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米粒——米粒——你不可能走,诉说着这一刻的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95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米粒——米粒——你不能走,你回来吧!米粒——米粒——快回来!”米粒妈妈在一旁看着医生们又在抢救米粒,就急得大声呼唤着…… 在一个黑暗的通道里,米粒四处碰壁,碰得她

“米粒——米粒——你不能走,你回来吧!米粒——米粒——快回来!”米粒妈妈在一旁看着医生们又在抢救米粒,就急得大声呼唤着……
  在一个黑暗的通道里,米粒四处碰壁,碰得她直感到痛……
  前方有光,那是医院,她在他的要求下打掉了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她为了省下几百元的无痛人流费,在手术室里疼的大汗淋漓,但她咬紧了牙关让自己不喊出声来,以免手术室外的他难受。
  他也对她说:“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而是现在还没毕业,虽然现在大学生也可以结婚,但是他不想让孩子过这种没有家的日子等等。”
  她信他,什么都想听他的,她太爱他了。爱不就是用整个身心去爱对方,为对方着想吗!妈妈也很爱爸爸,把爸爸照顾的很好,而且什么都顺着他。他们走到今天也没有高声说过一次话,更没有红过脸!互相都为对方着想。这就是爱!
  就这样,她在这个手术台上躺了三次,拿掉了三个孩子,每次都痛得生不如死。
  她知道他是个好脸面的人,一定要等到买好了房子,装修得飘飘亮亮的,才会结婚生子。只要他高兴,她受点苦算不了什么的。只是觉得这样对不起这几个孩子,他们也是一个个小生命呀!
  想到这儿,她的心也开始痛起来,她又滑入黑黑的通道里,四处碰壁,找不到方向。一个身影一闪,是他,韦唯,前面有光,那是他们的大学校园。
  在满是花草树木的校园里,她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那样高大,那么年轻、帅气!大大的眼睛,高高的鼻梁,方正的脸上带着忧郁的神情,那双深邃的眼里充满着迷茫和惆怅。
  她扑过去从后面紧紧抱住了他,他们在校园里追逐着,戏闹着,像两个蝴蝶,在自由自在的快乐飞翔。
  韦唯他爱干净,她就开始和女同学学着洗衣服,每天给他洗衣服,一开始手很疼,手掌心都成了紫红色,慢慢的,就不怎么疼了,就连他的臭袜子都洗得雪白的。以前她的衣服都是爸爸妈妈给她洗,她还从来没有给父母洗过一次呢!想到这儿,她的脸就红了。他嘴巴挑食,她就把省下的钱给他买小炒吃。看着他气色越来越好,她又把省下的钱给他买好衣服。
  他的脸上开始有了笑容,眼睛里有了亮光,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他本来就超帅,再加上她的精心照料和打扮,更是吸引眼球。
  韦唯他什么都好,就是爱玩游戏,她也说过他,可他说:“我这么辛苦的上了十几年学,终于考上了大学,放松一下也不影响学习,好在他聪明,每门课到考试前突击一下也能过。
  而她一直生活在一个民主的知识分子家庭,从小养成了良好的学习和自我管理能力,所以,她一直是优秀生,又是学校公认的女神,自己每年的奖学金都给他买了衣服和好吃的。
  虽然她这么忙,但还是把他照顾的很好。她没有想到以前饭来伸手,衣来张口的自己,居然这么能干,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吗?此刻,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很满足。
  很快,他们毕业了,她本可以留在这个大都市里或回省城父母身边工作,但韦唯非要回家乡,他说他离不开母亲的照顾。她最后还是毅然决然的随韦唯回到了他的家乡,一个小县城。为此,父母都和她翻脸不再理她。
  她心里只想:“我爱韦唯,把韦唯视为自己的一部分,我怎么能和他分开,他的成绩只能拿到毕业证,也没有单位前来签他。自己什么都好,成绩好,又是优秀党员,到哪里都能找到工作。
  那就随韦唯一起回到他的故乡。就向韦唯想的,让他能时时吃到妈妈做的饭,受到妈妈的照顾,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可自己的父母为什么就不理解呢?工作哪里都可以找,可爱的人这世界就只有他一个!”
  不管父母说什么,如何反对她和他,说韦唯这样一个不求上进又自私贪玩的人根本就不适合她,两个三观不同的人是不会同向的等等,她都不管不顾了,怀着对父母养育之恩的愧疚,她流着泪,毅然决然的托着行李箱跟着韦唯回到了他的家乡——一个小县级市。
