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村子里的大妈们都以自己的女儿能嫁到陈老大家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40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赵叶氏有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住在一个村子里,老三在国外工作。赵叶氏瘫倒在床一年半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人世。 一年多的时间里,老三请了停薪留职,照顾老太太。做饭喂饭,

  赵叶氏有三个儿子,老大和老二住在一个村子里,老三在国外工作。赵叶氏瘫倒在床一年半后,恋恋不舍地离开了人世。
  一年多的时间里,老三请了停薪留职,照顾老太太。做饭喂饭,端屎接尿。有空了推着老人的三轮车到街上转转。村子里的人见了,都夸赵叶氏有修下,老三是老人的骄傲。老二每天早晚看望一次,也给换洗被褥。老太太觉得应该,因为他家离得近。老大一个月过来一次,坐着抽会儿烟就走了。但是赵叶氏最心痛老大,心痛大儿子受委屈,因为大儿媳是村里有名的精明人。
  发丧这天,赵叶氏唯一的弟弟和弟媳从省城来了。管事的把他们先叫到旁屋里七嘴八舌地说:“老人走的很安详,没受罪。好吃好喝的都是老三换着花样伺候,这小子孝顺,放着大把钞票不挣伺候老人。老二也每天探望,还给老人把被褥拆洗干净了。”唯独没人提起老大。
  老大媳妇见舅舅和舅母走来,哭得死去活来,喊声震天:“我的亲娘啊,你走的早啊,天都塌下来了,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让我多给你换几天尿布,让我多给你做几天干饭,让我多给你尽尽孝啊。”鼻涕眼泪拉得老长,就是舍不得擦……
  发丧归来,舅母把三个外甥和媳妇叫到跟前问:“老太太瘫痪在床这么久,最主要的就是换洗尿布,你们都有谁给老太太做过尿布呀?”
  老三说我给老太太买尿不湿,晚上换。老二说,絮太空棉的那种是我做的。
  老大媳妇一看慌了神:“他大哥,你去找找,是否咱们的尿布用完都扔了。你怎么能扔呢,这可是纯棉花做的,洗洗没准儿还能换点钱呢。”
  “我去找找。”
  说着老大媳妇一溜烟灰溜溜地跑了。   

图片 1

一般上了几十年的农村房屋大都有家蛇,而且都很大。大家都有约定俗成的习惯,只要看到家蛇从房中跑出,必要转过头去,不可心存邪念,不可口出秽言污语,然后焚香叩拜,以答谢多年来护宅之情。

1

当然,有规矩必然有破坏规矩的人,这个道理亘古不变。

  年近八十的陈老爹顶着烈日抱着自己的破被褥站在老三儿子的大门外已经三个多小时了,三媳妇一直不开门,“老大、老二都不养活,凭啥要我养?”三媳妇扯着嗓门在院子里吆喝着,与其说是在和自己的丈夫撒泼,倒不如说是给演给大门外的陈老爹看。

讲故事的这个老人是叫赵伯。

  太阳越来越毒辣,陈老爹干瘦的腿已经支持不住了,他几乎是在强忍着站在那里,不知是汗水还是泪水,顺着他满脸的褶皱往下淌。调皮的重孙子拿了半个吃剩的桃子从门缝里扔了出来,刚好砸在陈老爹的身上,陈老爹用枯枝般的双手,抹了一把汗,留下了一声长长的叹息,抱着自己的破被褥离开了。

“村里五十前本来有户赵姓人家,这个村子赵姓居多,若干年前可能都是亲戚,可惜一个家族发展的过于旺盛,四代之后居然就已经陌路了。

2

不过这户赵姓人在村子里还是有些许地位,家中找老爷子是村子里掌管族谱的,倒也算是德高望重,加上虽然家有余财,却对贫苦的村民很好,所以他在村子威望很高。他的三个儿子也非常优秀。赵大自幼学习武术,几十年下来倒也略有小成,乡里村外都知道赵家有这么个看家护院的大儿子,那时候村子里,能打得人还是很有地位的。

  陈老爹一生务农,育有四子二女,大儿子在N年前已是村子里数一数二的有钱人,村子里的大妈们都以自己的女儿能嫁到陈老大家做儿媳妇为荣,二儿子是个做生意的好手,早已在城里买房置地,每每回村,车来车往,赢得无数艳羡的目光,三儿子虽然不及老大、老二,但也家境殷实,二层小洋楼几乎是拔地而起,老四在城里搞汽车维修,手下小徒弟换了一茬又一茬,据说早已小康有余,两个女儿远嫁他乡,也鲜见回村探望。

