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阿黄是外祖父从隔壁村抱来的,陈家强见黑娃不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18 发布时间:2020-02-11
摘要:其实,黑娃是有名字的,他的大名叫陈家富,但因为他从小就长得黑,于是,父母给他取了“黑娃”这个小名,久而久之,黑娃就叫顺口了,大名倒很少有人喊了。 黑娃有个亲哥哥叫陈

其实,黑娃是有名字的,他的大名叫陈家富,但因为他从小就长得黑,于是,父母给他取了“黑娃”这个小名,久而久之,黑娃就叫顺口了,大名倒很少有人喊了。
   黑娃有个亲哥哥叫陈家强,从小聪明绝顶,不留级一直考上了名牌大学,读到了博士学位,在城里买了房结了婚生了儿子。黑娃却因为家里供哥哥读书花光了钱,又因为他性格懦弱,没文化皮肤又黑,没有一个姑娘瞧得上他而娶不到媳妇。黑娃的老爸前几年得了肺癌过世了,陈家强为了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就打算把老妈接到城里一起生活,并要黑娃一起去,答应在城里帮他找个工作赚钱养活自己。
   黑娃左思右想后做了决定,他告诉哥哥说,老爸死了,老妈辛苦了大半辈子,现在哥哥有条件让她享享清福,那就接走吧。至于自己嘛,那就算了,城里的生活习惯不了,城里的工作估计自己也做不了,自己从小就不好学,家里也没钱,除了种地他啥都不会,去了城里没人看得上自己,我还是留下来看家吧。哥哥嫂子都是大知识分子,讲究多,规矩多,像他这种自由散漫惯了的人,是融不进那个家的,迟早还是得回自己的家,俗话说得好,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最主要的原因还是,黑娃看上死了丈夫的夏碧莲。他经常找机会帮小寡妇的忙,小寡妇还算知恩图报,用自己的身子做回报,给了黑娃好几次,唯一的要求就是不允许黑娃把这事说出去。夏碧莲那柔软富有弹性的女人香,让黑娃就如偷腥的猫,尝到了诱人的味道。黑娃从来没有沾碰过女人的身体,夏碧莲是第一个也是目前唯一一个与自己有身体接触的女人,那感受让他回味无穷,留下来或许还能把再次她弄到手。这是黑娃真正的心思,不过,他没敢说出来。陈家强见黑娃不愿意去城里,于是他也不勉强,但也没有给他留下一笔钱,只是叮嘱了几句,直接带老妈就走了。黑娃不好意思问哥哥要点钱,只能自给自足维持生计,并时时打着小寡妇夏碧莲的主意。
   这不,黑娃去夏碧莲家串门玩的时候,听说过几天就是她的生日了。于是他就在心里寻思着,能送她一个什么样的礼物才能讨她喜欢呢?他在看电视的时候,看到电视里那些漂亮女人,突然想起,夏碧莲的脸蛋长得还不错,如果也跟这些明星一样化化妆,是不是也跟她们一样美?他幻想着夏碧莲收到他礼物时的欣喜神态,化妆后那千娇百媚的勾魂模样,黑娃忍不住流下了口水。黑娃决定,借点钱也要去买套化妆品送给她,女人嘛,谁不爱美?说不准夏碧莲一高兴,看到他对她是实实在在真心实意的好,就答应再次跟他上床或者嫁给他了。黑娃就这样美美地想着并开始行动起来,借钱成了他这几天的主要事情。
   黑娃心里第一个就想到了亲大伯,大伯的儿子在外面做生意,村里人谁都知道他家的日子过得富裕,再说了,困难之时,应该还是自家人最可靠。黑娃子是满怀希望走进大伯家的,没想到几分钟过后,他垂头丧气地跨出大伯的房门,刚才看见他还摇头摆尾的狗狗阿黄,好像跟它的主人心意相通,此刻趴在院子里一动也不动,连抬头看他一眼的意思都没有。黑娃气鼓鼓地向阿黄走去,想要抬脚踢它,把刚才在屋里大妈给他受的气发泄到狗的身上,腿还没抬起来,在阿黄不远处带领一群母鸡觅食的芦花公鸡突然像疯了一样冲过来,张嘴就在黑娃的腿上狠狠地嘬了一口,疼得黑娃一巴掌煽了下去,那只芦花公鸡好像有预感似的松开口就跑回了鸡群,黑娃的巴掌落了空,他弯下腰看到被嘬的地方紫了一块,他跑过去一阵乱追乱撵,顿时院子里鸡飞狗跳。
