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很不幸的是我跟她同桌三年,还有些常用的物理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6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同学们好,我是你们这学期的物理老师,我叫东方韵。”一个男子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哇塞,好帅哦,好像才大学毕业呢,琳琳,你看,你快看呀。”同桌使劲扯我的衣服,指着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这学期的物理老师,我叫东方韵。”一个男子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哇塞,好帅哦,好像才大学毕业呢,琳琳,你看,你快看呀。”同桌使劲扯我的衣服,指着讲台兴奋地说。
  “你个花痴。咱是来学习的好不。”我敲一下她的头,一脸无语地说。
  “你个书呆子,天天就知道学习……”
  “安静一下,高中物理不再是死记硬背就行了的,在于加深对所学知识的理解与应用,还有些常用的物理研究方法。以后有不明白的,下课可以来问我。”女同学大都欢呼起来。
  我靠在斜角微眯着眼睛细细打量了一下,上穿衬衫,下穿牛仔裤,身材修长,皮肤白皙,眼神炯炯有神,鼻梁挺立,倒是挺养眼的。
  过了一会儿他一字一句地说:“大学很精彩,只有体验过的人才明白,你们一定要好好学习,此刻的努力是不为日后的无能而愤怒!同学们,自己先预习一下课程。”说完他就低着头看讲桌上的名单。
  一天,遇到一道物理题,解了半天没得出答案,便去问他:“老师,这道题可否讲解一下?”
  他看看题,抬起头微笑着说:“你钻牛角尖了,换个思路,你一定能解决!”
  “呃,好吧,再见!”我一脸失望地走出办公室,心想着,我必须做出来,才不要问你呢。七分钟后,“老师,你看看,对不对?”我把作业题放到他办公桌上,有点赌气地说。“哈哈,我说你能做出来吧!”他大笑着说。“哼,小气鬼!”我拿起本子,飞快地跑出教室。
  时间如流水,不知不觉月假到了,我和同桌在街上瞎逛。“哎,琳琳,我们物理老师真帅!”同桌一脸陶醉地模样,恨不得立马献身。“哪点帅,没看他凶男同学的样子嘛,语言刻薄,态度恶劣,还特小气!”我又敲了一下她的头。
  “王琳琳,我就有那么差嘛。他不思进取,天天打架斗殴,作为老师有必要教导他。”转身一看,一个高大的身影站在离我五十厘米的地方。
  “你吓死人啊,走路怎么没声音?”我两手叉腰,置问他。
  “有呀,只是你没注意,一心骂我去了。”他一脸无辜的说。
  “反正,我是觉得你没必要说得那么狠,要教导总需要个过程,不是一蹴而就的。”我自以为是道。
  “东方老师,好,你,你怎么也在街上?”同桌结巴地说。
  “我去买篮球。”他淡淡地说
  “哦,你去买吧。”我拉着同桌的手,说:“我们去别处转转。”
  刚走进饰品店,就看见熟悉的身影,我撇撇嘴说:“怎么又是你?”
  “呵呵,要尊重老师,说话不要那么冲!”他一本正经地说。
  我不以为然说:“切,不就比我大五岁嘛。”
  “老,老师,你来买什么呀?”同桌又犯结巴了。
  他顿了顿说:“嗯,我随便看看。”
  “没啥好看的,咱回学校吧。”我拽着同桌离开了饰品店。
  “哎,花痴,你不会喜欢上他了吧,据说喜欢一个人在他面前会紧张的。”我一只手搭在同桌的肩膀上说。
  “不,不会的。”她吱吱唔唔地说。
  “那你可得努力,他眼光高着哩。”我停了一下说:“好好学习吧。”
  临近终考了,大家都努力复习,可这却是我最轻松的时候,对于我而言,上课时用心学,复习不复习都无所谓。
  下课了,他走到我右边,一脸神秘地说“认真复习,考好了我有奖励!”
