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自己揣摸他们不怕是清楚王德全的适龄地方,他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04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警笛刺耳,警灯闪烁,三辆警车一字摆开,向着平度市西南洼的王哥庄村疾驰而去。 凶杀案?聚众斗殴?抓捕通缉犯?……? 根据举报电话提供的线索,三辆警车迅速到达王哥庄村王

  警笛刺耳,警灯闪烁,三辆警车一字摆开,向着平度市西南洼的王哥庄村疾驰而去。
  凶杀案?聚众斗殴?抓捕通缉犯?……?
  根据举报电话提供的线索,三辆警车迅速到达王哥庄村王二乱家。只见在王二乱家的院子里、院子外有许多人在手脚忙乱地干着什么。
  “来来来,谁是这个家的户主?马上上警车,到派出所处理问题。”带队的于警长一走近人群立即大喊。
  沉默,死一般的静寂。喊声和庄严的阵势像定身咒一样将忙乱着的人们定格在无声无声无息中。
  “怎么不说话?不敢站出来。来来来,这家的户主出来,马上上警车,去派出所。”于警长又一次冲蒙了头的人群大喊。
  “同志,什么事?”一位穿着红背心村民悄声问站在身边的另一位警察。
  “有人举报,这家死了人不火化,仍实行土葬,这是严重的违法行为,我们接到举报来处理的。”
  红背心长舒了一口气,“人家警察是因为王二乱不火化来的,大家放心,没有别的事。”听到红背心这么一说,大家绷紧的神经立刻松弛了下来。
  “来来来,你去、你去,”于警长听到有人答话,立即朝着红背心说:“你去把户主叫出来,叫他上警车,去派出所处理问题,”
  “警察同志,叫是叫不出来,得抬出来。要不然我们给你抬警车上去?”
  “怎么回事?”于警长一脸疑惑。
  “怎么回事,那个躺在炕上挺尸的就是户主,就是户主王二乱。你看一看,在场的有哪一个披麻戴孝?这是个好吃懒做的无赖,已经没有亲人了,有几个近亲,没有来的。我们这些四邻八舍怕臭在家里,一起来把他埋了。去火化,哪来的火化费?”
  “给抬警车上。”
  “把王二乱抬出来,放警车上。”
  站在于警长身边的一位警察已经明白了,他拉了拉于警长的衣角,使了个眼色、小声说:“撤吧。”
  三辆警车一字排开,疾驰离开了王哥庄,不过这次警灯不闪、警笛不鸣。白白地在平度西南洼上空留下一溜尘雾。   

■ 黄 胜

一辆辆警车从市公安局内开出,警灯闪烁,警笛如剑,劈开黑夜的寂静,向着东郊进发。

  《文艺生活(精选小小说)》2004年第6期  通俗文学-讽刺小说

10分钟之后,刘云飞接到了喻忠心打来的电话:“云飞,刚刚得到确切消息,王德全现在应该在市区东郊李家庄到一家废弃的汽修厂沿线,张文龙已经派出大规模的队伍前往搜查,我们该怎么办?”

  这天半夜,“呜啦——呜——啦——”凄厉的警笛声骤然响起,一辆警车风驰电掣般由远至近,“吱嘎”一声停在某机关宿舍大院的门前。警灯闪烁,慌得看门老头鞋都来不及穿,光着脚丫子从传达室跑出来,“咣”地打开铁门,恭恭敬敬地目送警车进去。

刘云飞闭上眼睛略微沉吟片刻,缓缓说道:“我估计,张文龙派出大量警力出马未必是真的去抓捕或者营救王德全去了,很有可能采取的是打草惊蛇之计,目的是想要逼着绑架者直接干掉王德全,所以,我估计他们即便是知道王德全的确切位置,也未必会派大部队靠近,这就是我们的机会。

  这下子,大院里不少人紧张起来,王局长也是其中之一。说不清自什么时候起,他对嗷嗷的警笛声极为敏感,听见便心惊肉跳,加上近来反腐风声紧,圈子里的好几个朋友都出了事,今晚他本来就睡得不甚安稳,颠三倒四地好不容易才算入眠,警笛一响,他一个机灵又醒了,二话没说,先从枕头底下掏出药瓶吃了两片救心丸,然后支楞起耳朵细听。就听得声音越来越响,越响越近,他心烦意乱,盼望着警车只是路过。想不到警笛声在最响之时戛然停住,分明是在宿舍大院门口停下了,然后就是开铁门、驶进大院的声音,王局长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只能再巴望着老天保佑,与己无关。但事与愿违,警车驶进了大院后,听声音似乎正是停在了自己楼后,一阵“砰”“啪”的开关车门声之后,很快,令人恐怖的脚步声就在楼道内重重响起。

这样吧,咱们立刻以最快的速度争取赶在张文龙的大部队之前进入他们的包围圈之中,尽最大可能将王德全营救出来。”

  “完了!”王局长脱口而出,顿时两眼一黑,四肢发冷。此时他老婆也醒了,耳听得自己夫君说完了,浑身马上抖如筛糠,伸过手去死死拽住夫君的手,本想找个依托,抓住后才发现夫君一手冷汗,比自己抖得还要厉害。此时,那拾级而上的脚步声,跟催命的鼓点似的,听来是震耳欲聋。

喻忠心说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差点忘了说了,王德全曾经的仇人龙哥带着他的两个手下秘密返回凤凰市,应该是知道了王德全出事的消息之后,想要搞点事,所以,我们不仅要注意张文龙派出的大部队,还得注意龙哥和他的两个手下,他们全都是通缉犯,下手非常黑。云飞,要不这件事情你不要参加了,我直接带人参加。”

