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李自成合群贼围开封,从聘年八十有二矣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71 发布时间:2019-09-28
摘要:李鸿基决河灌汴梁 马从聘 张伯鲸 宋玫(族叔应亨 陈显际 赵士骥等) 范淑泰 高名衡 徐汧 鹿善继 运城即古彭城,喉腔九州,域阃中夏,水陆都会之地。太祖第五子,初封公子光,国姑臧

李鸿基决河灌汴梁

马从聘 张伯鲸 宋玫(族叔应亨 陈显际 赵士骥等) 范淑泰 高名衡 徐汧 鹿善继

运城即古彭城,喉腔九州,域阃中夏,水陆都会之地。太祖第五子,初封公子光,国姑臧,寻改封于此,为周王。先是,崇祯十五年7月十二二十日乙巳,李闯合群贼围南充,穴城攻之。七昼夜不息,巡按高名衡,率司道官婴城固守,军饷告匮,周王出库金五八千0,买米麦饷守陴者,复悬金募死士,击死一贼者,予五十金。兵民皆踊跃共击贼,贼退数舍,豫抚李仙风督诸将至,吉安贼退,马威海围解。仙风与高名衡互相讦奏,诏逮仙风,仙风自经死,遂以高名衡御史云南。十二月,自成复围丹东,名衡与推官黄澍、总兵陈永福、游击左明国等力守。周王储库金于城头,擒一贼者,予百金;斩一贼者,五十金;战殁者恤其家;病者以轻重为差。自成攻围数日,亲帅诸将于承明门下耀武。时永福可以称作神箭,从城上射自成,中左目几死,遂收兵不出。已而拔营屯朱仙镇,与丁启睿、左良玉等战,及十四年甲午4月二十二十10日庚午,自成复攻平顶山,在此以前两攻不克,士马多杀伤,自成乃申约围而不攻,以坐困之。10月,自成陷开、亳;10月,命侯恂以兵部军机章京总督援剿。官兵讨贼,与孙传廷援眉山。7月,停云南乡试,以淮南久围不解也。三月,丹东久困食尽,人相食。时罗汝才亦食尽,谋他徙。自成分粮以馈之,约破乐山,以东隅属汝才。汝才乃留不去。四月,河决,晋中势如山岳,水骤长一丈,士民溺死数100000,周王府第已没,率官眷及诸王露栖城上七昼夜。督师侯恂,以舟师迎王。二十二日庚申,总兵卜从善,以海军至滨州城上,推官黄澍扎木为牌,从王乘夜渡达堤口,得免覆溺。汴梁佳丽甲中州,群盗心艳之,前后三攻汴,士马死者无算,贼积恨矢必拔,久怀灌城之谋,顾以子女宝贝山积,不忍弃之哈尼族。至是河大决,百姓生齿,尽属波臣矣。黄澍以守御功,诏授上卿。旧事云:自成决河灌汴城中,诸贵官欲自为脱计,亦凿堤引水,汴梁遂陷。名衡等乘舟溃围走,上念防止费劲,不深罪,但罢名衡等官而已。名衡,字平仲,号鹭矶,西藏郑城府沂州人,崇祯丙午贡士,授如皋知县,调兴化,考选为安徽道里胥,巡按江苏。崇祯己丑,李枣儿破雒阳,下汝郏,乘胜趋汴。自五月十30日至十二十五日,并力疾攻者三二十八日夜,名衡百道御之,贼乃退。上嘉其能,命为佥都都尉,教头广西。是冬,贼复围钱塘,名衡固守经年,及汴没,名衡渡河而北,贼解去,得请告归里。丁亥,北兵攻下沂州,名衡夫妇抗詈不屈,死之。虞山钱谦益吊之。有三良诗。三良者,汪乔年、段增辉,暨名衡而三,皆谦益门人也。黄澍,字仲霖,山东邺城籍,南直徽州休宁人。崇祯甲辰进士,授大同推官,贼灌汴时,澍方坐署中,忽报大水至,视之已及案下矣。大惊急登高,城将没,白周王曰:须扎木筏乃可出,王以是免。甚德之,澍遂得擢太师。

