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有了战争就没有了和平,战争依旧那么遥远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46 发布时间:2020-02-27
摘要:现场直播偶尔会将流血漂橹的战争场景带到我们眼前,但是,剧烈的反差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这不是身边的现实。我们正在品着香茶或者咖啡,我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拉扯家常。战争依旧那

现场直播偶尔会将流血漂橹的战争场景带到我们眼前,但是,剧烈的反差让我们清醒地意识到这不是身边的现实。我们正在品着香茶或者咖啡,我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拉扯家常。战争依旧那么遥远,有如一道幕布一晃而逝,日常生活的平安依然香雾缭绕,有条不紊,仿佛亘古如斯也将永远如此。
  工作多年之后的第一个暑假,在看完《追风筝的人》之后,紧接着看了塞拉利昂的童兵——生于1980年的比亚的《长路漫漫》,内心长时间被战争的残酷覆盖着,这种滋味一点也不好受,正如狄金森所说的:
  没有一艘船能像一本书
  也没有一匹骏马能像
  一页跳跃着的诗行那样——
  把人带向远方
  我身不由己,任由这本《长路漫漫》将我带到了漫漫长路的那一边:血腥、暴力和杀戮。我闭上眼睛也无济于事,那些灭绝人性的画面仍然清晰地在我脑海循环放映,就连久已淡忘的儿时看过的战争片也赶来凑热闹,它们一道演绎我内心最剧烈的风暴。
  外部的战争可以无情地消灭我们的肉体,心灵的战争则可以尽情地剥夺我们人之为人的希望与尊严,摧毁我们的理解与信任,同情和爱,当这些美好的东西一一被埋葬之后,我们就成了行尸走肉。我们的信念被挫败,记忆因此麻木。弱肉强食成了唯一的生命法则。生命变成了一场没有终点的煎熬,只剩下动物般的丑恶与凶残在上演。“我”随身携带的唱片成了心灵最后的天堂,只有它还提醒着比亚那越来越远的童年和故乡,只有它能够让“我”记得外婆的衰老和仁慈。
  所有的关于远方的浪漫遐想在战争的镜头前戛然让步,在亲历同伴的死亡之时变得苍白而贫乏:
  从心理上、体力上和感情上来说,旅途中让我最感不安的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尽头,哪里才是目的地。我不知道该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我感到自己一次次地从头开始。我一直处在动荡中,总是在旅途上。有时我会落在后面,想这些事情。活过每一天成了我的人生目标。在一些村里,我们有吃有喝,感到些许快乐,但那是一时的,我们只是过路客。所以我无法让自己尽情欢乐。跟这种感情悲喜不定比起来,单纯的悲伤要好受许多。
  情感的巨大起伏,遭遇的无法预知折磨着这群童真未泯的孩子,他们终日遭受着比死亡更恐怖的袭击,在身体之死来临之前心就死了。“每次有人要来杀我们,我都闭上眼睛等死。虽然我还活着,但觉着每次接受死亡,我就会死去一部分。不久我就会彻底死亡,只剩下我的躯体空壳与你们同行。它比我还要沉默。”赛义杜躺在地上吹气暖手。(第73页)
  《长路漫漫》一书不仅展示了童兵是如何被战争奴役,也显示了心灵创伤的修复难度。只有理解、爱、宽容和耐心可以慢慢缝合这些惨遭战争的童心。
  而这并非偶然现象,它就是我们今天仍然有很多很多童兵面临的共同处境,况且许多战争夹杂着崇高的名义。对于生命的个体来说,我们总想拥有和平自由的生活。毕竟,我们只有此生。可是,如果我们忘记我们身边时常发生的并不遥远的战争,如果我们忘记童兵们的身体和心灵正在遭受巨大的威胁,我们就不可能拥有真正的和平。所以,我们要阅读《长路漫漫》,不断地温习这些痛苦的经验才能感同身受,才能更清醒地认识到在这个日益多元化的世界上,和平本身是“长路漫漫”的事业。

最初看的时候,我想为什么会起这么一个名字呢,战争与和平就如同生与死一般对立,为什么会要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呢。有了战争就没有了和平,整本书看完,我改变了看法。在列夫托尔斯泰内心的世

