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想办法千万不可能让新妇子从自身肩上掉下来,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90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新娘子赵小蔓神色焦虑地不停望着窗外,她隔着窗玻璃看到了郑阳已经来到门前,而此时赵家屋门紧闭,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赵大强外号“赵大嘎”,他曾是个军人,在部队里锤

新娘子赵小蔓神色焦虑地不停望着窗外,她隔着窗玻璃看到了郑阳已经来到门前,而此时赵家屋门紧闭,她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赵大强外号“赵大嘎”,他曾是个军人,在部队里锤炼出刚毅果断的个性,退伍之后,他在村子里担任村长一职,一直都是说一不二的。赵大嘎的结发妻子是个贤惠的女人,可惜命运不济,自打生下小莓和小蔓两姐妹之后,没几年就撒手人寰了。赵大嘎独自带着两姐妹过日子,虽然位居村长之职,却并未续弦,直到小莓出嫁,小蔓大学毕业之后,他才又娶了同庄女子素云为伴侣。
  赵大嘎是从红色年代走过来的革命老兵,他也一直以共和国同龄人身份自居,并引以为傲。三十多岁老来得女,妻子又早逝,他自然对小女儿小蔓奉为掌上明珠。但是,女儿大了不由父,小蔓在大学里就与同窗郑阳一见钟情。郑阳大学毕业留在城里工作,小蔓自然要留在他的身边,两个人举案齐眉,琴瑟相和,爱得热烈缠绵,只待修成正果。然而,小蔓并没有想到,父亲却极力反对她与郑阳交往,态度坚决到不容商量的地步。
  只见着门外鞭炮声响起,郑阳已经走到了正屋门口,站在门外等着进门接走新娘。赵大嘎稳稳坐在东屋的土炕上,阴沉着脸色,不言语。赵大嘎不发话,自然没有人敢给郑阳开门。赵小蔓急得拨开人群,径直走到东屋去,她父亲叫赵大嘎,她外号赵小嘎,父亲倔,女儿更倔。要不是父亲一直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赵小蔓也不会等到快三十岁才出嫁,这是实在等不及父亲点头答应,她才偷偷从父亲那里拿走了户口本,去和郑阳登记结婚,再筹备婚礼的。
  只见着门外声声敲门声入耳,赵小蔓沉不住气了,她本想冲着老父亲发火了,可见着父亲那张皱纹纵横的脸膛,她一肚子的怨恨又咽了回去。想想这些年,父亲带着她们姐妹俩着实不容易,在即将出嫁的时刻,她这匹小烈马倒变得温驯起来。
  “爸,我知道,你是因为舍不得我……才不让我出门的……”小蔓轻轻地走到父亲面前,她一改往日风风火火的个性,打的是一副温情牌。
  “这么多年,你养大我,供我读书,真的不容易,你从小教我宽厚待人,还让我学花木兰,做女强人……”
  “你跟我说这些干啥?你翅膀硬了,不用我管了,你爱走就走吧,我不留你……”赵大嘎冲着女儿摆摆手,脸上余怒未消。
  小蔓紧紧拽着赵大嘎的衣袖,眼里带着肯求和期待,“爸,你听我说完啊!”
  赵大嘎别过脸去,不理睬小蔓。
  “那些年,我不理解你的意思,可这几年,随着人生阅历的丰富,我渐渐明白了,你想让我多读书,有知识,将来回来接替你的位置,带领村民们致富。您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能使梨树村真正富裕起来,还有那刚建到一半的绿色无公害蔬菜基地……你说这都是因为你文化底子太差,年纪也大了,跟不上时代的步伐了,所以,你把希望寄托给我……”
  “我可没你说的那么无私,我是官迷兼财迷,还死要面子!”赵大嘎甩开小蔓的手臂,将脸别向一旁,急得小莓和素云在旁边直跺脚,是劝也不是,不劝也不是。