马从聘,字起莘,灵寿人。万历十八年进士。授青州推官,擢参知政事。勋卫李宗城册封平秀吉逃归,从聘言其父言恭不当复督戎政,不从。出理两淮盐课,言这几天天柱山崩离,坼者里余,由开矿断地脉所致,当速罢,不报。奸人田应璧请掣卖没官余盐助大工,帝遣中官鲁保督之。从聘极陈欺罔状,不从。还朝,改按湖北,又按苏、松,请免增苏、松、常镇税课,亦不报。以久次擢太仆少卿,拜右佥都令尹,经略使延绥,失事夺俸。既而有捣巢功,未叙,引疾归。加兵部右令尹。家居凡二十余年,终熹宗世不出。

【列传第一百五十五马从聘(耿廕楼)·张伯鲸·宋玫(族叔应亨·陈显际·赵士骥等)·范淑泰·高名衡(王汉)·徐汧(杨廷枢)·鹿善继(薛一鹗)】

张民表,号林宗,海南开中学牟人,宫保孟男之子也。万历乙卯贡士。十上春官,不第,藏书数万卷,手动和自动点定。喜诗及行草,好施与,结宾朋,家遂中落。时时往中牟,荡舟于郭外之南陂。客至即拉与俱,无日无客,无客不醉。顶高冠,系二带,带上绣东坡“半升仅漉渊叨酒,三寸才容子夏冠”之句。天天醉陂头老杏下。崇祯乙卯,寇围大梁,民表劝当事,密檄左良玉趋宛城,背北城而阵,通密西西比河一线,以为饷道。又符合陈永福,兵列城外,勿听入,入则城中饷竭,势且民与兵俱尽,皆不听。围城五阅月,日夜登陴,水灌城,负古代人神主,抱诗文稿三尺许,登木筏,顾求登者众,不忍却,移筏就之,筏旦沈,乃移筏登屋,屋上人垂绠相接,民表老且乏食,数上下者久之,水大至而没。年七十有三。次子允隼,及门人文人皆从焉。长子允售,泅水至西城,请救父,骂贼而死。幼子允隹大,凭浮木,依老仆妇栖屋上,垂两天夜,老妇饿,欲啖之,急附浮木顺流下,得渡舟次免,赖父门人周亮工求得之,抚诸其家,而民表遗骸,则高名衡得而葬之柳园云。

崇祯十一年冬,大清破灵寿。从聘年八十有二矣,谓其三子曰:“吾得死所矣。”又曰:“吾大臣,义不可生,汝曹生没有毒也。”三子不从。从聘缢,三子皆缢。赠兵部御史,谥介敏,官其一子。

  马从聘,字起莘,灵寿人。万历十四年进士。授青州推官,擢参知政事。勋卫李宗城册封平秀吉逃归,从聘言其父言恭不当复督戎政,不从。出理两淮盐课,言近些日子衡山崩离,坼者里余,由开矿断地脉所致,当速罢,不报。奸人田应璧请掣卖没官余盐助大工,帝遣中官鲁保督之。从聘极陈欺罔状,不从。还朝,改按吉林,又按苏、松,请免增苏、松、常镇税课,亦不报。以久次擢太仆少卿,拜右佥都节度使,节度使延绥,失事夺俸。既而有捣巢功,未叙,引疾归。加兵部右军机大臣。家居凡二十余年,终熹宗世不出。

中牟县,属开封。

耿荫楼,从聘同邑人也,字旋极。天启中,任临淄知县。久旱,囚服暴烈日中,哭于坛,雨立澍。摄寿光,祷雨如临淄。崇祯中,入为兵部主事,调吏部,历员外郎,乞假归。城破,偕子参并死之。赠光禄少卿。

  崇祯十一年冬,大清破灵寿。从聘年八十有二矣,谓其三子曰:「吾得死所矣。」又曰:「吾大臣,义不可生,汝曹生没有毒也。」三子不从。从聘缢,三子皆缢。赠兵部太傅,谥介敏,官其一子。

周王出金赏士,卒得其力以保城堡,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也。贤于秦、楚二王拥资千百万,拱手馈贼远矣。然周王所感到此者,无她,见之明耳。谓城垣既陷,身且不有,而况于金乎?城苟得保,何患乎无金。岂若作贼于守库者之愚哉?