  到了他的家乡,她在一所乡镇学校任教,韦唯在报社工作,他的父母都是小学教师,很喜欢她,还把她当自己女儿一样看待,米粒也把他们当亲生父母般对待。因为自己的父母都不理她了!自己也需要父母来疼来爱呀!她陶醉在爱情里,但还没有忘记继续在职读研。
  他的父母在城里给他们买了房子,正准备装修,装好后就给经历了六年爱情长跑的他们办婚事。
  她的身体开始轻飘起来,那个熟悉的身影又在她眼前晃动,他是她的韦唯,她的心颤抖了一下,而且很痛很痛。她忙赶过去,一边不停的喊道:韦唯——韦唯——你慢点——等等我,可那边的韦唯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还在不停的大踏步前行着,她加快脚步追上去——在她快追到韦唯时,一个年轻漂亮又时尚的女孩伸开双臂扑了过来,韦唯也张开双臂迎了上去,女孩抱着韦唯的脖子“咯咯——咯咯”的笑个不停,韦唯紧紧抱着女孩的腰旋转起来。
  “咯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不停的在四面八方响起来,震荡着她的耳膜,让她头疼欲裂,心如刀割,这到底是曾经的自己和韦唯的笑声,还是眼前韦唯和那女孩的笑声,她分不清楚,她再次揉揉眼睛盯住看:的确,韦唯抱着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女孩。
  自己和韦唯曾经的笑声,她和韦唯的笑声,差不多一模一样的笑声,她开始旋转,似乎又回到了大学校园里,韦唯也是这样抱着自己的腰,不停的旋转,“咯咯——咯咯——咯咯——”银铃般的笑声响彻校园,响彻云霄,她转啊,转啊转……
  然后——然后,她就倒了下去,什么也不知道了。
  米粒感到越来越冷,越来越冷,一股力量抽吸着,她直沉入黑色的深渊。忽然,一个声音呼唤着:“米粒——米粒——你不能走——快回来吧,米粒——米粒——快点回来!”这声音如此亲切,如此温暖,米粒一下想起来了,这是妈妈的呼唤!
  我不能沉下去,妈妈在叫我,妈妈在叫我呢!米粒的身体开始往上升,一道光闪过,她感觉到一只大手在后面把她推了一把,一个男低音低沉的喊道:“快回去吧,你还这么年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她就看到了亮光,对着光,她感到温暖慢慢传遍了全身。
  好亲切呀!那熟悉的味道,那温暖的——是妈妈的怀抱!是妈妈的怀抱!她舒服的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满眼的白色,是天堂吗?我是到了天堂吗?她问道,没有回答,她转动着头四处搜寻,真看到了妈妈的脸,那是悲喜交加的还在滴着泪的脸!米粒像小时候一样对着妈妈灿烂的笑了。
  妈妈扑在她身上,紧紧抱住她喊着:“米粒——米粒,我的宝贝,你终于醒了!”妈妈紧紧的抱住她,好像她就要跑了似的。
  闻声赶来的医生给她做了全身检查后说:“真是奇迹啊!她完全醒了。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只要再治疗一段时间就可以复原了!”
  母亲不停的擦着眼泪,抚摸着她苍白的脸。嘴里不停的说着:“太好了,太好了!真是老天有眼啊!上天保佑我们家呀!”
  父亲也擦掉眼泪,问道:“米粒,你那里不舒服就告诉医生啊!想吃什么?想要什么?就告诉爸爸妈妈!”
  她笑了,问:“爸爸妈妈,你们哭什么呀!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说完她又问:“我怎么会在医院呀?”
  父母相互看了一眼说:“你现在好了就行了。别的都不用管了!有爸爸妈妈呢!”
  她又笑了,感到很幸福!爸妈的话就是听着舒服,管它什么事呢?我要像小时候一样,在父母的宠爱中开心快乐的享受啊!
  她用吸管喝着母亲自制的豆浆,多熟悉又甜香的味道啊,她吃着爸爸喂的营养粥,那么滑爽舒润,这味道多亲切啊,她不自主的流出了热泪。
  她终于想起了她为什么躺在这里了。
  那天,她看到韦唯和一个女孩抱在一起后就晕了过去,被路人打120给送到医院,原来是她又怀孕了,被这么一激就晕倒了。她后来跟踪韦唯,发现他已经在县城里和那女孩子住在一起了,而且,那女孩也有了身孕。
  她约到那女孩,当面真诚的告诉她,自己和韦唯在一起已经六年多了,是多么的相爱,而且马上就要结婚了。那女孩听后就当即打电话叫来了韦唯,质问韦唯,让韦唯当着她的面说清楚,他到底爱谁。
  韦唯居然看着她说:“我和她只不过是大学同学,她以前追过我而已。我爱的就只有你呀!”说完就拉着那女孩跑了。她呆呆的站在原地,大脑里一片空白。