最初看的时候,我想为什么会起这么一个名字呢,战争与和平就如同生与死一般对立,为什么会要把他们联系在一起呢。有了战争就没有了和平,整本书看完,我改变了看法,在列夫托尔斯泰内心的世界里,战争与和平从来就不是对立也不是孤立的。在和平的环境中,人类心中的战争从未停止过,看书中那些数不清的形形色色的人物,有的人追求自我的荣誉;有的人追求权利;有的人追求金钱;有的人追求情欲。。追求的愈加紧迫和疯狂,内心的战争就愈发惨烈。就如同生与死一样,有些人活着就如同死了一般,有些人死了,他的灵魂却还活着,列夫托尔斯泰不就是鲜明的例子么?他早已经死了,可是他的灵魂和意识还活着,激荡着后人的心灵。拜读完《战争与和平》,我觉得列夫托尔斯泰不仅是一位优秀的文学家,更是一位卓越的军事家,思想家,历史学家和哲学家,是一位大彻大悟的智者,于是对他的无限喜爱与崇敬之情让我有这冲动和勇气去记录一下自己浅薄的感想,

看完整本书,闭上眼睛,脑海里却只有那么少数的几位让我无法忘怀,这几个人物如此真实和鲜活地印在我心里,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的他们代表着几个非常典型的人物类型这几个人物贯穿整本书的情节,他们各自拥有不同的思想和性格,在他们各自不同的人生轨迹中,都经历了一场身心战争与和平的洗礼。

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我忍不住想说说安德烈这个人,他留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也是我很喜欢的一个人物,单纯,正值,善良,也固执这个人物贯穿整本书,他的成长经历让我纠结、心痛、惋惜、也温暖过,安德烈是一个悲情人物,他的一生只有在即将死的时候才真正得到了幸福,生的时候活的压抑,自我,冷漠,自闭。

义无反顾的参军,面对怀孕的妻子的挽留与想念的无动于衷等等都为安德烈后来的悲情人生拉开了帷幕安德烈这个人物性格的巨大转变发生在两次死亡面前。第一次面临死亡之前的那段岁月,安德烈一心只想出人头地和夺取荣誉并且被认同在和平的表像下,安德烈内心的战场早已硝烟四起,内心战争的导火索不是拿破仑,而是对于自我荣誉的疯狂追逐。他只向往荣誉,出名,向往受人爱戴,只向往这一切,活着也只为这一切,除了这一切他什么都不爱死亡,受伤,家破人亡,没有任何东西是他觉得可怕的,父亲,妹妹,妻子,等等这些他生命中最珍贵的人,不管是多么可亲可爱,但是,只要能够得到片刻的荣誉,出人头地,能得到不认识的,而且也不会认识的人对他的爱戴,不论看起来多么可怕,多么不近情理,他都可以将这些全部割舍他时常想象一场会战,会战的伤亡,集中在一个地方的大搏斗,他带领的一团人,一师人,独自一人打了胜仗,一切胜利和荣誉都属于他一个人,总司令被撤职,他得到任命也许就是这略微扭曲的思想让安德烈处于一个相当疯狂的内心世界。

这一切思想在那可怕而惨痛的一刻开始转变:战争中被敌人一棍子打晕,他什么都看不见,在他的上面,除了天空什么也看不见,高高的天空无限高远和静静漂浮的灰色的云彩,这些安静肃穆庄严地云彩,完全不像他那样在奔跑夺取某些东西,不像他们那样在呐喊,搏斗,也不像法国兵和炮兵那样满脸带着愤怒和惊恐互相厮杀,他在想为什么以前没有见过这么高远的天空?他是那么幸福,终于看见天空了,除了广阔的天空,什么都是空虚的,一切都是欺骗除了安静,肃静,什么都没有,他想起了与妻子恋爱时的甜蜜和未出生的儿子,想起了父亲,摸着妹妹在参军之前挂在他脖子上的保佑他平安的小金像。在这个时刻,安德烈得到了内心的和平,不是吗?不是经历过死的痛楚,他难道不会真正地认识自我么?其实,战场中受重伤的他得到过崇拜的英雄拿破仑的称赞,这不是安德烈一直想要的么?拿破仑说躺着的安德烈死的英勇,可是那时的安德烈听到这些话就好像苍蝇嗡嗡叫,不仅不感兴趣,而且不放在心上他的头像火烧似地,他觉得血就要流干了,他又看见了突然让他有幸福感的天空,这遥远高高永恒的天空和他的心灵与拿破仑相比起来,拿破仑是那么的渺小和微不足道