张伯鲸,字绳海,江都人。万历四十四年举人。历知会稽、归安、鄞三县。天启中,大计,调补西峡。

  耿廕楼,从聘同邑人也,字旋极。天启中,任临淄知县。久旱,囚服暴烈日中,哭于坛,雨立澍。摄寿光,祷雨如临淄。崇祯中,入为兵部主事,调吏部,历员外郎,乞假归。城破,偕子参并死之。赠光禄少卿。

自贼乱以来,杀人不可胜数,其最烈者,无如献忠之屠武昌、自成之淹汴梁也。夫图大事者,当以得人为本。张李所为那样,可是黄巢、赤眉之徒耳。天心人心胥失之矣。欲不速亡得乎?吾闻自成矢镞入睛,牢不可拔,每当阴雨,则痛20日,御一女则血不仅。其与献忠眉心脓秽不绝,俱天所以报其好杀也。其不死也几希矣!

崇祯二年,稍迁户部主事,出督延、宁二镇军储。自黄甫川西抵宁夏千二百里,不产五谷,刍粟资各市。丹霞山沿莱茵河汉、唐二渠,东抵花马池,素沃野,亦萧条甚。伯鲸疏陈其状,为通商惠工,转菽麦。又仿边商业中学盐意,立官市法以招之,军队和人民称便。大盗起延绥,擢伯鲸兵备佥事,辖梅州中路。击破贺思贤,斩一座城、金翅鹏,败套寇于长乐堡。太师陈奇瑜上其功,诏进三阶,为右参与政务,仍视兵备事。

  张伯鲸,字绳海,江都人。万历四十八年贡士。历知会稽、归安、鄞三县。天启中,大计,调补伊川。

客有黄石来者,告余云:城周二十里,大如阿德莱德,而周王则有外罗城,内有紫金城两座,在府城西北隅十余里,王殿俱用琉璃瓦,后有牟山,俨如帝居。清初废为贡院,殿砖悉拆修筑新城,王府门旧有石狮。高八尺许,今没土中,独有狮耳数寸揭示。平顶山旧城俱被泥沙围拥,地下垣形卑甚也。大宋代即于墉上加筑新城,颇觉高隆。曩时百姓辐辏,自流寇决河以来,遂疏落矣。城内庐舍茅瓦各半,乡野瓦房仅十之三耳。又云城陷,德州几无人,客过汝宁府光山县,凡行六日,不见一位。途中草长数尺,不虞盗贼,止防狼战。行者各带柳木棍一条,时隔河有狼数百,众大惧,然狼亦畏棍,不敢渡河。宁波优人王某,曾经在周王府中等教育戏,亲遇水难,逃归述云:水既浸入城,百姓多死,悉栖城堞上。久绝粮,城上俱卖人肉。凡三十夜,周王制止之。有一位腰下藏炊饼,大如钱,每饼私卖银一钱二分,凡水面苔藻,风云飘至,争取食之。有得生者。有以布食而生者。若食纸则人必死。时有一富家,见水大至,急以汴京二座,用厚扎缚,将轻宝系其下,身藏干粮,栖Yu Liang上,顺流而下,千有余里,乃得生。李枣儿将罗德岛河一决,凡沉没八百里生民,死者不可计,如此阴毒,而欲成大事得乎?

