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简的阴影在远去,霍金和简的爱情故事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55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安说】 我叫安。安全感的安。事实上,我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这并非我本意,但我的确如此,它使我充满沮丧和内疚的负罪感,没日没夜,困扰我。 我时常想起那些画面:暴烈的

图片 1 【安说】
  我叫安。安全感的安。事实上,我不能给人带来安全感,这并非我本意,但我的确如此,它使我充满沮丧和内疚的负罪感,没日没夜,困扰我。
  我时常想起那些画面:暴烈的,没有回转的,简的影子在远去。
  我承认,我是自私的,无论在生活或感情上,我都是以自我为中心,那些为我付出、爱过我的人,皆让她们种下仇恨的种子,以决裂的方式,告别我。
  我是过错方,她们有权追究我的罪责,背负于我来说,没有比心灵的创伤更值得一提。简她说恨我,说让我一辈子不得安生,我跪求她的原谅,但泪水不能洗濯我的虚伪。简在我的梦中远去,背影是孤独的,此生,我们不可能再见。
  简来上海那一年,我去车站接她。我故意躲在一个角落,看简举目张望。待她来到身边,我从她的背后出现,轻声叫她简简。她羞赧着脸,扑到我怀里来,我能感受她的激动与开心。她穿得那么单薄,上海的气温已经是零下了,有雪花在天空漫舞,像一些没有任何反抗的花瓣,无声无息地落下。她说这里真冷,跟广东的天气没法比,这种天气能把她冻僵。我把外套的扣解开,拥她入怀,像包裹一样裹住她,然后我们就这样相依地走出站台。
  或许因为我的自私,完全没把简放在心里,其实我还是在利用,利用她对我的爱,所以,我肆无忌惮。
  我的异性朋友太多,但我并不想去断绝与她们的联络,这样,我只能背着简去做我想做的事。简是一个极端且情绪易失控的女子,她容不得我这样对她。可我对她这样的干涉,明显有厌恶感。
  为此,我们经常吵,她能要挟我的,无非要回广东。我特烦这个,她永远以高高在上的姿态抵估我的忍耐力。我沉默,有时于心不忍,会耐下性子去哄她,让她平静。对于这个女子,我究竟有没有爱她,连我自己都不确定。但我觉得她是值得我相信的人。故此,我一忍再忍,用软性子去磨硬石块,以求感化她,遵循我的想法。
  闹得最凶的一次,我把她往墙根撞去,血从她额角流出,像一朵殷红的花。她把电视柜面摆放的青花瓶拿起往我砸来,好在我躲闪得快,青花瓶碎在地上,好像我们的感情,惨烈不可修复。她打不过我,冲向窗台,眼见就要跳下去,我飞快地把她的腰抱起,她在我的怀抱挣扎,像一个失宠的孩子,伤心欲绝。
  我从未认为是我的错,致使眼前这个女子歇斯底里。我觉得感情是不可靠的,至少我认为,在这个没有保障的感情年代,感情是虚的,风一吹就没了。当她说要离开我时,我又有不舍的难过,觉得我们的感情不至如此,不至如此不堪,或不了了之。
  我想要收心专一待她,可漫长的日子,一半充满无趣,一半在浪费时光。我那蠢动的心,会带着几分侥幸又带着几分忐忑,再次联络那些将断未断的关系。
  简有时夜半醒来,低声抽泣。我从梦中惊醒,看到她瘦小的身子埋在双膝之间,我既心疼又愤怒。好端端的,我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样。其实,只有我知道自己多么的自欺欺人,但我不想她这样去猜疑我,去忽略我虚伪的表现。至少我处处都在照顾她,包括不让她煮过一顿饭,洗过一次衣服。我在她父母面前,保证过要照顾好他们的女儿,这些,我从没忘记。
  简说不需要我做这些,只要不欺骗她,其实干活她从不在乎。可我的心,除了在生活上照顾一下她,在情感上,我是无法做到专一。可能是因为不够爱,又或者是我已经不相信爱的缘故吧。
  我拼命抓住简这根稻草,以求打救我上岸,不至溺死没人爱的茫茫无际中。我不让她走,反复折磨她,她在我面前吃郁抑症的药丸,那么细小的药丸,我不相信能治好简的病。她是心病,我何其清楚。
  简是不会死的,她说要死,无非是恐吓我,让我在乎她。我太清楚简的软肋,只要我放下身段,央求她,演一段苦情戏,简又会原谅我。
  这样的女子太好骗,我当然屡试不爽。
  我们就这样折腾快要五年了,简由对我初时的狂热,渐渐趋于冷淡,扑向我怀里的次数越来越少,甚至接吻也不愿意了,可见情到深处人冷漠是多么的可怕。
  我发现简越来越不关注我的动向,那怕我接陌生的电话或去外地一两天,她也不会查问。开始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她的思想变通了,我终于可以自由自在了,终于可以脱离她的神经质了,没有人干扰的日子,我应该感到开心。我的异性永远那么多情,她们迷恋我,如同干旱皲裂的土地那样需要一场雨水。我“爱”这样明白事理的简,大家都轻松,这样不是很好吗?
  那一次,我出差回来,打开房门,家里的门窗关闭,像好几天不住人了。我放下行李,立刻给简打电话,但语音告知,机主已关机。有一刻,我还没回过神来,觉得这是不可能的事,简那么爱我,怎么会离开我。我飞奔下楼,在小区叫着简的名字。但空荡荡的小区,没有回应的声音。有几家住户站在自家阳台朝我观望,我像一个失意的人,不知如何是好。心好像被掏空了。这时,有信息提示音,是刚与我分开的异性梅的问候,她说她想我,回到家了吗。我没有回复她,心里只有简,她现在去哪了。
简的阴影在远去,霍金和简的爱情故事。  当我失魂落魄再次回到这个没有人气的家,找遍所有角落,只发现衣柜空空而已,简什么也没给我留下,片言只语都没有。
  
