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命爱妻老小把自个儿捆绑在床的面上,没办法再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72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近日来,我话头突然稠了许多,逢人就讲烈士的故事。家里人说我疯了,非要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去;街坊邻居看见我就像见到瘟神一样远远地躲开,真躲不开的,不等我张口就送上来

近日来,我话头突然稠了许多,逢人就讲烈士的故事。家里人说我疯了,非要把我送到精神病医院去;街坊邻居看见我就像见到瘟神一样远远地躲开,真躲不开的,不等我张口就送上来一句话:该上医院看看去!我好端端的一个人到医院看啥?我据理力争。
  魔道!两个小孩指着我说。
  妻子毕竟心疼我,见我死活不去,又怕我到了医院里遭罪,便请了当地有名的神婆子为我驱鬼消灾。据说这神婆子专治厉鬼,无论何方鬼魂见了她都会退避三舍。妻子对她膜顶崇拜,言听计从。她一招呼,妻子老小一簇而上将我摁在床上,神婆子随即扔过来一条血粼粼的红麻绳,命妻子老小把我捆绑在床上。我杀猪般地嚎叫了一通,挣扎了一阵,最终还是被亲人们绑在了床上。神婆子走过来,拽了拽绳子试了试松紧,满意后点点头,示意妻子老小退下。神婆子命妻子点放她带来的“千响”炮竹,我竖起耳朵只听见了五百响。我床前的一张饭桌子上摆放着鸡鱼猪羊,插着高香,俨然一副祭奠死人的样子。那神婆子手足舞蹈起来乱七八糟,说起话来叽哩哇啦不清不混似哭像唱,或许大仙们都是这样吧,叫人如入雾里云间。
  我什么也没听进去,只感觉有无数个亡魂在脑海里奔跑冲撞,间或还有阵阵肉香味窜入鼻孔。我非但没有四肢无力的感觉,反倒精力充沛了许多,三天未进饭粒的我倍感劲头十足。我用余光斜视了一下神婆子,她倒只有张着嘴喘气的份了。不大会儿,她就“娘”的一声蹲到凳子上喘起粗气来。这是个出逃的好机会!我想。便旋即运足气用尽力,身子猛地一抖,“嘭、嘭、嘭”三声,捆绑我的红麻绳顿时断了好几截。我“呼”地一声坐起,烈士魂魄们喊着号子鼓动着我,似乎有股强大的推力推动着我,只一闪,我便到了院子中间。我恍恍惚惚地感到有无数人向我摆手,既像是告别又像是招呼我快走,我不知如何是好,站在那里稍有迟疑,就听到有个怪异的声音招呼我。
  “兄哩,我给你开路!”
  声音魔力般地吸引着我,我栽跟头似的跟着声音往外跑,一头撞在门口的轿车上。轿车门上的玻璃被撞得粉碎,我摸摸了头,头完好无损。还是轿车跑得快!我想,鬼魂那边是没有车辆的,鬼魂再快也不可能赛过我的奥迪。我打开车门,钻了进去,右脚轻轻一踩油门,奥迪箭似的往外冲,眨眼间到了大门外的马路上。
  门外是城区的交通要道,也是我市的形象工程,笔手们常用“绿树成荫、鲜花似锦、彻夜通明”等词来赞美它。今天的道路格外宽广,但两边的路灯杆好像不见了,中间的隔离带没有了去向,就连刚栽不久的法国梧桐树也没了踪影。我好生诧异,难道这路是专为我修的?我驾车行驶在大道上,没见一人没遇一辆车,没看到一个交警,没遇到一个红灯,因为宽阔的大道上根本没设交通信号灯。路是如此的平滑,车犹如行驶在平面玻璃上,一点振动感都没有。此时的我感到无比的舒心惬意,从未有过的舒心惬意,好像要驶向天堂享受荣华富贵一般的惬意。
  “兄哩,到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家乡话再次钻入我的耳朵里。