   大妈听到声音出门一看这情景,没好气的对黑娃说:“黑娃子,你要耍就耍,不耍就回自己家,我真的是没钱借给你,你就在我家里追鸡撵狗的发啥子气?”
   黑娃把裤腿往上一拉,冲大妈喊:“你看你看,你家养的那瘟鸡,像疯狗一样乱咬人,哎哟,疼死我了,太欺负人了。”
   “你还是男人不,跟一只公鸡较啥劲?赶紧回去赶紧回去,别在我家瞎闹腾了,做你的正事去。”大妈下了逐客令,黑娃就不好意思滞留,只得悻悻地离开了。出了院门,他恨恨地小声骂道:“奶奶个熊,狗仗人势鸡仗人势,老子哪天抓住你,拔毛吃肉,看你还嘬老子不?”
   黑娃来找平时经常在一起打牌喝酒的顺发借钱。他对顺发说:“过两天就是夏碧莲的生日了,我想给她买套化妆品当礼物,可你是晓得的,这段时间走霉运,打牌老输钱,手头实在是拿不出多少钱来,哥哥你先借我几百块应应急,过几天想办法就还给你行不?”
   顺发递给黑娃一支烟,对他说:“你对夏碧莲这个小骚货还不死心呀,两年都过去了,她找了多少男人你应该看到的,暗地里跟多少男人上过床村里人大多数都能猜得到。再说了,农忙农闲你帮她做了多少事,她要是对你有意思呀,早就跟你一起过日子了。我劝你,别浪费时间和金钱在她身上了。你哥陈家强可是博士生,关系多,你到他那里去,让他给你找个好工作,好好赚点钱,回来正儿八经娶个婆娘过日子。你也晓得的,呆在家里,除了卖点粮食卖鸡卖鸭变点油盐钱,其他也没有赚钱的路子,现在我手里也没有一分钱,更别提几百块了,帮不了你哦。”
   黑娃幽幽地说:“我不管小寡妇跟谁上过床,只要她一天没改嫁,我就还有点希望,反正我就喜欢她一个,实在借不到钱,我再去想想其他办法吧。”
   “唉,你咋就是个死脑壳不会转弯呢,懒得说你了。”顺发把烟头往地下一扔,不再说话了,两人就这样沉默着。
   “想要弄到钱,办法倒有一个,就不晓得你有没有那个胆子?”过了一会,顺发突然这样对黑娃说,眼神警惕地向四周看了看,然后凑近他耳朵嘀咕了几句。
   “啊,这,不敢,没做过……”黑娃很为难地摇摇头。
   “就晓得你不敢,我是说着玩的,我也从来就没做过这事,要不,你向你大伯借,他家有钱,或者打电话问你哥借,困难时还是至亲最可靠。”顺发出主意说。
   提到至亲,黑娃马上就想到哥哥对他的不管不顾,还有在大伯家借钱的遭遇,他叹气说:“别提了,谈钱伤感情,还亲人呢,哼哼,靠人不如靠己,我自己再去想想办法,走了。”
   晚上,黑娃喝了点闷酒,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在心里感叹,这人穷志短啊,好话说了一箩筐,却几百块钱都借不到,他奶奶个熊,这啥世道,只认钱不认人,旁人靠不住,连自家人也袖手旁观,眼看夏碧莲的生日后天就到了,看来,也只有用顺发的那个法子试试了。
   外面的夜已经万籁俱寂,除了偶尔的几声狗叫,所的人都应该入了梦乡了。借着酒劲,黑娃爬了起来,找了一条装粮食用的空蛇皮袋,悄悄地溜出门,他在附近熟悉的人家晃悠了一阵子,犹豫不决了很久也没敢下手。鬼使神差,他竟然不知不觉就来到了大伯家的院门外。看到院门居然开着没关闭,想起了白天被欺负的遭遇,他就恨得牙痒痒,心里暗骂:“守财奴,我让你有钱也不帮我,不借钱是吧,我自己拿总可以吧?”黑娃对大伯家就如对自己家一样的了解,他鬼头鬼脑向四周看看没人,便蹑手蹑脚地溜进大门。
   阿黄趴在院子里的屋檐下,他闻到了黑娃的气味,见是认识的人,只在喉咙里呜咽了几声,对他摇摇尾巴,继续埋头睡自己的大觉。黑娃看阿黄没有闹出动静惊动屋里睡觉的大伯大妈,心里一喜,便轻车熟路地来到鸡舍旁,他轻轻地蹲下去,把手里的蛇皮袋理好口子放在地上,另一只手探进了鸡舍里。
   那些正在熟睡的鸡只是骚动了一下,然后又恢复了平静。黑娃摸了半天,手终于抓住了一只鸡的颈脖,便轻轻拽了出来。黑暗中,他似乎感觉到,身边有一个摊开的口袋伸到了他的面前,他没犹豫,赶紧把抓住的鸡放进去,然后又伸手进去摸第二只,第三只……旁边的那个口袋在黑娃要放鸡进袋子的时间里,准确无误的就敞开在他面前。