  不一会儿,韦唯又跑了回来,把她拉到僻静处,朝着她的脸就是一个耳光。还对着呆立的她吼道:“我早已经不爱你了,否则,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打掉自己的亲骨肉。可你为什么就不明白呢?非要跟着我来伺候我呀!我有妈,不需要再多一个妈!知道吗?你难道不知道,爱情是双方的事吗?难道你就不需要男人疼爱吗?整天就知道学习,学那么多有什么用啊!真是大脑有问题!”打完骂完就一扭身自己跑了,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她摸着自己滚烫的脸,慢慢的瘫倒在地,这一刻,以前的一切都在她脑海里如放电影般闪过,是啊,他刚开始还对她很好,没过半年就不太搭理她,对她爱搭不理的。而她反而更加爱他了,她还以为是他在耍脾气呢!
  可他明明不止一次的对她说过:“我爱你,唯你不娶!我会一辈子爱你的……”可刚才他却那样说。
  是啊,是自己太把他当宝一样,爱情难道不是这样吗?我们在一起是那样的开心快乐,难道这都是假的吗?
  这时她的耳边响起了妈妈的话:“三观不同的人是不同向的,他不上进又自私贪玩,不适合你的!”
  这时一个人走到她旁边对她说:“那个女孩的父亲是我们市某局的局长。家里很有钱的,住着别墅,还有几套房子呢。你们的事我们这里的人都知道了!你还是回省城去,在爸爸妈妈身边工作多好啊!我们这个小县级市就这么大一点,有什么前途和发展可言!姑娘,回家去吧!”
  她站起身来,打车赶去他家,她要问个明白。不一会儿,车在他家门口停下,她敲门,出来开门的是她妈妈,他妈妈惊讶的问:“孩子,你怎么了!脸都是红肿的,还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
  她当即掉下了眼泪,把事情的前前后后都告诉了他的父母。他的父亲拍着桌子说:“这小子,太不像话!你放心,只要我们还活着,你就是我们家的儿媳妇!”说完,就叫他妈妈打电话把他给叫回来。
  一回儿,他就回来了。他明确告诉父母,他和米粒早已经没感情了,只是米粒对他太好了,所以,一直以来自己都说不出口。
  她妈妈说:“我们一直都把米粒当儿媳妇。她多好啊,为了你和父母翻脸从省城来到我们这个小县城,人品好,脾气好,长得美,又贤惠,你怎么就不知好歹?你为什么要这样!你们还有两个月就要结婚了呀!”
  他爸爸把桌子一拍说:“我告诉你,我们只认米粒做儿媳妇!别人休想进我们韦家门!”
  他却狠狠的说:“反正我是绝不会和米粒结婚的。你们不认我也罢!她已经怀了我的孩子。我们就要结婚了!我也不要你们那房子。”说完,摔门而去。
  她的母亲哭了,父亲气得直拍桌子。那以后,他就再也没有回过家。
  两个月后,听说他们就要结婚了,婚礼什么的全由女方家来办。也没有和韦唯父母商量。本来,那个月也是她和韦唯准备结婚的月份。
  这下,米粒的心真的死了。她们结婚的那天,她一早就等在他单位给他住的宿舍房间门口,在他跨出门的一瞬间,米粒问道:“告诉我,你真的爱过我吗?”
  他抬了抬眼皮说:“你快走,说这些还有用吗?”
  她抓紧拳头,又放开,抬起手,左右开弓,狠狠的抽在他的两边脸上。然后扭头就跑了,跑向他们的新房,在门口才停下。她撕下门上大大的的红双喜,拿出钥匙,开门进去,把门锁好,再反锁。
  她摸着这房间的一切,这都是她一手亲自置办的呀!每一样都是自己精挑细选的。多少次,她坐在沙发上憧憬着未来一家三口的幸福生活!可如今,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
  都怪自己,痴心妄想!当初不顾父母的反对一意孤行,现在才知道父母站在旁边看得比自己清楚,而自己是当局者迷。现在这种结局也是咎由自取!
  想到这儿,她拿起手机,给父母打电话,这是她毕业那次和父母闹翻后第一次给父母打电话,接通电话,刚听到母亲的声音,眼泪就不听话的模糊了双眼,刚说了几句要他们保重的话,她的喉咙就已经被直泻而下的泪水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了,她只好把电话挂了。然后关机。
  她到卫生间冲了个澡,穿起睡衣,就不急不慌的把门窗全都关好,再看看防盗门反锁好了没有,把煤气开到最大,把一锅准备熬的粥在煤气灶上,然后到卧室里穿好婚纱,对着梳妆台梳妆打扮好,再仔细化上妆,抱着她和韦唯的婚纱照,躺在了新床上……
  她的心又开始痛起来,好像要被撕裂一般。这痛苦瞬间通过血液传遍全身,进而蔓延开来,她的呼吸开始急促,拳头都抓了起来。母亲赶忙抱住她说:“米粒,米粒,有爸爸妈妈呢,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想哭就哭吧。”
  “哇——哇哇哇——哇——哇——”米粒扑到母亲怀里大声哭泣着,哭了很久很久,直哭到没有了力气才止住。她抽泣着对母亲说:“对不起,妈妈!是我错了!”
  她又抬头看着爸爸,流着泪说:“爸爸,对不起!我这就跟你们回省城去,回家去!”
  爸爸擦干她的眼泪,再擦干自己的泪水,坚定的对她说:“身体好了,我们就回家!你人生的路才开始,一切重新来过。有爸爸妈妈陪着你!一切都会和你小时候一样好的。放心吧!”
  妈妈摸着她的头说:“孩子,我们女人先要学会爱自己啊……”
  她把头钻进妈妈怀里,坚定的点点头,回答:“我以后会好好爱我自己的,你们放心!我要从头来过!”