  奥迪嘎然而止。我探出头来望望四周,一无所有,根据方位可以判断出是新近开放的英雄广场。英雄广场是今年清明节对外开放的,我作为参战烈士的战友应邀参加了开放仪式。这里原是烈士陵园,每年清明节对外开放一次。现如今成了广场,大理石砌成的烈士纪念碑矗立在广场中央,纪念碑正前方是一尊英勇向前冲的战斗集体雕塑,四周亭台玉立,苍柏翠松,鸟语花香。既是人们祭奠先烈寄托哀思的圣地,又是人们休闲娱乐的好去处,可谓独具匠心。
  “记不起来了吧?我是老张。”带着浓重家乡口音的声音再次敲击起我的耳膜,“咱兄哩俩在七班一块待了两年多嘞。”
  哦!我想起来了,它原来是张班副的亡魂。张班副与我是同班战友加老乡,都是鲁西南人。我们相处的日子里,在连里家乡口音最重的就数他了。他常把“水饺”说成“扁食”,把“吃晚饭”说成“喝汤”,把“厕所”说成“茅子”等等,常常引得战友们哄堂大笑。此时,他非但没有半点羞恼的意思,还咧着嘴嘿嘿地陪笑,一直笑到最后。他人勤利,深受连首长好评,如果不是他老乡观念太强,班长非他莫属。“三个公章不如一个老乡”“亲不亲老乡分”等等之类的话常常挂在他嘴上,引起某些他乡战友的不满,而他又常常口不遮掩。为这,连首长没少批评了他。
  “下车吧,兄哩!这地肥﹙方﹚不孬。”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车的,反正车门没打开。四周阴沉沉的,我浑身上下犹如冰棍,虽是高温季节,仍是一个喷嚏连着一个喷嚏。来到雕塑前,我顿足凝视,这地方的人好生奇怪,冬装、夏装混穿,皮大衣、大裤渣子混穿,好像没有季节之分,穿什么衣服都合适。绝大多数是生面孔,极个别的也似曾相识。虽看不到他们的具体相貌形态,但却能清清楚楚地听到他们叽里呱啦的说话声,但是人话还是鬼话难以确定,反正一句话你也别想听懂。大约有几个人对我指指点点,还时不时地发出讥笑声,看样子是把我当成了外星人。
  “别傻愣了,走,到我那里拉呱拉呱去。”
  我像是被谁拉了一下,从声音上可以断定是张班副,但我并没有看到张班副的形体。而我的身子却不由自主地往前栽着走。绕过纪念碑,进入柏树林,约莫走了不到五分钟的路程,张班副现了形。虽然俩人分离已有二十八年之久了,我已由小青年进入了不惑之年,而他却仍是青春年华,与我相处时的模样一点不差,细高挑的个儿,两腮上分别有个小小的酒窝,笑起来,脸上像特意雕刻上去了两朵花。人没变,穿戴也没变,牺牲时穿的作战服还是作战服,上衣被弹片划破的地方仍然开裂着,一切都是外甥打灯笼——照舅(照旧)。
  “兄哩,这就是我的当院子。”
  我抬头看看,左右瞧瞧,这里的院落十分别致。全都是清一色大理石砌成的,石门框上大都镶有主人的照片,身穿军装的四吋照片,院落都是标准的,两个平方。照片上的张班副青春饱满,微笑着目视前方。这极可能就是当年参战前夕人人必拍的“遗照”!哦,想起来了,1985年初,我所在部队接到开赴前线作战的命令,战友们大都有点紧张,张班副却不以为然,整天乐呵呵地跑来跑去,没事似的。我悄悄地问他:“张班副,你一点不紧张?”他坦然一笑,反问道:“你说呢?”接着对我说:“兄哩,紧张顶屁用?该咋的咋的,该你黑家死,你活不过五更天。”略停了一会,他拍拍我的肩膀:“兄哩,大不了给大大﹙父亲﹚换台彩色电视机﹙当时传说一名战士牺牲了上级发给亲人2000元优抚金﹚。”
  “我大大买彩色电视机了吧?”
  “在你“光荣”的当年中秋节前夕,政府除发给你爹2000元优抚金外特意给他送了台21吋的彩电。听人说,他老人家看到彩电就哭晕了过去。醒来后,他扳着个脸呆呆地注视了好半天,虽没见他流泪,但却能听见他锉牙声。尔后,喃喃地对你弟弟说,“这是你哥的命啊!小二,到集上扯六尺红布去。”