  【简说】
  我叫简,简单的单,我想过简单的生活,但事与愿违,遇上安,我注定不能过上简单的生活。
  安是我投入感情至深的男人,他有一张会说甜言蜜语的嘴,唇有很好看的弧线,天生就是用来谈恋爱接吻的。我恋他,就像鱼儿恋上水一样不可分离。我痛苦,这是安带给我的。一个男人不能给一个女人带来幸福,这本是作为一个男人的失败之笔;一个男人不能给一个女人带来安全感,这只能说明他不配“男人”这个称谓。
  我有时会想,如果他能够狠下心对我说一个“滚”字,我一定会义无反顾地离开他。但他总用他那套虚伪的献词一次又一次地把我套在他私心的营地,让我欲罢不能,我不会像现在这样恨他。都说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我尝试过要离开他,他跪求我,用那无辜的眼神去打动我原本就不为他设防的心,一次又一次,没有底线地。连我都讨厌这样的自己,只因他使我成为一个可怜又可恨之人。我突然想到鲁迅一句名言用在我身上挺妥贴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其实我对浙江卫视综艺节目《爱情保卫战》感情导师涂磊的一句至理名言挺有感触的,他说:若爱,请深爱;若弃,请彻底。至今,我不够彻底地离开安,许是对他还抱有一线熹微的幻想。
  安绝对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伪君子,表里不一。他说他爱我,在我毫无二心一个人来到他那个城市以为可以跟他共白头时,他有撕扯不断的异性令我对他失望透顶。我的泪都是廉价的,他一点也不为所动。我甚至为他的背叛得了轻度抑郁症,夜里睡不着觉,起来哭,把他吵醒,他只会骂我神经病。可见,他是厌恶我的。
  当我知道他跟别人不清不楚的关系时,我闹着要走,他不许,说只爱我一个,对我是真心的,跟那些异性只是玩玩而已。他搂紧我,怕我要走,痛哭流涕。我是那么不屑,谎言说得太多,就像一个蹩脚的演员滑稽的表演,令人哭笑不得。我们的心,相距越来越远,那怕同床,也是异梦。我背向一边睡,中间隔着一条大河,流走的,全是我对他的信任啊。但安一如既往,稳住我,继续与那些异性纠缠。我再爱他,也不能放纵他如此。记得有一次,我又发现他的不忠,我夺过他的手机砸在地上,我的失控激怒了他,他扯着我的长发往墙根撞去,血在我的额角逃跑出来,那么艳红,像着疯的春天。我气不过,拿起摆放在电视柜面的青花瓶,向他的身上掷去,他躲过了,青花瓶砸在地板上,碎成一片片,就像我们现在的感情,即使拼凑,也不再完整。我哭着冲出窗台,本想从这层楼跳下,要让他一辈子带着负罪的枷锁,可他及时地拦住我,抱起我的腰,任我挣扎,也不肯松手。
  我吃抑郁症药丸,安在旁边,看我把白色细小的药片和着温水吞服,他似笑非笑,一点都不在乎我的病情。仿佛这些都是我个人的事,与他无关。他关注的永远是那些带给他兴奋又神秘的异性。
  经过这一次,他说他会改,会专一去爱我,而我,也像打了吗啡习惯性离不开这种“诺言”的毒品,机会一次又一次地浪费在这种浪子的虚伪的表相中,故又鬼迷心窍去相信他一次。但他狗改不了吃屎的本性,不到一个月又复犯了。在他洗澡的时候,我听到他手机的信息提示音,内心的猜疑使我不由自主去偷看。果然,又是那些令我看到情绪失控的暧昧语言。这些年,我被安可耻的行径不单得了抑郁症,且每每知道他又欺骗我的感情时,整个人会抑制不住地发抖,肠胃出现痉挛的症状。但这时我的心仿佛死般寂静,眼中再无一滴泪可流。以前,我会为他大吵大闹,甚至向朋友哭诉自己的可悲,以求让心平伏下来。我这样做,无非是想让别人知道安是一个多么不靠谱的人,让别人劝我为他熄心。很多事情做不来,只因自己不想做,或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自己的内心是明白的,比旁观者更明白安的为人,而我却为他孤守了五年的爱情。我环视这个呆了五年的房子,这样的陌生,这样的不可眷恋。
  翌日,安说他要出差几天,我说好,安心去吧。
  安就这样离开我,我站在窗前与他挥手告别,他那好看近乎完美的唇弧线,相书上说,这样薄唇的男人,注定是薄情寡义的。是的,他由始至终,对我与他的爱情,哪一天有过深情?
  我安静地收拾简单的衣物,跟我当年来上海时一样,除了衣物,一无所有。我不会给安留下片言只语,因为他让我成为一个沉默的人,沉默的人是没有言语要说的。在我离开这套房子时,心里只想说:别了,我的爱;别了,上海。
  在候机室里,碰巧电视正播着《爱情保卫战》,我看到涂磊老师坐在嘉宾座上,又想起他那句名言:若爱,请深爱;若离,请彻底。一些鸡肋般的关系纠缠不休,只能说明勇气不够;勇气存足了,离开,只需轻轻一个转身。