  “无聊。”说完,嘴角居然向上扬了一下。
  终于放假了,考的还不错,内心微微一笑,不知道是什么奖励,我站在小桥上,向远处眺望。
  “琳琳,来,带你看我给你的奖励。”他一手拉着我往右边走,我也是好奇,就随他去了。
  他一脸兴奋地说:“琳琳,这是我自己亲手做的许愿树,那天在饰品店就是找彩带。”光秃秃的树干被他打扮的花枝招展,冰冷的冬天也有了丝丝温暧。
  “琳琳是你叫的?”我假装生气地说。
  他挠挠头说:“不就大五岁嘛,课下我就是普通的男孩子。你快许个愿吧。一定会让你如愿以偿的。”
  我看了看他阳光的脸庞,双手合拍默默许了心愿。
  “谢谢你。你也许一个吧。”
  他转身对着许愿树,看了我一眼,闭上眼睛,虔诚的站在那里。
  “这是我送你的礼物。回家再看,不许笑我。”他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给我。
  “好!”我把盒子放进口袋。
  回宿舍,趁无人的时候,偷偷打开盒子,居然是一副十字绣,琳琳,好好学习,歪歪扭扭的字体在我眼里是那么好看。
  此后,他经常带我出去玩,讲了很多外面的事情,不懂的题,他和我一起探讨。时间如白驹过隙,不知不觉要开学了。
  一个人在大路上漫无目的走着,突然一辆车停在我面前,车里走出一位穿着洋气的女子,说:“你就是琳琳吧,我是东方韵的女朋友,请你离他远点,他终要离开这里的。”
  “我是!但你想多了。”我面无表情的说。
  “呵呵,这么小,他怎么会看上你了呢?”她上下打量下我说。
  “我大了,你老了。”我淡淡地说。
  她一脸凶悍的说:“哼,小丫头片子,记住我的话,不然,你会后悔的。”
  我不理会她的喧嚣,失魂落魄地回到宿舍,心里想着,他会离开,离开。
  “你怎么了!你不是一直都云淡风轻嘛?”同桌一脸关心的问。
  “东方老师要离开了。”
  “啊,他去哪里?”
  “不知道。”我叹了口气说。
  “琳琳,去问他吧,我知道,你是喜欢他的,你从不和别的男孩多说话,也从不和别的男孩嬉闹,更不会和别的男孩一起去玩,除了他。而老师也是,只和你一人玩,一开始我也很嫉妒,但是我知道也只有你才配他,去吧。”同桌难得一脸认真地说。
  “算了,不是一路人,我出去转转。”我拿着他送的小盒子,静静地向许愿树走去,突然看见略带模糊的身影,我擦了擦眼角,说:“你怎么也在这?
  “心有灵犀一点通嘛,嘿嘿。”他调皮地说。
  “给你!”我把盒子从口袋里拿出来放到他手上。
  他伤心地说:“怎么,你嫌不好看吗?这是我第一次绣十字绣,我知道,你不喜欢花花的东西,所以空闲时就绣了这个送给你。”
  “你个小贱人,不是让你离他远一点嘛,你,你怎么……”
  我转过身看到那个拦我路,恨不得吃了我的女子。
  他大步走到她面前,说:“我们过去了,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他指了一下我说:“这是我女朋友,不允许你欺侮她!”
  我闲庭信步走过来,说:“人要有自知之明,请自重!”
  她咆哮地说:“一个小丫头片子有什么好的,我们的曾经你都忘了吗?你怎么这么狠心?”
  “早就说了,我们不合适,你非要强拧一起,只会越来越痛。”他认真地说:“请不要再纠缠我!”
  “哈哈,无情的人。我那么爱你,你竟然一点不留情,好,我离开,祝你们幸福。我输了,哈哈……”她踉踉跄跄的离开了。
  他向我走过来,两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说:“琳琳,我要去考研,你好好学习,我在那边等你。”
  “真的要走吗?”
  “是的。”他坚定地说:“那是我的追求。”
  “哦,好,我等你。”我伸出小指:“拉勾。”
  他紧紧地勾着我的手指。“嗯,拉勾,我等你。”
  “我,我能抱抱你吗?”他轻轻地问。
  我侧躺在他怀里,感受着他身上淡淡的薰衣草味道。         