  “苦了大大了,死了还叫他老人家惦记!”
  张班副他娘生下他弟弟的当天就撒手人间了,是张班副的爹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两个儿子拉扯大的。那时他家特别贫困,张班副刚上初中没几天,给爹要五分钱买本作业本,爹掏了大半天衣袋也没掏出一分钱,带着哭腔愧疚地对他说,孩子,你与弟弟两个都要上学话,咱家怕连棒子面锅饼也吃不上了。张班副是个懂事的孩子,当时就说,大大,我不上学了让弟弟上吧!爹一把把他搂在怀里,爷儿俩哭了老半天,那时张班副只有十四岁。张班副的爹特别爱看电视,那年代电视机是个稀罕物,一个村里也合不上一台,他村就没有,看电视要跑到五六里路远的马村去。一天夜里,黑黢黢的对面看不见人,又逢下雨,满地里泥泞,本来走路就有点瘸的爹走起路来更是艰难,一不小心滑倒在路沟里,满身泥水不说还摔折了脚脖子,几个月卧在床上不能起。自那时起张班副就暗暗发誓给爹买台彩电。
  “我大大眼现(现在)还看着那台彩电不?”
  “早不看了。他老人家早在五年前就鸟枪换炮了,是小芳花钱买的。现如今他不仅网上看节目,还打牌当麻将聊天嘞,不怕你笑话,我与他老人比起来还差一大截子哩。彩电是不看了,但他老人家扔把那台彩电当做宝贝疙瘩似地藏起来。每年六月十一日上午,也就是你牺牲的忌日那天,他老人家都会把彩电从木柜里抱出来,剥葱似的解下包了四五层的红布,小心翼翼地将电视放到桌面上,目不转睛地盯上一两个小时,魔怔似的重复着你的乳名。去年你祭日前夕,你弟弟偷偷地将电视藏了起来。忌日那天,他老人家翻箱倒柜旮旯分道找了个遍,也没找到,他真像魔怔了,痴痴地站在院子里傻看,上午饭没沾牙,一个劲里唠叨着你的乳名,间或还扯着喉咙骂几声娘……”
  “都恁不些年了,还惦记啥?兄哩,你好好劝劝他老人家,把彩电扔了吧。”
  “你放心吧,我一定好好劝劝他老人家。”看着张班副挂满泪珠的脸,我虽然知道百分之百劝不了倔犟的老人,但却又找不出任何拒绝他的理由,只有应允下来。
  “小芳还在我家吗?”张班副略微停顿了片刻,两眼射出惊讶的目光,充满怀疑地问,“我与她又没有明媒正娶,俩人早已阴阳相隔了,还等啥子球?”
  “你可与她‘拜’过堂哩。好好想想吧,你小子在老山前线时还向战友们发过喜糖呢。你曾悄悄地对我说过是你家的大红公鸡代你与小芳拜的堂,你说对不?”小芳娘家在沂蒙革命老区的农村,两家商量着1985年农历四月十六给两人置办婚礼成家。不曾想,部队1985年初开拔到了老山前线。举行婚礼的日子,正值连对浴血奋战的时候,张班副老爹接连拍了三封电报催他回家完婚,你都以一个“不”字回绝。按家乡的风俗婚期是不能推迟的,老爹这个急性子整天价地猴窜。还是人家老区人思想觉悟高,小芳的爹娘说,保家卫国是大事,小张不在用公鸡代替!班副爹不同意,说这让咱闺女多憋屈。小芳爹说,有啥不行的?打老蒋那阵子,俺那里这样办的多的是,小张从前线回来再补办!小芳的爹娘楞要坚持就办了。
  “你老兄不知道吧!洞房花烛夜,那大红公鸡陪了新娘一宿。人家小芳怕你争心没告诉你。
  “多好的女人!我就是没那个福份。”
  “你‘光荣’的消息传到家后,小芳三天三夜未尽饭粒,俩眼肿得合了逢,整个人儿消瘦了一圈。你爹心疼她,劝她回娘家并对她说:‘小芳,我儿走了,你另找个吧。’小芳扑腾跪到你爹面前泪流满面地说:‘您就让我留下孝顺您吧。小张是烈士,弟弟正在上学,家里需要人手,我是小张的媳妇,疼爱弟弟、孝顺您是我的本分啊!’你爹犟不过小芳,再说了你家连个做饭的也没有,小芳如愿以偿地留在了你家。”