洁白的大厅里,坐着几个可爱的小孩儿,他们坐一起嬉笑聊天,说着自己的前世今生。

角落里,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背对着众人,从肩膀抖动的幅度可以看出,她的悲伤,逆流成河。

我放轻脚步,慢慢靠近,尽量不去惊扰这个可怜的人儿。很多人刚来的第一天,都是这个样子。

蹲在她的面前。正对着我的,是一个挂满泪珠的有一点婴儿肥的脸。抬起手,用手背轻轻擦去她脸上的泪。“嗨,你好,可以和我讲讲你的故事么?”

小小的身体,用力的抱住自己,快要决堤的眼泪,诉说着这一刻的悲伤。

“我听到妈妈的哭声了。她很伤心”。小姑娘抽噎了一下,突然对我大声说道:  “你告诉我,怎样才能回去见到她,我不想让她伤心”。渐渐的,她的声音又低了下去,“都怪我,好奇窗户外面是什么,都怪我,都七八岁了,还照顾不好自己。妈妈说,我一个人在家要乖,我听了,可是她很久都没有回来,我想去窗户那边看看她是不是快回来了。”她的神情有点恍惚。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抚她的情绪。也许忽然的激动,或许下一刻的安静,或颓废,或愤怒。我都理解。因为理解,所以原谅。原谅被她捏的苍白之下更为苍白的手。

“姐姐?”她晃了晃我的手,“你知道那种突然下坠的失重感么?我在坠地的几秒里,想了我的亲人,想了我的老师同学,想了我的爷爷奶奶,以后我不在了,他们会想我么?”她似乎注意到了被她捏的发青的手,松了一点,但没有放开

这个小女孩……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或许倾听,是对她最好的帮助。

“妈妈应该还会生一个小弟弟或者小妹妹吧。我不怪她那么快忘记我,不奢望她永远记住我,只是偶尔想起来,知道我曾经存在,就够了。总得有人陪她的不是么?我做不到了,他们可以。”

她的情绪已经不那么激动和反复了。我很惊讶,她能这么快接受这一切。接受离开亲人朋友,去往另一个世界。这个女孩,成熟的可怕。

“姐姐,我能不能,最后跟他们告别。他们哭的很伤心,可我已经不会再回去了。我想再见他们一面。”她眼睛里已经快要止住的眼泪,又流了出来,我想,我应该可以帮她。

我带她来到那间房子,她的妈妈,爸爸,都坐在客厅里,爷爷奶奶年纪大了,不能折腾了,哭了一场之后被劝说着去休息了。他们一整夜都没怎么睡。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米粒——米粒——你不可能走,诉说着这一刻的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