五年春,奇瑜迁总督,遂擢伯鲸右佥都太师代之。督总兵王承恩等分道击破插汉厅长及套寇于双山、鱼河二堡,斩首三百。今年,以拾遗论罢。寻论延绥功,诏起用,荫子锦衣千户。

  崇祯二年,稍迁户部主事,出督延、宁二镇军储。自黄甫川西抵宁夏千二百里,不产五谷,刍粟资外省。太华山沿莱茵河汉、唐二渠,东抵花马池,素沃野,亦荒疏甚。伯鲸疏陈其状,为通商惠工,转菽麦。又仿边商业中学盐意,立官市法以招之,军队和人民称便。大盗起延绥,擢伯鲸兵备佥事,辖孝感中路。击破贺思贤,斩一座城、金翅鹏,败套寇于长乐堡。太史陈奇瑜上其功,诏进三阶,为右参与政务,仍视兵备事。

古典法学原来的书文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十年秋,杨嗣昌议大举讨贼,遣户部一尚书驻巴中,专理兵食。帝命傅淑训。二〇一三年,淑训忧去,即家起伯鲸代之,如淑训官。又过年,熊文灿抚事败,嗣昌自出督师,移伯鲸赣州。文灿之被逮也,言剿饷不至者六十余万,伯鲸坐贬秩。

  七年春,奇瑜迁总督,遂擢伯鲸右佥都士大夫代之。督总兵王承恩等分道击破插汉秘书长及套寇于双山、鱼河二堡,斩首三百。前一年,以拾遗论罢。寻论延绥功,诏起用,廕子锦衣千户。

十五年,召为兵部左太傅。二零一六年,令尹冯元飙在告,伯鲸摄部事。召对万岁山,疾作,中官扶出,遂乞休。又过大年,京城陷,微服遁还。福王立于Adelaide,伯鲸家居不出。久之,湖州被围,与当事分城守。城破,自经死。

  十年秋,杨嗣昌议大举讨贼,遣户部一里胥驻雅安,专理兵食。帝命傅淑训。2018年,淑训忧去,即家起伯鲸代之,如淑训官。又过年,熊文灿抚事败,嗣昌自出督师,移伯鲸湖州。文灿之被逮也,言剿饷不至者六十余万,伯鲸坐贬秩。

宋玫,字文玉,莱阳人。父继登,万历三十二年举人。历官山东右参议。天启七年大计谪官。玫即以是年偕族叔应亨同举进士,玫授虞城知县,应亨得清丰。

  十八年,召为兵部左大将军。二〇二〇年,上大夫冯元飙在告,伯鲸摄部事。召对万岁山,疾作,中官扶出,遂乞休。又过大年,京城陷,微服遁还。福王立于马那瓜,伯鲸家居不出。久之,德阳被围,与当事分城守。城破,自经死。

崇祯元年,玫兄琮亦举举人,知祥符,而玫以才调繁鼓楼区,四人壤地相接,并有治声。应亨迁礼部主事,玫亦擢吏科给事中。尝疏论用人,谓:“帝王求治之心愈急,则浮薄喜事之人皆饰诡而钓奇;主公破格之意愈殷,则巧言孔壬之徒皆乘机而斗捷。”众韪其言。时应亨已改吏部,累迁稽勋校尉,落职归。玫方除母丧,起故官,历刑科都给事中。请热审核概算行于天下。又言狱囚稽滞瘐死,与刑死几相半,宜有矜释。帝采取之。迁太常少卿,历乐山卿、工部右节度使。玫父继登已久废,至是为吉林右参与政务。学院士周延儒客盛顺者,为广东参知政事熊奋渭营内召,果擢圣彼得堡户部上大夫,继登老爹和儿子信之。

  宋玫,字文玉,莱阳人。父继登,万历三十二年举人。历官青海右参议。天启三年大计谪官。玫即以是年偕族叔应亨同举进士,玫授虞城知县,应亨得清丰。

千克年夏,廷推阁臣,顺为玫营推甚力。会诏令再推,玫与焉。帝已中浮言,疑诸臣有私。比入对,玫冀得帝意,侃侃敷奏。帝发怒,叱退之,与吏部御史李日宣等并入狱。日宣等遣戍,玫除名,顺乃惊窜。