  我看了看他又接着说,“1987年秋天,政府照顾你家一个安置指标,这可是从‘农’门跳入‘龙’门的机会,按当时的说法就是端上了‘铁饭碗’,这是托亲戚扒门子都找不到的好事。你爹犯了难,你弟弟高中毕业没考上学,他有个偏心眼,想把儿子给安置了,可他心里给明镜似的,这指标该是人家小芳的。谁想当一辈子泥腿子?小芳何尝不想去县城上班风光风光,自己虽没与你领那个红本本,但也是明门正娶的儿媳妇。一家人谁也不说谁也不表态,闷着葫芦过。可上级催得紧,三天两头儿上门来。最终还是小芳先开了腔:‘二弟去吧,他有文化前途远大着那,我斗大的字识不了一枡,没啥发展头。’当年的冬天,村里好问闲事的王大爷找到你爹,想把小芳与你弟弟撮合到一块。这不太好吧?小芳毕竟是他的大儿媳妇,你爹有点不同意。人家跟你大儿过几天?嫂子嫁给小叔子也不是咱开的头。人家小芳要长相有长相,要模样有模样,人还嘹亮(会做事、精明),哪点对不住你二儿?你爹闷了缸子,不是不愿意,是怕乡亲们说闲话。这事就这样定了,王大爷仍下话就走了。”
  “这样再好不过了,他俩挺般配的。眼现,他俩的日子不孬吧?”
  “他俩的日子没说的,周围十里八乡首屈一指的暴发户,过去的十个‘大地主’也甭想撵上他俩。男主外,女主内。你弟弟前几年企业裁员下岗分流后,小芳从娘家拿来五千元,‘逼’着你弟弟学会了开车。尔后,他俩口子马不停蹄东拼西凑加上贷款筹集资金十几万元购买了一辆大货车,当起了运输专业户。现如今,他俩都鸟枪换炮了,成立公司办企业当上了老板,一人一个公司,大小车辆十余辆,牛气得很。美中不足的是前几天他夫妻俩闹离婚上了法庭。”
  “上法庭,咋了?”张班副很是惊讶,瞪圆了双眼,直愣愣地问,“两口子吵架不记仇,谁没有磕磕碰碰的,那有上法庭的,这不是瞎呗呗。”
  “你弟弟要给人家小芳离婚!你弟弟小时候是个箍桶匠如今成了夹榆头,一个子儿也甭想从他手里抠出来,这在当地是出了名。可小芳大大咧咧,啥事不在乎,乡亲们只要张嘴,没有不行的,为这事他俩没少拌了嘴。你村的老村主任是个搅屎棒子,村里三天不出事,他心里就痒痒得难受,不出三天他准咕哝个事出来。今年春天村委会班子换届,乡亲们都撺掇着让小芳当选。老村主任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实打实地选举自己不是小芳的茬,认输,他情不甘心不愿。几次想占小芳便宜没得逞的瞎包二给老村主任出了个馊主意,他说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拱几你弟弟和小芳闹家窝子是个‘好主意’。别看你弟弟开车做生意是把好手,可他是个炮筒子,别人装药他放炮是一贯作风。老村主任与瞎包二俩人一唱一和,造谣惑众,把个小芳说得一无是处,没影的事从他俩嘴里出来就成了‘大实话’。村里老少爷们没有几个信的,你弟弟不知喝了啥样的迷惑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风风火火从几千里之外的广州赶来,见了小芳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责问,小芳被问得一头雾水。老村主任暗暗窃喜,硬是出来装好人,提上裤子骂拉屎的:这是哪个狗日的瞎编的?他这主任咋没见过,二侄子,甭听搅家星瞎呗呗,到他家坐坐消消气,有事慢慢说。天没黑好,你弟弟就醉醺醺地满街跑,扯起喉咙吆喝:谁要选他老婆当村主任他就给谁没完。你爹这次胳肤肘子向外弯,向起儿媳妇来,街上当众掴了儿子两巴掌,你个榆木疙瘩猪脑子,瞎包二的话你也听,黑头蛆的话你也信,老子就选小芳当村主任,你能咋地?你弟弟还算清醒,当众没有顶撞你爹,可他也是个强橛子认死理,说啥不让小芳当选村主任。第二天一大早,你弟弟屁股底下一溜烟地回了广州。临行前,他给小芳扳下一句话,你要参选咱就离婚!