当死里逃生的安德烈风尘仆仆地赶回家中却目睹了妻子带着责备怨恨的眼神死在产房里的时候,安德烈从此进入了一个自闭的世界,与世无争,远离世事,时常走不出妻子临死前那眼神的世界,除了不再夺取那虚幻的荣誉感之外,他没有变,依旧高傲固执和以自我为中心这种内心表面的平静真的是列夫托尔斯泰想要传达的和平么?我想一定不是的第二次面临死亡之前的那段岁月,安德烈终于走出了亡妻的世界并且想要重新选择新的爱情时而突然受到情人的背叛,我想是安德烈人生中的一个至关重要的坎坷,这一其实是无心的背叛又成了安德烈点燃内心战争的直接导火索,他又固执地变成了一只刺猬,又一次用刺把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他固执地不愿意去理解更不愿意去原谅。现在看来,至少安德烈在那个时候是一个只爱他自己的人,他还是只在意自己的荣誉感,不论是对于事业还是对于爱情,个人的荣誉感至高无上。所以,当安德烈第二次与死神相遇和抗争的时候,安德烈勇获新生的艰难历程才真的让人感动和震撼,当安德烈在战场上看到自己一直想要决斗的情敌被炸断了一条腿的时候,他突然开始不只爱自己了,开始真正领悟爱的含义和真谛。爱这个东西,不是对某种东西,某种目的或者由于什么原因的爱,而是在他要死的时候看到自己的敌人却依然爱他的那一种情怀,因此他突然开始学会原谅并且体会到了强烈的幸福感

他又激动地想起来娜塔莎---那个他深爱过却坚决抛弃的未婚妻,不是只想起了她喜悦迷人的面容而是第一次想起了她的灵魂于是他明白了她的感情,痛苦,耻辱和悔恨,第一次明白了他的拒绝和决裂是多么的残忍和无情,于是在与死抗争的过程中,安德烈好想再见娜塔莎一面,于是上帝安排他们相见了,想想当时那个第一次死里逃生之后活在自己世界中的安德烈,虽然躯体活着可是思想却死了,过着孤独和半昏迷状态的生活的时刻,他越不自觉的摒弃那尘世的东西,与世无争,其实他越发离这个世界远了,对于活着这件事情,他认为是无所谓的而这次,安德烈祈求上苍给他一次活着的机会,重新爱身边的人上苍果真把深爱的女孩送到了他面前的时候,对一个女人的爱情默默潜入他心中,又使他依恋人生了,对娜塔莎的爱情唤起他对生命的珍惜,他想活我忘不了两个相爱的人相聚时敞开心扉说出的真实而动情的语言:安德烈第一次对娜塔莎大胆地表白:我爱你!娜塔莎说:原谅我!安德烈说:原谅什么?娜塔莎说:原谅我之前所做的,安德烈说:我比先前更爱你,更知道怎样爱你了。安德烈这样一个曾经只爱自己的人能够说出这样的话,可见他内心真正的得到了和平。可以说安德烈才是列夫托尔斯泰心中战争与和平最好的化身与诠释。只是,这次,安德烈没有幸运的再次死里逃生,也许剧情只有强烈的冲突感时,才会让人感动。人生有了太多的阴差阳错才会让人铭记住什么,安德烈第一次知道应该去爱的时候,他的妻子死了,他的爱没处给了;第二次懂得怎样去爱的时候,他也被爱的时候,他死了,让别人的爱没处给了也许这人世间只有爱情这东西才会让人神伤和痛彻心扉,但是安德烈就是在这爱情的世界中得到永生和纯粹的幸福,尽管最终,他死去了

和安德烈一样,还有皮埃尔,娜塔莎,玛利亚这些人物也是列夫托尔斯泰笔下由死到生,从战争到和平过程中经典的人物形象。和安德烈一样,他们最终都是幸福的只是这幸福都来得都太过艰辛,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了战争就没有了和平,战争依旧那么遥远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