   直到抓住了八只鸡后,黑娃又探进去摸了很久,什么也没摸着,他心里确信没有了,嘴巴却不自觉地自言自语:“只有八只鸡,没有了。”
   “还有一只,你好好摸摸。”一个声音低声在黑娃身后传来。
   “里面真的啥都没有了,我摸了几遍了,就八只。”或许是第一次做贼心虚,又或许是酒壮了胆,黑娃忘了自己是一个人来的,没注意到身边发生的微妙不寻常,压低嗓门回答道。
   “我说有就有,我自己家养的鸡,多少数量难道还不清楚?赶紧摸。”那个声音突然大了起来,不耐烦地说。黑娃听到这话,突然才回过神来,自己是一个人来的,而这声音那么熟悉,对,就是大伯的声音,完了,被抓住了,他一下子反应过来,站起来就想跑。
  “啪,啪,啪”黑娃还没来得及抬脚,三声响亮的耳光扇到了他的脸上,火辣辣的疼。“你个狗东西,没出息就算了,竟然不学好,偷到自家人屋里来了。”黑娃见势不妙,看来在黑暗中大伯已经认出自己了,他腿一软就跪倒在地上,边磕头边认错,请求大伯放过自己,不要把这事说出去。屋外的响动惊醒了大妈,她打开门,拉亮院子里的灯,看到这一幕。
   原来,黑娃去大伯家借钱走了后,大伯就出门去街上的茶馆里打牌去了。按老规矩,赢了钱就别想走,直到请那些输钱的牌友吃了夜宵,才被放过可以回家。快走到自己家的院门,夜色朦胧中,他看到一个人影在门外晃悠着不离开,他觉得奇怪,这谁呢,难道是小偷?于是,他停下脚步,站在路边的树影中,直到那个人影溜进门,他才走出来,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看到那个人影蹲在鸡舍旁,他明白了,果然是小偷,俗话说,抓贼抓赃,那就等你下手了我在抓你。他也蹑手蹑脚走过去,轻轻地抓住地上的蛇皮袋敞开口子,准备等小偷把鸡从鸡舍里偷出来,就一下子套他头上去的。可这小偷似乎没有察觉到身边有人,抓住鸡就往敞开的袋子里放,于是,大伯改变了主意,就在旁边替这个笨贼牵口袋,等到人赃俱获的时候,看他什么反应?直到这个笨贼开口说话,他听出声音是黑娃,所以,他才气不打一处来地回答他。
   黑娃痛哭流涕地对大伯大妈说了偷鸡的原因,忏悔并保证下不为例。看在是自家人的份上,黑娃也是第一次偷东西,大伯饶了他,并答应替他保密不把他偷鸡的事说出去。
   不知道消息怎么走漏的。第二天,一传十十传百,村里人都听说了黑娃偷鸡的可笑事,人人都笑得喘不过气来。
   黑娃还不知道偷鸡的事情已经败露,照样往小寡妇家去溜达。夏碧莲看到黑娃来了,像看到瘟神一样堵在门口不让进,还催他赶紧走,说她家没有值钱的东西黑娃是知道的,以后再也不允许黑娃进她家的门。黑娃不明就里,但他从半开的门缝里,看到屋子里有一个男人的背影,他似乎明白了什么,黯然神伤地转身就离开了。
   时隔没几天,一个有点驼背秃顶的中年男人,带着有点猥琐的笑容,开着宝马车,把夏碧莲风风光光地给接走了,从此没再看到她回来。
   黑娃偷鸡是为了和小寡妇偷情的事,却成了村民们茶余饭后的笑料,树活要皮人活要脸,黑娃再怎么伪装自己也挂不住脸面了。有一天,有人看到黑娃拎了一个包裹走了,谁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有个小偷在一个夜黑疯高的夜晚去一家行窃,可是这家很穷什么也没有,小偷很生气,正想空手而归的时候,他看见这家的院子里有一个鸡窝,心想贼不走空,偷一只鸡也算是没白来。然后他向鸡窝里摸去,谁知这一摸把鸡摸醒了,鸡咕咕地乱叫起来。
  鸡的叫声吵醒了主人,主人起来抓住了小偷。
  小偷被抓之后很懊悔自己不该偷鸡,要不是鸡叫自己也不会被抓。
  这家的主人冷笑,你该懊悔不该偷鸡吗?你应该懊悔根本不应该偷窃。
  这就是说行窃之人只为了偷不到而懊悔,从没想过偷本身就是错误的。   