出轨

图片 1 蛋糕是谁送的(微小说)
  作者:兵心
  
  三月八日是什么日子,不用我说大家都知道。
  春天,像个羞涩的姑娘,迈着风情万种的脚步向训练场走来。
  男兵,一个个大老爷们,无心去欣赏,只是用挥洒的汗水,浇灌着路边那些柔软的绿色小舌头。
  女兵,天性爱美,好像春天是她们的后花园。训练间歇,还不忘扶摇一下娇媚飘逸的柳枝,还不忘掐一朵正在盛开的苦菜花。在这个祥和清新大自然的花园里,她们俨然成了一朵多姿多彩的军中绿花。
  在上午收放线,训练课目结束的时候,张连长宣布了下午话务班女兵休息,晚上加餐的消息。此言一出,话务班的女兵们,瞬间叽叽喳喳地炸开了锅。
  少女们特有的天真烂漫,早已把一身的疲惫不堪忘的一干二净。个个灰头土脸的容颜,也成了她们相互取笑的话柄。要不是碍于训练场的纪律约束,她们还不知道会“疯”成什么样子呢!
  “报告连长!下午女兵放假,男兵为什么不放假?” 一向爱说俏皮话的李小龙,猛不丁冒出的这句及具诱惑力的话,张连长先是愣了一下,随口也回了他一句诙谐的妙语,“李小龙,你只要把你那个小弟弟割掉,我也给你放假。”
  训练队伍,在欢歌笑语中回到宿舍。
  中午开饭的军号声,刺激着战士们饥肠辘辘的胃神经。四菜一汤的饭菜香,却没堵住有些人的嘴。
  “告诉你们一个小秘密,咱们连长今天过生日!” 还没等快嘴话务员吴萍把话说完,机灵鬼王小莉,一手端着饭碗,翘起屁股,向前凑了凑,又神神秘密地边比划边低声说:“我看见连长宿舍里有个大蛋糕,有这么大,是奶油水果的。好像还写着名字,我沒敢进去看......”
  好奇的议论,从饭堂转移进宿舍。
  俗话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一个女兵班,就是一台活脱脱地活爆剧。并且节目新颖的让人瞠目结舌。
  快嘴吴萍,是不会放过先发言机会的。只见她把宿舍门一关,窗帘一拉,作训服一脱,顺手对张班副来了个擒拿锁喉,喜皮笑脸地问道:“老实交待,你是不是对咱们一排长有点意思?” 张班副毫不示弱,临机应变,抬腿在小吴的右脚趾上轻轻地跺了一脚。小吴抱着脚在地上嗷嗷叫的痛苦声,已引来全班人的哄然大笑。
  “假小子,你要再敢拿老娘开玩笑,小心我废了你!”
  “班副大人,手下留情,小的再也不敢了!”
  再看已脱了作训服,穿着五颜六色内衣的女兵们,早已笑的前仰后合。
  “都别笑了,我有个正事向大家报告,听说最近要在咱们班里选一人当班长。” 大个子林红一本正经地说道。
  刚才的笑声戛然而止,相互之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像都在心里打着自已的小算盘。
  自老班长考上军校后,话务班的工作一直由副班长张钰主持。说起来,全班的工作也算有声有色。按常理说,班副转正也在情理之中。再说,整个话务班人才辈出,就说快嘴吴萍,机灵鬼王小莉说吧。刚当兵第二年,参加集团军话务员专业大比武,就取得过一,二名的好成绩。她们都是话务班的骨干,也是连队当班长的培养对象。
  短暂的沉默之后,像一窝春燕,又叽喳喳地热闹起来。
  “连长屋里的蛋糕是谁送的?” 女兵赵亚琴意外的问话,欢闹的女兵班里,马上又鸦雀无声了。
  快嘴吴萍,平日里就直言快语贯了,她嘴里藏不住半句话。只见她满屋子扫视了一下,对着脸上微微泛红的副班长张钰,开门见山地问道:“张班副,你是不是为了当班长,才给连长送的生日蛋糕?”
  此言既出,全班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投向副班长张钰的脸。
  “我没有!不是我!” 一向叱诧风云的张钰,靓丽的小脸蛋儿,被战友们炙热的目光灼烧的更加绯红。委屈的眼泪,差点儿滾出眼眶。
  不是张班副又能是谁呢?大家再次陷入相互猜测的困扰之中。
  难道是快嘴吴萍?不会!爱抠门的她,平时连沐浴液都舍不得买,洗澡还经常蹭大家的,她怎么舍得花上百元去买蛋糕送人呢!
  机灵鬼王小莉更不会了,本来较殷实的家庭,去年已病故的父亲,因看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最终也沒有留住父亲宝贵的生命。现在,弟弟上学的费用还要靠她提供。她也沒多余的钱去买那么贵的蛋糕呀!
  就在大家绞尽脑汁,互相猜疑的时候,一声声低微的抽泣声,从近日不爱说话的吕欣怡床边传来。
  “今天是我生日,我想家,想爸爸妈妈了!” 看到围拢上来安慰她的战友姐妹,她为没人给她过生日哭的很伤心。
  满屋的笑声沒了,大家难免受吕欣怡想家的影响,也都陷入了思亲恋家的沉默之中。
  “大家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今天是咱们的节日,下午除留下值班的外,都换上便衣春游去!”
  副班长张钰这一番鼓舞人心的话,像一缕春风,很快驱散了女兵们思亲的阴霾,像一只只花蝴蝶,带着一颗思春的少女之心,展翅飞进了春天大自然的怀抱。
  春游的兴致,丝毫也没排解开,女兵们对生日蛋糕与谁当班长的疑惑。
  晚饭前,难得见连长亲自指挥连队唱歌。饭前一支歌是部队的光荣传统,无论春夏秋冬,都风雨无阻。以往唱完歌,就按一二三排的顺序进饭堂吃饭。可今天不同,唱完歌后,连长没有下达进饭堂吃饭的口令,而是下达了“我讲一下!”“请稍息!”连长用一个标准的敬礼,回敬了全连官兵。
  “经连队党支部研究决定,任命话务班张钰同志为新任班长,王小莉同志为副班长。”
  张连长宣布完任命后,又对新任班长提出了今后干好工作的具体希望和要求。
  在一片掌声中,女兵们对谁当班长的疑问解开了。
  就在这时,通讯员从宿舍内提出一个大蛋糕。只见连长一改刚才的严肃,左手举了下蛋糕,右手比划了个八字,接着风趣地说道:“今天是三八妇女节,是咱们女兵战友们的节日。战友们可能还不太清楚,今天也是我,还有男兵赵鹏,女兵吕欣怡的生日......” 连长的话还没讲完,全连已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同志们,让我们再次以热烈的掌声祝贺三位战友生日快乐!” 连队陈指导员的一句祝福,又引来一阵掌声和喜悦的欢呼声。
  “今天的生日蛋糕,是连长的爱人上午专程送来的,因上午连长带领大家在野外训练,他们连面都没见上......”
  张连长接过陈指导员的话接着说:“军民一家,官兵同乐。我代表我爱人,祝兄弟姊妹们生日快乐!”
  女兵的餐桌上比平时多了一盘红烧肉,一盘炒鸡蛋,没有酒。
  一个大大的奶油水果蛋糕,摆在餐桌的中间,谁也不忍心去动他。此时此刻,一缕溢满官兵友爱的蛋糕馨香,在饭堂里飘荡,已让节日里的女兵们陶醉。      