这部影片给我传达了三段深深浅浅的爱情故事。
第一段是主线,霍金和简的爱情故事。或许是我太不相信一见钟情的缘故,他和简在短短的几次见面中就确立了足以让简用大半辈子去爱霍金的情感。不过虽然看似不可能存在的爱情还是在影片中得到了诠释。让我印象深刻的是霍金感染肺炎,医生决定让他安乐死的时候,简毅然决然的放弃乔纳森,让医生为霍金割喉保全其活着。很佩服简做的所有决定,嫁给霍金并照顾他,靠自己抚养三个孩子,爱上乔纳森却为了自己的责任感放弃爱情,努力研修自己的文学学位。可以说若是没有简,就没有那么伟大的霍金。显然,简是爱霍金的,而霍金对简也是有超越了爱情的情感。人是敏感的,当他感知到简的心转移到乔纳森身上的时候,他居然去请求乔纳森去帮助简,并当简最后承认自己已经爱上乔纳森两年之后,毅然决定放手,去成全简,并成为简一生的好朋友。说到这里,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这种一见钟情是可以存在的,因为霍金和简是一种类型的人,他们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是一样的,所做的事情也是他们俩可以理解的。虽然这段感情最终没有走到最后,但是它的意义完全没有输给很多走到最后的爱情,或许,很多事情尽力了都会有很美好的结局。
  第二段是简和乔纳森的爱情。可以说简是让我很赞叹的一个女子。为什么呢?换做是我,被岁月夺走了青春之后,身边又有两个孩子需要抚养之际,唯一想做的事情就是承认自己的失败。但是简没有,她甚至很享受生活,在抚养和照顾之中,慢慢体会到自己的文学气质,并且爱上了乔纳森。但她又没有脱离实际,在丈夫还在的时候,选择继续为自己的选择买单。甚至有一个机会放在自己面前,她依旧选择让霍金活下去,放弃自己的所有。同时,乔纳森也是一个很美好的角色,鳏寡一年,遇到简确定自己的爱情之后,选择放手。而当简收拾好自己找他之时,他欣然接受。这点也很符合他在唱诗班工作的性质。
  第三段便是霍金和伊莲。伊莲也是一个很出色的角色,虽然她在整部影片里面出场次数有点短,但是她代表活力生命力。这种热情洋溢的女子必定能点燃霍金的激情。我做过这样的一个假设,若是霍金和简之间没有出现过乔纳森,霍金还会让简离开,选择伊莲吗?
  万物理论是个深刻的故事,在最后时光倒流的之际,霍金对着简说:“这就是我们的成果。”忽然感觉所有的悲伤喜悦都被时间淹没了,我们什么也不是。我们只知道“这一路我们走的很好,不是吗?”
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爱情,不管是一见钟情抑或日久生情。我们都应该相信自己的选择,也许我们会后悔,会因为爱情而郁郁寡欢,但是哪里的天气永远会是晴天的呢?永远不要忘记自己有会爱的勇气和能力。