  对事发后的这种情景,王局长以前也不是没设想过,他想自己定会临危不乱、从容不迫。然而今天事到临头,脑中翻来覆去就两个字——完了,其它一片空白。他想不失风度地迎出去,但全身大汗淋漓,已然虚脱,无论如何也动弹不了了,别说走出去,连站起来也不可能了。

刘云飞摇摇头:“不行,我是阮市长亲自任命的负责人,这次事情我必须要参加,否则的话,一旦你和张文龙直接碰面,你无法向他交代,有我在的话,事情还好办一点。”

  脚步声停了,一点不错,正是在自己门前,接着砰砰的敲门声急促地响起,砰、砰砰、砰砰砰……炸雷一般,王局长万念俱灰,一时之间魂飞天外,口中便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好,我在裕华路维明大街路口等你,你开车过来的时候顺便接上我,咱们直接出发。”

  还是夫人神勇,见夫君脸色苍白、气若游丝,眼看着已指望不上了,听到敲门声渐急,她只好一咬牙站起来,战战兢兢地出了卧室去开门。出去时还一步三挪磨磨蹭蹭,回来时却三步并作两步步履轻快,她欢天喜地地在浑身冰凉、七魂已去的王局长耳边说:“不是抓咱的,敲的是对门老宋的门。”就这一句话,便把夫君的出窍之魂勾了回来,魂魄一归位,王局长顿感神清气爽,身轻如燕,抬抬腚就站了起来。他拍拍胸口长长出了几口气后,对夫人说:“老宋也太不小心了,弄个宝贝儿子整天游手好闲,花钱如流水,又是买楼又是买车的,还能不出事?我早说过,老宋早晚会毁在他儿子手上。”夫人连连点头称是,也为老宋惋惜不已。而后,两口子蹑手蹑脚地到门口透过“猫眼”看热闹,一看之下,王局长颇感失望。

5分钟之后,两辆警车疾驰而来,刘云飞上车之后,汽车快速启动,直奔东郊。

  为啥?就见对门的门仍未开,敲门之人却并非想象中的警察, 却是三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其中一个正是老宋的公子,这小子好像喝多了,人事不省地靠在一个同伴的身上,另一个人恁是不摁门铃,只管埋头啪啪砸门,嘴里乱喊乱嚷:“开门,快开门!”

“喻局,让两辆车直接上槐安路高架桥,在确保安全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开车。”刘云飞当机立断。

  王局长转身拐到后窗,开窗探身一看,下面确实停着辆警车不假,不过这车看起来挺面熟,细一分辨,不由哑然失笑,心中这个气呀,嘿,就别提了。原来这车却是宋公子的坐驾,这小子不知从哪儿弄了套警灯警笛装上虚张声势,混充人民警察,竟差点把自己给吓死。这时候,一阵凉风袭来,王局长浑身发冷,这才觉出,跨下湿漉漉的,不知啥时候尿了一裤裆。

刘云飞他们这两辆警车并没有鸣笛,只是闪烁起警灯来,一路风驰电掣驶向东开发区。

  夫人跑过来叫他过去,“快来看,老宋好像不行了。”

而另外一路,张文龙派出的队伍走的是裕华路。

  王局长吃了一惊,爬到猫眼上一看,就见对门已经开了门,宋夫人正一把鼻涕一把泪,宋公子的酒似乎也醒了,正指挥着两个朋友往外抬老宋呢。老宋大概是晕过去了,双目紧闭,脸色铁青。

虽然刘云飞他们出发比张文龙车队迟了10分钟左右,不过刘云飞他们上的是高架桥,没有红绿灯,当刘云飞他们的汽车驶进东三环的时候,张文龙他们的警车距离刘云飞他们的警车还有五六百米的距离。

  夫人说:“咱出去看看吧,老宋咋病了?”

张文龙用手一指前面闪烁警灯的警车说道:“前面的是咱们的人?”

  王局长赶紧一把拉住她,“别凑热闹了,他是吓的。”

手下摇摇头:“应该不是,我们全部都按照您的指示鸣响警笛,闪烁警灯,前面的警车并没有鸣响警笛,所以,我估计应该是附近派出所出警归来的吧?”

  “吓的?”夫人一惊,透过门镜细看,老宋脸上果然是一副惊骇至极的模样,她恍然大悟:老宋大概也不知道他那混账儿子在车上装了警灯警笛……

“哦,那就不用管他们了,从现在开始,立刻封锁每一个通往东郊的主要路口,严查过往车辆,搜索王德全的踪迹。其他人跟我继续向里推进。

刘云飞让警车在距离汽修厂还有500米的时候便停下了,然后派人把警车停进了路边的一个小树林内。随后,车上五名警察和刘云飞、喻忠心两人步行前往前面的废弃汽修厂。

七个人向前面推进了400多米之后,前面负责探路的一名警察高龙突然停止脚步,后面其他人立刻全都停住。

刘云飞和喻忠心走进高龙。高龙低声说道:“王局,前面50米处的树上有人。”

刘云飞定睛一看,果然发现前面的树上隐隐有一个人影躲在上面,对方似乎正向着前方汽修厂的院长瞭望着。

喻忠心解释道:“小高是退伍的侦察兵出身,在部队的时候就是优秀的侦察兵。”

刘云飞这才明白,如此看来,喻忠心手下的这几个嫡系人马不简单啊。

这时,高龙又低声说道:“喻局,你们看,在汽修厂门口拐弯处,那里蹲着两个人正在抽烟,我估计这三人应该就是龙哥、白虎、蝎子三人。看样子,他们来的时间已经不短了。”

喻忠心道:“为什么他们不进去呢?”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自己揣摸他们不怕是清楚王德全的适龄地方,他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