文/木子西

原载于微信公众号《文青不归路》

1、

汽车停下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很晚。

浓浓的雾还没有消散,十一月的秋季里,车窗玻璃蒙上了厚重的水汽。

我跳下车,回头问司机:不能再往里开开吗?

司机把烟头扔向车窗外,关上车门,一脚油门。

黑色的尾气在浓白色的雾里氤氲开来。

这是条狭窄的山路。几天前的一场雨把原本就泥泞的道路洗刷得千沟万壑,杂乱的脚印纵横交错,囤积的雨水和腐败的枝叶杂糅在黑色的泥里。黄昏还没散去的雾让这路显得更加阴森恐怖。

我想,既然来都来了,再回去也不划算,再说就算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大概半仙儿的法力也可保我无恙。

半仙儿是镇上有名的神算子,光辉事迹比比皆是。粗略算下来,几年里,半仙儿曾准确的定位过镇上大大小小走丢的牲口50余头、预测过街坊邻里32名孕妇胎里婴儿的性别,其精确度堪比GPS和B超,于是“半仙儿”的名号不胫而走。

半个月前我找到半仙儿,半仙儿戴着墨镜,叼着烟斗躺在槐木摇椅上。初秋的阳光照在半仙儿的墨镜上,一身麻灰色的袍子显得慵懒又神圣。袅袅升起的烟雾在阳光里飘散开来。

没等我开口,半仙儿便问我,是不是婚姻出了状况;

我说半仙儿你小点声,这家丑不可外扬的,你不怕别人听见我还怕呢;

半仙儿唑了口烟,摇着摇椅,长长的吐一口气,然后一阵咳嗽。

他擦了擦嘴角,伸出左手,

规矩我自然是懂的,赶忙掏出准备好的200块塞到半仙儿手里。

半仙儿拉下墨镜说,你这事儿吧,不比一般的事儿。昨天董铁匠为他儿子高考求文曲星都要300,你这。。。。。。

我说半仙儿,我这也没想到不够啊,没带这么多现金,你看要不优惠点?