“我大概是不肯再相信爱情了吧”

漆黑的屋里,橘黄的光亮顺着烟草味隐在两个女人之间。

“那谁又能说的明白。”

她们之间的对话向来如此,但话题却总是离不开男人和烟草。

简蓝靠在床的右边,屋子很小,所以床是紧挨着窗台安置的,简习惯性的把脚搭在旁边寒冷的窗台上,这个习惯保持多年,她做过很多工作。卖衣服,餐厅服务生,洗碗工...不过现在她在westlost酒吧上班。

此时靠在她左边的女人正神情安定的抽烟。尽管夜已经很深,尽管互相看不见对方的脸,不过两个女人依然没有睡意,廉价的红双喜像是传达默契的最好使者,即使此刻没有太多对话,好像也并不妨碍什么。

“简,你来自哪里?”

“说实话,我不是很清楚,我没有家,无关来自哪里”

倾可能一早就预料到她会这么说,所以并不觉得她在刻意隐瞒。

网络大行其道的几年,她们都还是小女孩,并不知道几年之后通过网络,两个女人会来到同一个住处。

三个月前,倾在网络上认识了简。她有看似安宁的名字和姣好的容颜,话很少,像是背后带着很多神秘一样。其实有时候吸引力这东西不光是存在于异性之间,同性中也许来的更为激烈。就像倾对待简一样。

两个女人有相似的爱好,比如抽烟,不过仅仅限于红双喜,这种廉价的烟草。

“你知道两年没见,见了第一件事情是要做什么吗?”

简优雅的从鼻息呼出前两秒中送进肺部的烟气,淡定的说。其实她也不过二十五的年纪,看起来却像是走了很多路的老年人一样,明明脸还是稚嫩的,但却从心底散出过多的老气,她不喜欢说话,就像不喜欢笑一样。

“拥抱,亲吻又或是问好?”

倾喜欢简提出的所有问题,这些对她而言,就像是一场从没想过的旅行,听别人说说过程,居然会比亲自实践来的更惊险和刺激。

“做爱,狠狠的那种。”

简还是淡定的,就像阐述着一段风景游记一样。丝毫不会让你觉得主人公就是她。有时候不是简提出的所有问题都能让倾招架的住的,比如这个。

倾刚刚大学毕业,她们两个年龄相似,但却有着截然不同的人生,只是三个月前因为某种神秘的东西凑在一起。

刚刚的问题对简来说当然算不得问题,比如男女之间,十几岁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

但此时的倾忽然没法接话,她刚从象牙塔出来,相信美好的事情胜于相信事情本身,比如,她抱着年轻鲜活的梦想试图混迹北京。比如,她为此违背父亲的警告和安排。但那又怎样,她还是年轻的,好奇的,有勇气的。不过来了两个月之后,她开始学会了抽烟,当然是廉价的,因为没钱,所以就选择了红双喜。