  “爸……”赵小蔓急得快要失声了,“其实我和郑阳已经商量好了,将来一起回来建设家乡。可我也不会像马俊那样到处去托关系,拉选票,去竞争什么村长。爱国爱家,不一定要体现在当官上,我虽然身为女儿,但也是不会忘记家乡的父老乡亲们的。”
  小蔓的一席话,说得在场的亲戚频频点头,只有赵大嘎依然一副冷脸子。赵大嘎中意的人选是村里的青年马俊,马俊是个种粮大户,此时正在十里八乡托关系,拉人情,只为了能继续担任一村之长之职。可是,赵小蔓却看不上他,几年来,赵小蔓在城里工作,致使父女两人关系日益僵化。
  “是啊,小蔓这孩子论人品论才华,哪样都是首屈一指。老哥哥,你还是尊重孩子的意思,就成全他们吧!至于村子里的事,交给这些年轻人,你该放手时就放手吧!”小蔓的一位本家叔叔站出来劝说道,他也是看在眼里,急在心上。
  “小蔓这孩子已经很有出息了,在外面这几年,也没少惦记家!”
  “人往高处走。咱们这穷乡僻壤的,哪能留得住大学生啊!”
  “再说,那马俊也已经定亲了,是镇里水利局顾局长的侄女儿……”
  几个女性亲属在堂屋里小声议论道。
  郑阳等在门外多时,也不见屋里的动静,他心里明镜似的,是岳父不同意这门亲事,不肯让他进门。
  初升的阳光金灿灿地洒在赵家门前。新郎守在门外,急得额头上渗出了汗珠。一起陪同来娶亲的几位好兄弟不知底细,还在一边大声嚷嚷着起哄,“新娘子,快开门!新娘子,快开门!”
  小蔓情急之下,冲小莓挤了挤眼睛,只好求助姐姐小莓,示意姐姐劝说父亲。
  小莓挽着赵大嘎的胳膊,说道:“爸,小蔓在外面这几年,你不是天天盼着她回来嘛,今儿个是小妹的好日子,得不到你的祝福,她怎么出这个门子?就连我们死去的娘也不甘心啊!”说着,小莓故意抹了下眼睛,小蔓调皮地偷偷冲姐姐竖起了大拇指。
  看起来,小莓的几句话是说在了点子上了。赵大嘎听大女儿提起早逝的妻子,他的眼圈立即发红,嘴唇颤抖着,竟然说不出来话。
  想当年,妻子抛下刚满三岁的小蔓,都是大女儿小莓照顾着妹妹,小莓比小蔓长八岁,幸好小莓懂事,能帮忙做些家务活,赵大嘎这才有精力管理村里事务。赵大嘎也是个要强的人,他带领村里的几个热血青年大力开发本土资源,准备承建一座绿色无公害的蔬菜基地,正当他将审批手续办下来的时候,也刚好赶上了退休的年纪。
  新上任的村长是个愣头青,年轻人管理经验不足,蔬菜基地刚建到一半,就因资金等原因停滞了。那时候,赵小蔓刚刚大学毕业,赵大嘎本打算让小女儿接替他去完成这个工程,但沉浸在爱情当中的小蔓哪肯听进父亲的劝告,为此,父女俩一直拗着。
  赵大嘎眼看着女儿羽翼丰满,他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在建的蔬菜基地被几个离心离德的年轻人搞得半途而废,老赵的心是一日不得安生。
  赵大嘎望着窗外围着的人群,男女老少那一张张翘首期盼的眼睛正看着他,他的心突地软了下来,竟然不假思索地点了头。
  门开了,新郎带着一群人蜂拥而上。亲友们众星捧月般将羞红了脸颊的新娘子小蔓推到了西屋,开始精心打扮起来。
  郑阳站在东屋炕边,恭恭敬敬地给赵大嘎掬了一躬,“爸,谢谢您老人家!”
  赵大嘎看了眼前的年轻人一眼,只见郑阳长得明眸皓齿,真是风度翩翩,一表人才,和他的宝贝女儿小蔓还真般配。赵大嘎心里赞叹,脸上却凛若冰霜,不露笑容。
  郑阳见岳父大人对他依旧不理不睬,他毫不介意地从包里掏出一叠白纸,打开,呈在赵大嘎面前,“爸,你看,这是我和小蔓新制定的绿色无公害蔬菜基地的策划书,还有这是镇委沈书记亲自盖章的……”
  郑阳的话还没说完,赵大嘎的眼前一亮,他的目光集中在那几张薄薄的纸上,“这是真的?!”
  郑阳点头微笑。赵大嘎这才激动地拉过郑阳的手,吩咐亲戚们快给女婿倒茶。
  “您老这是乐糊涂了吧,今儿个是好日子,应该女婿给岳父斟茶!”旁边的人笑道。
  这时,新娘子赵小蔓已经穿上了洁白的婚纱,她站在父亲面前,喜盈盈的模样格外动人。新郎挽着新娘子出门了,只见大门口花团锦簇,鞭炮齐鸣,赵家沉浸在一片喜庆中。   