半仙儿掏出手中的苹果6s,打开支付宝二维码,晃了晃说,没现金不要紧,可接受支付宝转账。

我心想半仙儿不愧是高人,思虑周密,滴水不漏。

半仙儿收完款,把手机塞进衣服口袋,悠闲地躺在摇椅上晃着。我焦急地看着半仙儿,心想等我解决完这桩烦心事保证不打死你。

“你这个事儿吧”,半晌半仙儿终于说话了,“不太好办。”

我说半仙儿,你看这钱也付了你才跟我说不好办 你这太不厚道了吧;

半仙儿从摇椅上坐起来,弯着身子靠向我,慢慢的拉下墨镜,露出一对炯炯有神的小眼睛说,“虽然难办,但也不是办不了。我给你指条路,你往南走190公里,那里有个村,村里有棵300年的大槐树,你只要在那树上挂上你的烦心事,然后朝南磕三个响头,一切自然药到病除。”半仙儿晃着脑袋,像上了发条的不倒翁。我大喜过望,正准备辞别半仙儿去找那棵大槐树,半仙儿突然拉住我说,“莫急莫急,我还没说完。”

半仙儿吸了口烟接着说,“要想奏效,你必须是早上第一个挂上烦恼的人。心诚则灵嘛,哈哈哈哈……”

2、

我沿着崎岖的山路一直往前走,平生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是“山路十八弯”。一个钟头之后,终于看见百米开外有星星点点的灯火。我大喜过望,心想半仙儿真乃世外高人,连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都知道,可见鸟能拉屎的地方他应该能尝出来鸟拉的是什么屎了。我拖着快饿成纸片的身体狂奔100米,估计博尔特见了都会惊呆下把。回头想想,可能是因为山里风太大,而我饿成纸,风力加速度让我飘进了村子里。

在村口微弱的灯光下,一棵巨大的黑色树影矗立在村头。我走近看了看,婆娑的树影下晃动着长度不一的布条,密密麻麻。这大概就是半仙儿说的“烦恼”吧。不禁感叹,这世上烦恼的人真多,多的连这棵300年的大槐树都快挂不住了。

我走进村子,此时已经很晚。心想要抢到明天第一个挂烦恼,必须要找个离这大槐树最近的老乡家借宿一宿。不料抬头间看见村头的一人家灯火通明。我上前敲了敲门,问到:“老乡,有人在家吗?”

三声过后,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操着浓浓的乡音说:“吃饭还是住宿啊?“

我说老乡,我赶了一天的路,你看能不能借口饭吃?顺便借宿一晚,打地铺也行。

老乡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说,来坐坐坐,小芳,菜单拿过来。

从内屋走出来一个年纪14.5岁的姑娘,浓眉大眼,就像那首歌唱的一样: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长得好看又善良,一双美丽的大眼睛,辫子粗又长。。。。。。

我的思绪被这首《小芳》带的很远,直到小芳将一本厚厚的菜单扔到我面前。

命爱妻老小把自个儿捆绑在床的面上,没办法再往里开开呢。但接下来我就确信歌里的小芳并不是眼前的小芳了:糖醋排骨,68;韭菜炒蛋,42;酸辣小白菜,30。。。。。

我说老乡,你看能不能就来碗饭,或者剩菜就可以?

中年妇女说,感情是要饭的啊。这每天来村头拜槐树的不说有一百也有50,要个个跟你一样问我要吃要喝还要睡的,老娘这还开不开门了。

我想想说得也对,既然都来了,就当旅游好了。但菜单翻了三遍也找不出一道低于30的菜。

末了,在菜单的右下角看见一道菜:清蒸烦恼,28。

我大喜过望,这菜名太对我的胃口,当然,最重要的是他是唯一一道低于30块的菜。

我说老乡,那就来一盘“清蒸烦恼吧;

老乡说,你真有眼光,这可是本店的特色,只要吃了这个,烦恼一扫而光。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命爱妻老小把自个儿捆绑在床的面上,没办法再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