  崇祯元年,玫兄琮亦举举人,知祥符,而玫以才调繁通许县,多少人壤地相接,并有治声。应亨迁礼部主事,玫亦擢吏科给事中。尝疏论用人,谓:「天皇求治之心愈急,则浮薄喜事之人皆饰诡而钓奇;国王破格之意愈殷,则巧言孔壬之徒皆乘机而斗捷。」众韪其言。时应亨已改吏部,累迁稽勋参知政事,落职归。玫方除母丧,起故官,历刑事检察科都给事中。请热审核概算行于整个世界。又言狱囚稽滞瘐死,与刑死几相半,宜有矜释。帝接纳之。迁太常少卿,历乐山卿、工部右知府。玫父继登已久废,至是为云南右参与政务。大硕士周延儒客盛顺者,为福建上卿熊奋渭营内召,果擢瓦伦西亚户部郎中,继登父子信之。

闰十十二月,临清破,应亨与知县陈显际谋城守。应亨以城北庳薄,出千金建瓮城,浃旬而毕。玫及邑人赵士骥亦出赀治守具。无何,大清兵薄城,城上火炮矢石并发,围乃解。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复至,城遂破,玫、应亨、显际、士骥并死之。显际,真定人,士骥官中书舍人,并创建举人。玫、应亨有文名。

  十四年夏,廷推阁臣,顺为玫营推甚力。会诏令再推,玫与焉。帝已中流言,疑诸臣有私。比入对,玫冀得帝意,侃侃敷奏。帝发怒,叱退之,与吏部里胥李日宣等并入狱。日宣等遣戍,玫除名,顺乃惊窜。

沈迅,亦莱阳人也。崇祯八年举举人,历知新城、蠡二县,与胶州张若骐同年友善。十一年行取入都。帝以吏部考选行私,亲策诸臣,迅、若骐并得刑部主事。两个人民代表大会恚恨,结杨嗣昌,得改兵部。其年冬,畿辅被兵,迅请于广平、河间、定州、定兴县各设兵备壹人。又请以全世界僧人配尼姑,编入里甲,三丁抽一,可得兵数玖仟0。他条奏甚多。章下兵部,嗣昌盛称迅言可用,乃命为兵科给事中。

  闰十七月,临清破,应亨与知县陈显际谋城守。应亨以城北庳薄,出千金建甕城,浃旬而毕。玫及邑人赵士骥亦出赀治守具。无何,大清兵薄城,城上火砲矢石并发,围乃解。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复至,城遂破,玫、应亨、显际、士骥并死之。显际,真定人,士骥官中书舍人,并树立进士。玫、应亨有文名。

迅欲自结于帝,数言事,皆中旨。当是时,军兴方棘,廷臣言兵者即认为知兵,大者推督抚,小者兵备,一当事任,罪累立至。于是上下讳言兵,章奏无敢及者。迅极言其弊,乞敕廷臣十六日内陈方略。帝即从其言。迅考选时为掌辽宁江华塔塔尔族自治上大夫王万象所抑,因事劾罢万象,势益张,与若骐尽把持山西事。会顺天府丞戴澳诬劾平远知县王凝命、圣彼得堡推官文德翼贪,迅上疏颂四人廉能,澳下吏削籍。迅累迁礼科都给事中。陈新甲主款,迅面斥其非,廷辨悠久,又言:“杨嗣昌死有余戮,借久案以邀功,陈新甲负罪不遑,移边劳而录荫,非论功议罪法。”帝是其言。迅本由嗣昌进,随众毁谤,时论訾薄之。

  沈迅,亦莱阳人也。崇祯四年举举人,历知新城、蠡二县,与胶州张若骐同年友善。十一年行取入都。帝以吏部考选行私,亲策诸臣,迅、若骐并得刑部主事。三人民代表大会恚恨,结杨嗣昌,得改兵部。其年冬,畿辅被兵,迅请于广平、河间、定州、高阳县各设兵备壹个人。又请以满世界僧人配尼姑,编入里甲,三丁抽一,可得兵数九千0。他条奏甚多。章下兵部,嗣昌盛称迅言可用,乃命为兵科给事中。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李自成合群贼围开封,从聘年八十有二矣

关键词:

上一篇:允升虑帝意动摇,至则忠贤逐东林且尽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