简说她跟红双喜的缘分就如同他俩之间的缘分一个样,这些年她有多戒不掉红双喜,就有多戒不掉跟他的千万缕联系一般。

简说的见面,做爱让倾觉得那是一个怎样迷离又神奇的爱情啊,但在简来说,就是像前世的宿命一样,注定她跟他有爱情,却没处安身立命。

倾说喜欢听简将一些奇怪的话语,就算听不懂也是好的,从前不知道的事情,竟觉得现在有了眉目。不过倾不懂的东西还有很多,倾从小不是富不是贵,但也是衣食无忧,在她看来前不到三十年的光阴里,做的最忤逆 的事情就是跟父亲闹掰,北上找梦。现在她每天要做的就是我在出租屋里,尽自己中文系才女的最大想象力创造更多的供给俗人读的东西,但认识简后,倾开始发觉,她笔下更多的 女人有了简的样子跟身形。

倾跟简有时候几乎能保持一天没有一句对话,就算这样,等有话可说时,对方都不会尴尬。

简现在是westlost酒吧的卖酒女郎,但她却不喜欢化妆,也不喜欢笑。睡在一张床上这么久,倾都没见过她笑。只是偶然说道那个男人时会露出一闪即逝的笑意,但仅仅是一闪,仅仅是笑意。

简有时侯半夜回来喝的大醉,会呆着眼泪请求她放过她好不好。

不过,对于这些,只要简不主动说,倾自然是不会问的,一方面她有把握简不会说,另一方面她觉得此时的简就像是边境盛行的赌石一样,只有一点一点剥去石层,才能显出全部的秘密。倾有时候想,自己是不是很自私,她从来没遇上过这样的女人,全身像是一株散着诱人芳香的野植,而这些对于一个卖字为生的人来说,尤其不可或缺。

倾从前在校园里见得最多的就是人,再有就是那些花花草草,但此时觉得它们加起来都没有简一个人的吸引力多。而对于简,她也几乎不会隐瞒自己的心思和想法,因为在她看来简注定就是留不住的人,对她而言是,对北京这座城市也是。

简白天窝在简陋的出租屋里睡觉,一睡睡到十一点钟。起来匆匆的洗脸,匆匆的出去。回来时手上肯定拿着一个苹果,这个习惯就像她会在同倾闲聊时把脚放上窗台一样,持久不变。

简每天必须熬很深的夜,但却从不化妆,也从不笑,在倾看来,简唯一能被别人看的见的爱好就是对着窗台的一小盆仙人球流很长时间的眼泪。

倾从来不会主动去问为什么,三个月之前,第一次在网上注意到这个女人时,倾似乎就有预料,简不是普通的女人,二十几岁的年龄,她不在幻想爱情,爱情对她而言是价值千金又一文不值的,倾或许从三个月前打算同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同组屋子时就跟自己下了一场不小的赌注,倾说从小自己过得是小河,前边还有带路的老马,但在简身上,倾能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息,带着无尽的诱惑力。

倾有时候会回来的稍早一点,换上藕荷色衬衣,大大的松松的,不过她从来都拒绝穿睡衣,她说不喜欢被束缚着那种滋味很难受,很疼。

其实倾可以找一个正经一点的工作,可以不用每天熬夜一整个晚上,但按照简的解释就是她只有在熬夜时,才不会去回忆。好的和不好的。

倾没经历过男人,老的也好年轻的也好,从前上学时,古板的父亲不同意的事情她是铁定不会做的不过不知道现在她哪里来的勇气抽红双喜,她想要不是父亲逼着他嫁给相亲对象,她现在也许在老家的吹着温暖的风,有稳定安宁的生活。不过或许是长时间压抑是需要爆发和反抗的。人一旦有了想法,就不愁做不出什么反常的举动。而一旦做出了反常的事情来,想回头又是很困难的。倾几乎没经历过像简那样的爱情和男人。在生命中占据权威的父亲除外。从前上学的时候她父亲不守肯的事情,做了就如同是犯法,她是绝对不敢的。高中时候只是同男孩子放学顺路搭了伴一同走,被父亲撞见都免不了训斥。尽管那时候倾是故意换了回家的路线,尽管高考结束男孩子曾示意倾跟他念同一所学校。但结局总是以父亲铁青的脸而终。但倾这一次是彻底的反叛了。

简听了这些,脸上有不一样的神色。说不清楚是忧伤还是什么其他的。简跟倾说,我没见过我爸,我妈是婊子•••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简的阴影在远去,霍金和简的爱情故事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