赵二和赵大是亲兄弟,不过性格大不相同,赵二文静,初中读了一半,在村委会作会计一职。

  老伴两年前去世了,剩下了陈老爹孤身一人,人在年轻时操劳过度,老了以后就像年久失修的机器一样,今天这里出毛病,明天那里出问题,陈老爹的身体眼看着一年不如一年,拖着病体,佝偻着腰,侍弄一碗饭对陈老爹来说就像一场考验,实在不想做了,陈老爹就干脆少吃一顿了事。

至于赵三,年纪很轻,当时正准备考大学,成绩还算不错,加上自身勤奋,似乎很有希望。

3

这一家人看上去似乎很快乐,但那也只是给外人看的。

   陈老爹自觉身体状况越来越不好,一向不愿意拖累儿女的他决定开始每个孩子家轮流住。

他用蒲扇大的手摸了摸嘴唇上的油腻,将一个啃完的鸡翅膀扔了出去,神秘地的低着头说。

  他来到大儿子家,还没等他话说完,年近六十的老大带着嘲讽的口吻说:“我还得要人照顾,你还让我照顾你?

“赵老爷子一家在外人面前很团结,其实经常吵架。

  言下之意,没门!

哦?那是为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陈老爹给老二打电话委婉的表达了自己的意愿,老二支支吾吾的说:“你在农村住习惯了,来城里你肯定住不惯,再说一家子挤在一个单元楼里挺别扭的。”陈老爹撂下电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因为赵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干了一件傻事,这件事知道的人不多,少许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大都敬重他,也不曾在村子公开。居然和家中新来的一个小佣人勾搭在一起,事情败露,怕张扬出去丢丑,所以瞒了下来,把那个女子留在家中,虽然老爷子的老婆很不高兴,但也没办法,不过这个女人在产子的时候大出血死了,赵家人也就秘密处理里尸首。这件事知道的人就更少,赵家人对外说这个女人拐带了钱财跑了,结果反到是赵家成了受害者。这个女佣是外地人,在村子里无亲无故,死前产下的这个孩子就是赵三。赵家人觉得心存内疚,于是对这个孩子非常好,尤其是老爷子,经常疼爱有加,一来是老幺,二来赵三的确比俩个哥哥要聪明很多。

  当他来到老三家,就发生了开头的那一幕,陈老爹没有去老四家,去和不去,又有什么区别呢?

时间一长,自然老爷子先前的老婆心中不满,加上老爷子后来身体日渐衰弱,赵家虽然谈不上富有,但也是颇有余财,尤其是家里的老宅。”赵伯到这里,不禁抬了抬头,看着屋子里的横梁发呆。

  陈老爹吃了闭门羹,卷着自己的破被褥,挪了大半天终于挪到了自己和老伴曾经的老房子里,在这间旧房子,陈老爹和老伴土里刨食,拉扯大了几个孩子,看着他们成家立业、娶妻生子,添儿添孙,如今这间老房子破旧不堪,墙面斑驳,就像陈老爹一样,沉默地肃立在落日的余晖里,充满了悲凉。

我有些不解,但也不好发问,毕竟是晚辈,礼数我还是知晓的。良久,他才开口说话。

  哀,莫大于心死!

“乡下人,一辈子也就图个家康人和,尤其是房子,赵家的老宅可是方圆几十里最好的房子,冬暖夏凉不说,而且照人看过,都说是风水好,旺家。所以赵家的几个儿子都很看重这房子。当然,村子里的人也是。其中自然也包括我。”赵伯轻轻呡下一口陈年米酒,眯起眼睛笑了下,然后砸把砸把嘴,显的非常享受。

  陈老爹一连几天都没有下床,也没有露面,邻居老太太觉得不对劲,过来一看,才发现陈老爹病了,躺在黑漆漆的床上,一动不动,仿佛死了一般。

可是您开始不是说都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么,到底现在那家人怎样了?”我问道,赵伯忽然脸色一沉。

  陈老爹生病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村里,远嫁的两个女儿终于匆忙的赶回了家,没有悲喊,没有哭泣,没有眼泪,他们仿佛都和约好了一样,陈老爹毫无眷恋的闭上了自己的眼睛。