图片 1

文|女钢铁侠

      记忆中家乡的年之十

同学聚会就要结束了,晚上的KTV狂欢夜,将是我们在这个城市最后的疯狂。

                婚嫁

不知为什么,我更喜欢小时候迎接新娘子的那种场面,气派热闹欢愉。记得小时候,村子里有新娘到了,老远就听到唢呐锣鼓声。我们就会跑过去跟着迎亲队伍走着。

那时的新娘都害羞,都不好意思自己走进家门,老远就赖着不走,要抱进新房。(抱新娘的人一般都是选个子高大,力气很大的已婚男子,不是新郎本人。)

有的新娘停着不走的地方离新郎家实在是太远了,边上的伴娘就劝新娘再走几步再走几步。

因为,新娘抱上肩后,一般是不能歇的,要一股作气抱进新房。不过,也有比较大方的,抱新娘的人在边上等着抱新娘,而新娘一直不停自己走进新房的。

也有故意刁难的,在老远停着,就是不走,等着要抱的。那抱新娘的男子可就苦不堪言了,吃奶的力气都要使出来,想办法千万不能让新娘子从自己肩上掉下来。有时,新娘子会在那人肩上偷笑,真的快要掉下来,脚要挨着地时,新娘子还会自己把脚收起来。这时,看热闹的人就会哄笑一堂。

最开始是先要抱新娘子到祖厅,与新郎官一起跪拜列祖列宗。后来慢慢就不进祖厅了。

在新房里,早已有两位婶娘在等着,这两位婶娘也是要家庭幸福夫君都健在,而且是生了儿子的女人做。新娘到了后,两位婶娘要照顾新娘子,还要把事先准备好的喜糖和红枣向门外抛洒。

新房门口是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看热闹,等着捡喜糖红枣的人。婶娘一边抛喜糖一边掌彩,然后看热闹的人就喝彩。新娘就面似桃花开,站在那羞涩地笑着……

记得印象中,我很小时看到的新娘子到了房间后一直站在床前的踏板上,不能坐下来。慢慢就可以坐下来,也可随意走动了。晚上也有一些人闹新房的,不过不会闹得很离谱,一般也就是说说新娘子听了会耳红的笑话。还算是文明闹新房。

以前结婚的酒一般是下午或是晚上,那要看新娘子到达的时间。有的路程远的,要傍晚才到,那就要晚上吃喜酒了。而嫁女儿的喜酒就很早,因为娘家吃了喜酒才送新娘出发。所以有时早的,上午十一点就开始吃喜酒了。

不管结婚酒还是嫁女酒都是族下亲戚帮忙一起做。在做酒前一两天甚至在年前,就要把这些工作分好。有的族下同一天有两场喜酒的,人员都要分工好。一般是每家一个人帮忙,人手不够时,再安排。

喜事都是大家一起做,正月里,大家也都停工在家,就算是平时,你要忙着赚钱,一天上万不得,你家也要安排人帮忙。就算你自己不能亲自己上,你也要派人顶替你上。

一般大家都愿意做嫁女儿的酒,因为做嫁女儿的酒帮工的都有红包收。按工种不同,红包的大小也不同。这红包的钱都是男方来的。嫁女儿的酒的质量也比结婚的酒要好。除了本村酒席固定的菜肴外,还要加菜的。

因为这喜酒的材料钱也都是男方来的。如果女方的酒质量太差了,吃酒的人会说女方家抠门,不舍己。所以有的女方家宁愿自己贴钱也要把这嫁女儿的酒做得好点的。

小时候,村子里嫁女儿时,我们会忙得不亦乐乎。又想看新郎官披红挂彩由女方媒人带着跪拜(最开始是真的跪拜,后来就慢慢变成鞠躬了)女方的长辈,又想看女子在闺房待嫁时哭嫁的场景。所以是这里没看完就跑到那里看,两边都不想落下。

新郎在跪拜女方长辈时,迎亲的音乐队就凑响了美妙的喜乐,而娘家这边送亲的音乐队也凑响了美妙的音乐。有时两队音乐队会暗地里较劲,看谁凑得好听!这时锣鼓声唢呐声还有箫声号子声,再加上震天响的劈哩叭啦的爆竹声。这场面壮观热闹得无与伦比!