阿黄是爷爷从隔壁村抱来的,当时河对岸有户人家的母狗生了五六个狗娃娃,因为家穷,养活不了,便四处托人代信,说是送了,不要钱。

不过,村儿里的富人是瞧不起穷人家的狗的,宁可花钱上集市买高价的宠物狗,哪怕不好养活,也要图个所谓的“好名声”。爷爷可顾不了那么多,便寻着到那户人家抱了只毛茸茸的崽子回来,说是养大了好看家。

也想是赶上正月那会儿周围几个村子的小偷闹得特别凶,逢人不在就撬锁进去偷腊肉、香肠啥的,搞得村民们都心神不宁,至于家家都兴起了养狗。

每到夜里,一旦一只狗吠了,接着便是接连不断的狗叫声,把小山村微弱的灯光都震得颤颤巍巍,好像要熄灭了去,以前老是听到怕人的乌鸦哀嚎声,现也不见了踪迹,这倒也好。但到了半夜狗叫声也挺瘆人,还绝不停息,歇在树上的鸡竟吓得掉在了地上,次日起床听不见鸡叫了,只看到三两只瘸了腿,或者冠出血的鸡躲在墙角瑟瑟发抖,一副让人可怜的样子。

日子不久,竟然有狗嗅着了鲜血的味道,处处追着受伤的鸡跑,当然,就免不了有葬身狗腹的不幸者,留在田埂上、茅厕边的,往往是惨死得没有全尸的鸡,母鸡刚下的蛋也不得幸免,蛋还没退热,便被狗帮们偷吃了去。阿黄倒也顾家,也挺正义,从来不干这行事儿,还把那些觊觎我家鸡群的狗帮们追得到处乱跑。有几次阿黄挨了咬,怕是不合群结了仇,一群狗围着它咬,有次腿被咬穿了,看它腿哗哗地流血,我眼泪也唰唰地掉,幸好姑姑家是兽医,我抱着阿黄求着姑姑给治好了,不过很长一段时间,阿黄走路都有些不正常,一跛一跛的。

后来我听说,那些吃鸡偷蛋、颐指气使的狗帮们,很多都被打死吃狗肉了,我心里还叹息:贼娃子不敢来了,狗倒是接了他们的活路,但也怪不得谁,干这种事就该杀。心里一边愤懑着,又担心着,害怕我家那个少不经事、正义感爆棚的阿黄被误抓了去,也判个“死刑“”就不好了。

       很快,我上了小学,阿黄也长得大了些,不过我看它的样子就还那么小,爷爷开玩笑说:“若是换算成人的年纪,它一定比你大了,指不定你该叫他哥哥,。”我对爷爷抛了个白眼,急忙赶去学校读书了,而阿黄,也总是跟在我屁股后面,不离不弃,直到把我送到了学校,它还伏在教室外面,眼巴巴地看着我,弄得我上课也不宁静,生怕哪个坏人把它捉去炖了狗肉吃,因为老家就有些人那么干,多是屠户或者刚生了小孩的家里,不知道弄来有啥实在用处,也没见他吃了狗肉就真不怕冷了,我倒见着吃了的反而穿得比普通人更萎缩的。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阿黄是外祖父从隔壁村抱来的,陈家强见黑娃不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