“赵家人出了事,死的死,散的散,那么大的家庭,一下就败落了。”他语气有些沉重,似乎有些阴郁。

4

据说在赵家老三快要高考的时候,家里出了件怪事,当时家里人都没在意,可是和后来发生的事串起来想下,倒是非常骇人。

  得知陈老爹已过世的消息,四个儿子终于再次聚到了一起,似乎他们再一次彰显实力的时候到了。

五月份村子里已经非常炎热,那时候还没什么电风扇,更别提空调,大家都赤着身子摇着蒲扇在门口乘凉。只有赵家老爷子一家人不用。”

  “咱爹苦了一辈子,最后走的时候,一定要让他走的排场、风光。”老大慷慨激昂的说,其他三兄弟个点头如捣蒜。

“哦?那是为什么?”我来过这里,夏天的确热得不行,闷燥的要死,若是坐在房间里,不消几个小时,绝对把人当包子一样给蒸熟了。

  于是他们不惜重金聘请了一位半仙,拿着罗盘这里摇摇,哪里转转,跑遍了半座山,据说终于找到了一块风水宝地,可以庇佑子孙后代人丁兴旺,权贵辈出。

“因为赵家的老宅非常的奇特,就像一个冰窖一样,无论外面多热,进去就阴凉无比,心神气爽,而且有些身体不适头昏脑热的人,只需在里面躺上片刻,也不治而愈。而到了冬天,里面又非常暖和,脸炉火炭盆都不需要,虽然房子盖了将近一百年了,由赵老爷子祖父传下来,历经三代,却依旧非常坚固,再大的暴雨房子里面也没半点漏湿,所以这一带,赵家老宅已经出了名了。”赵伯说的很快,唾沫星子都飞出来了,看得出他很了解赵家老宅。

  他们每家拿出2万元,省里的戏班子在陈老爹的灵柩前从清晨唱到午夜,大唱三天,免费宴请了全村人,这份壮举和排场目前在村里还无人能及,村里的老头老太太,甚至不无羡慕的说:“孩子们真孝顺,老陈走的真风光。”

“话分两头,我再说说赵家那三兄弟。老大是练武之人,当然也喜欢喝酒,不过他的酒量极大,寻常之人连番灌他都不得醉,于是在村子里没人敢和他对酒了,他身材魁梧而且热情好客,只是性情过于火爆,言语两下不和,拳头就上去了,赵老爷子没少为他儿子担心,好在后来把老大媳妇娶进来,赵大才渐渐安分下来,但是他对最小的弟弟却格外的好。

  好一个子欲孝而亲不待!

后来老二也成亲了,两个哥哥年纪开始大了,心思也多了,尤其是两媳妇过门,自然对这个不是嫡亲的小三叔有了不少想法。老三是明白人,知道家里经常排挤自己,也就更加发愤读书,从很小就要求寄宿在学校,几乎不再家里住。那时候大学生何其荣耀,但考试的难度也可想而知,尤其从农村考取,真的听上去仿佛天方夜谭啊,不过好在老三天资不错,加上非常用功,倒也有很大的希望。

  多么讽刺!

可是两个媳妇以及她们的婆婆并不想这么算了,她们经常去撺掇老头早点确定房子以及遗产的继承,并说老三没有资格来得到应有的一份。不过赵老爷子究竟是如何想的,那就天知道。

  演给谁看!

总之事情发生在高考前的一个月,一个夏日的晚上。老爷子对老三一再要求回家住,吃好点睡好点,虽然老三拒绝了多次,可能想想为了考试,最后还是回来了。

  这种奢侈和所谓的孝顺和静静的躺在另一个世界的老人家还有关系吗?

一家人终于坐在一起吃了顿饭,村子里的规矩女人是不上桌的。于是三个女人们端着饭碗去外面走动,这也是老爷子要求的,把她们都赶了出去。

  滴水未进的老人,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也没有等到孩子们一餐可口的饭菜,一句温暖的问候,如今的杀猪宰羊,煎炸蒸煮,大显孝心,地下有知的陈老爹是该欣慰还是该悲凉呢?

于是老宅里只剩下父子四人,坐在餐桌的四个角上,老大埋头喝酒不说话。老二倒是客气的劝弟弟吃饭,只是那口气不像是和自家兄弟,倒像是对外人,客气的过了份,老爷子什么都没吃,只是抽着烟看着三个儿子。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村子里的大妈们都以自己的女儿能嫁到陈老大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