村里嫁女儿时,我最怕看女子出门时那一幕!女子的妈妈,奶奶还有其他姐妹哭嫁,那如泣如诉动情的哭声,那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出嫁的姑娘更是哭得梨花带雨。

这声声哭声有不舍有爱恋有祝福有祈祷!这场面令小时候不谙世事年少无知的我,看了听了都忍不住掉泪。有的人家女儿走了好远了,家里还可以听到如泣如诉的哭声。

当年我出嫁时,妈妈哭了多久,我不知。我由邻居哥哥抱出房间后就上了婚车。女子出嫁时,一定要由娘家人抱出门,不可以自己走出门。说自己走出门,鞋底沾了娘家的土,会带走娘家的福气。

抱女子的男子人选也是家庭幸福生了儿子的男人。一般抱出娘家大门后,先向北走,北为大,哪怕婚车停在娘家房子的南边,或是大路在南边,都有绕路向北再过来。

那天我坐着婚车走了,不知家中情况。但第二天妹妹出嫁时,妈妈哭了,我哭了。父亲也哭了。父亲是等妹妹走后,一个人坐在家门口如泣如诉,老泪纵横。连着两个女儿嫁走了,心中那份失落无人能体会。热闹消停了,父亲的哭声显得空荡荡的家更加冷清凄凉!

我和妹妹出嫁没有按家乡的风俗置办很多嫁妆,但摆了丰盛的喜酒。父亲把置办嫁妆的钱按当时物品的价格存在银行存折上,媒人当着村里和亲戚朋友的面,把嫁妆有什么全报出来。然后把存折交给新郎。

父亲一生好面子,讲排场。但我和妹妹没能满足父亲的心愿。因为,我们都在外面工作,置办的那些嫁妆我们用不上,放在家里还会坏损。我和妹妹是我们村子里第一个这样出嫁的女孩子。

时代在变,一切都在变!不光是移风易俗,事事从简。在很多观念上都在变。记得小时候,如果女子订婚了没结婚就怀孕了,娘家人都会觉得丢脸,女子也会觉得不好意思。而现在,就是孩子生出来后,再结婚都是很正常的事。

记得当年哥哥和嫂子谈朋友时,父亲不同意,说是同姓的不好。更不用说同村的。而现在,不光是同姓的可以,就是同村的,只要两人喜欢,你情我愿,也可以。而村子上也有很多外省嫁过来的小媳妇。我弟就娶了一个外省媳妇。每年正月,他就要开车,带着一家人去岳父家拜年!

有时我想,要是我晚出生二十年,也好!真的好!

娶也好,嫁也好,希望每个人,每个家庭都幸福美满!都能琴瑟和鸣,携手到白头!

无戒365日更营 第120天

KTV包房里,我们20多个中年人,已然没有了昨天刚见面时的寒暄客套,完全御下了身上的伪装,又像当年在寝室里一样,大吼大叫,鬼哭狼嚎,撕扯着破锣一样的嗓子,跟手里的麦克风较劲。

我大概有十多年没来过这样的地方了,新歌只记得旋律,却不知歌词所云,看来我是真的老了。看着胖刘站在舞台上歇斯底里地唱着那首《朋友》,我突然有一种回到从前的错觉。

此时,我无心唱歌,目光时不时地瞟向坐在斜对角的小蔓,这次同学聚会,是我们分开20年后的第一次见面。从昨天到现在,她似乎一直在躲着我,好几次和她擦肩而过,我刚要张嘴说点什么,她却低着头装作没看见,假装和别的同学说话去了。

七彩的灯光底下,她的脸忽明忽暗,她还像当年那样美丽,岁月在她的脸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只是成熟了许多。

见她从沙发上起身,向门外走去,我也假借去卫生间,从屋里跟了出来。只见她在走廊尽头的一扇窗户前停了下来,双手拄在窗台上向外望着。

我也在她的旁边停下来,顺着她望去的方向,夜晚的城市灯火通明,美丽的霓虹在高楼间像跳跃的音符,一闪一闪,变幻着彩虹般的光芒。

我保持着向外望的姿势,说:“20年前,这里可没有这样繁华。”

小蔓说:“是啊,一切都变了,我们也老了。”

我说:“我们不仅变老了,还变成了陌生人。”

小蔓愣了一下,说:“相隔20年,只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你。”

我把视线转移到她的脸上,说:“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已经放下了,只是想和你叙叙旧,参加这个聚会,只为见你。”

小蔓沉默了一会,继续望着窗外,许久才说:“要不是当年我爸谎称生病,让我回去,我们或许现在还在S城。”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想办法千万不可能让新妇子从自身肩上掉下来,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