在说什么……」恩熙完全不相信,她没办法接受!「您到底知不知道您现在在说什么?!」 「我知道妳不能接受!」 「我当然不能接受!而且您现在说什么我都不想听,因为我觉得您根本就在开玩笑!」说完话,恩熙转头就走! 「如果妳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叫仲棠来告诉妳!」谋远雄这么对她说。 恩熙僵在门口,她没有办法再动弹…… 因为他居然提到了谋仲棠的名字! 「妳听我的话,今天晚上先住下来,明天我就会叫仲棠过来,我今天告诉妳的话妳可以当面问他。」谋远雄走到恩熙身边。「妳不相信我没关系,但是仲棠不会骗妳。」他对她说。 恩熙呆在那里,全身血液降到了冰点。 谋远雄慢慢垂下眼,然后他沉默地离开了这间小公寓。 ***bbscn***bbscn***bbscn*** 再怎么样,她都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 谋远雄离开后,恩熙迟缓地走回客厅,然后坐在沙发上发呆。 过了不知道多久,恩熙看到沙发旁边的小几上有一具电话,她回过神,拿起听筒开始拨号—— 「喂?」 「我现在要见你,你马上出来。」 听到恩熙的声音,谋仲棠沉默了一会儿。 他知道恩熙已经得知真相。 「明天我会去见妳——」 「我现在就要见你!」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如果现在没见到你,我根本就没办法平静!我觉得我会疯掉,难道你想看到我疯掉吗?如果你现在不来的话,我就到你家去找你,我可能会在你母亲面前问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从电话里面听起来,她的情绪非常不稳定。 「好,我现在过去。」他终于承诺。 「你知道我在哪里吗?」 「我知道。」 恩熙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后,她的眼泪就开始往下流…… 他早就知道了吗?他早就已经知道真相了吗? 她无言地问自己,不能控制悲伤和痛苦的情绪在内心酦酵! 一种绝望的感觉啃蚀着她的心灵,除了母亲去世那一次,现在的痛苦是她一辈子都没有经历过的…… 那是痛到心窝里,几乎会停止呼吸的疼痛。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医务职员说妳明日晚间不能够出院,未来自己哪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