  染小惠有些失落:以前夏雨琪总是和她们一起吃饭,她们三个是最好的朋友,但是最近夏雨琪一直在躲着她和艺筱怜。哎~算了不去想了或许她真的只是想要好好学习吧!可能她觉的我的学习不好会把她带坏吧!马上就要高考了,她也该好好努力了。

数学课上王皓被安排坐在最后一排,旁边全是男生,而我的同桌又成了许仪。每次安排值日我都是积极性最高的,因为那是没有许仪在旁边,我跟跟王皓独处的时光。值日前我总是把桌洞摆的整整齐齐,墙面擦干净,凳子上面用袖子擦干净。值日结束我总是最后一个走,我会偷偷的翻开他的书看看上面的笔记,然后整整齐齐的放好,他的草稿纸我总是偷偷的收起来回家用剪刀把有字的纸剪下来,然后收藏在我的小盒子里面。

  餐厅里

激动什么呀,就算喜欢有什么,人家可受欢迎啦,我们班好多女生都喜欢他。

中午,高二级一班教室里

啥意思,你要开始行动啦。

  “不会啊,你的学习不好我和你一起玩,但是我的学习不是也挺好的吗?”

那你喜欢他吗?

  染小惠心想:我来这个学校快一年了,老天爷终于开一次眼了。

老师前脚刚到许仪后脚跟了过来,她上厕所的时间总是很长,每次我都要在外面等她很久,以至于后来下课铃刚响我就自己往厕所冲。

  班主任轻咳嗽两声,大家才发现自己失态了。

嗯还不错。

  “呵呵我是开玩笑的啦!就我这学渣一枚怎么可能编出那么优秀的歌曲呢?你说对吧?不说了快饿死了,筱怜我们去吃饭吧!”

我同学说她们班的王皓要转到我们学校我们班,超级帅的,而且家庭条件也超好,听说他父母是开饭店的,在武汉那边有好几家店。

  现在我们开始上课,嘴上虽然说叫大家好好上课但是心里却早已泪流满面了:让我给这个太子爷上课,这不是想害死我吗?不知道校长那个老家伙是怎么想的。

下午的课是体育,我被安排在跟王皓差十万八千里的位置做操,45分钟下来,我不断装作不经意的回头,不经意的扭头,直到老师说正常休息。王皓跟男生打篮球去了,我被孟碟拉到小卖铺买辣条,其实我的内心是拒绝的。看着她啃着辣条,坐在石阶上迷妹脸看着王皓,我恨不得不认识她。

  是啊!筱怜的学习一直都很好就只有她学习不好。

我听孟碟说会有个超帅的男生转到我们班,你听说了吗。

  染小惠觉得十分奇怪,以前有人敢在他的课上睡觉他一定会打发雷霆,为什么这个叶墨烨睡觉他就不管呢!明明看见了还装做没有看见。

我看看了周边的同学,也都是一片迷妹脸看着篮球场那边,心里不禁觉得失落,我没戏了,半个班的情敌,我可赢不了。想到这,我走回教室坐在位子上发呆。体育课还没结束许仪穿着白色的连衣裙背着书包走进门口,她说肚子不痛了,想着下节是数学课不敢落下,就收拾一下来教室上课。

  “筱怜,你说如果一个学习好的人和一个学习不好的人一起玩会不会被带坏啊?”

哎,晨晨你知道我们班要来一个转校生吗?

  染小惠若无其事的回答

不知道,这种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班主任指了指染小惠的旁边说

“本文参加#青春不一YOUNG#征稿活动,本人承诺,文章内容为原创,且未在其他平台发表过。”

  染小惠幽怨的说

和王皓坐了一上午同桌,愣是憋了半天的尿,还好早上的豆浆没喝,否则真不知道我的膀胱受不受的了。王皓没穿校服,穿的黑外套把他寸的很白,很重的双眼皮下面是黑洞洞的大眼睛,不能盯着看,不然你一定会陷入深渊。一上午的课我都没听进去,只知道上的是语文和地理,认真倒是很认真的看球以至于翻页都忘了。我跟王皓总共只有一次交流,向我借一块橡皮,我打开笔盒看着我那块被染的黑乎乎的橡皮,我把笔盒偷偷的拿到桌子下面,用手摸着橡皮,然后在墙上轻轻的擦拭,希望这样可以白一点。王皓拿过我的橡皮,用力擦了擦他的笔记本,然后用手掸掉橡皮灰,把橡皮还给我,说了一句谢谢,一阵淡淡的薄荷味传来,我感觉一阵眩晕。我用力的点点头,心里乐开了花,然后用余光偷偷瞄他认真记笔记的样子。

  艺筱怜心想:看你以后还自不自恋,哼

我可没有那么大的魅力,有她在哪能轮的到我们。说完话,坐在我前排的孟碟同学看了看我同桌的空位子。

  “没怎么”

我就知道这种事情跟她说没啥效果,还好我也没抱太大的兴趣,反正再帅也看不上我,丑我也看不上他。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很不幸的是我跟她同桌三年,还有些常用的物理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