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长工也初叶忖度他,李雪莲倒风流倜傥愣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94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转轴子,在当地十里八村的,是出了名的吝啬鬼。 他算计人,能算计到你骨头里去。 他雇长工,舍不得给吃,还得多干活。这时间长了,长工也开始算计他,干活时只出工不出力,能

  转轴子,在当地十里八村的,是出了名的吝啬鬼。
  他算计人,能算计到你骨头里去。
  他雇长工,舍不得给吃,还得多干活。这时间长了,长工也开始算计他,干活时只出工不出力,能糊弄就糊弄。铲地的时候,只把两边的地头子铲铲,中间地段,干脆抗锄而过,连腰都没人猫一下。
  自然时间一长,贼精猴怪的转轴子也看出了门道。
  有一天,转轴子吃饱了喝足了,溜溜达达来到了地里,拿眼一看,草长得比苗还高呢,顿时气得火冒三丈,一绺山羊胡子炸撒了半天。按常理,有气就直说吧!他不,偏要拐个弯儿。
  只见他皮笑肉不笑地对长工李二柱说;:“柱子啊,活儿干得不错,继续干。
  对了,今晌午回去吃饭,记住把我那匹马好好喂喂,我要到县里去告状。”
  “告状?东家你告谁呀?”
  “我告割草的。”
  “割草的咋着你啦,你告人家?”
  “我告他割草为啥不到咱地里来割?”
  李二柱一听心里明白了,哦!原来这老东西是拿话敲打我呢!
  顿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好!今天我也敲打敲打他,别拿豆包儿不当干粮。
  今天,我也学学他,也给他拐拐弯儿。
  于是,笑着说:“东家,我也想告状,麻烦麻烦您,你告状时也给我捎一状。”
  “你,你告谁呀?”语气里明显透着胆怯。
  “我也告那个该死割草的,他磨镰刀不使磨石,偏偏在我拿的干粮上磨。他也太欺负人了。”
  原来,转轴子給李二柱拿的干粮是用红高粱面做的,又黑又硬,牙口不好的根本啃不动。
  转轴子一听,知道是给他话听,气得肚子一鼓一鼓的——活脱脱一个“赖蛤蟆”。想发作吧,他又理亏,只好哑巴吃黄连——有苦往肚子里咽,灰灰溜溜的跑回家去了。
  转轴子是谁呀,他哪能吃这哑巴亏,总想出出这口恶气。
  第二天,转轴子給李二柱拿的干粮,不再是红高粱面做的啦。而是换成了白面膜,只是太小,充其量也只有小拇指般大小。李二柱见了,知道是转轴子在报复他,于是眉宇间流露出几分不快。
  见此,转轴子看在眼里,便绷着脸说:“二柱,你别看这干粮小,可那是‘细货’。”
  李二柱那个气呀,可气归气的,他也不能不吃呀,不吃不正中了转轴子的“道”啦。便接过干粮走了。
  这一回,转轴子赢了,乐得嘴都咧到后脑勺上去了。心的话:“臭小子,我治不了你可得了。看你还敢不敢再跟我叫板!”
  按规矩,李二柱每天收工回来还要捎回一背篓草。
  而这一天,李二柱是空着手回来的。一进院,转轴子眼珠子就瞪圆了,大声质问:“你割的草呢?”
  只见李二柱把脖子一伸,说:“在这呢!”
  转轴子把身子探了探,大睁着眼睛撒目了老半天,啥也没看见。见此,李二柱说:“东家你往我脑瓜顶中间看。”
  这回转轴子看见了,只见在李二柱的脑瓜顶中间,有个一寸大小的草心。转轴子气得胡子都歪了,瞪着鸡蛋般大小的母狗眼睛骂道:“那么点儿个玩意顶屁用。”
  李二柱听了,也把脸一绷说:“东家,错!你别看它小那可是‘细货’”。
  转轴子,咧咧嘴、长巴长巴眼睛,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刘家湾有个为人吝啬的地主,专门扎古人好贪便益,人们都叫他人扎古。这扎古人在过日子的日常生活当中,啥事都算计着怎样抠门,思考着怎样能捞到便宜。特别是在对待家里平时雇佣给他干活的长工短工来说,那更是扒了皮以后,他还要敲碎骨头,直至吸干长工骨子里的那点精髓。
  扎古人相邻的一庄子里有一位小孩调皮,名叫帧祥敦,人送外号叫棍打棒。这棍打棒家里很穷,穷得连做饭,用水都得到左邻右舍的邻居家里去借。借水,并不是因为棍打棒家里的人懒,是因为棍打棒家里穷得没有打水的工具。
  棍打棒家里一共有三口人,爷爷、奶奶和棍打棒自己。棍打棒的父亲、母亲,自打棍打棒记事的时候起,就没有见过。
  棍打棒家里的三口人,吃饭却只有一块被别人扔掉的破瓦罐。一双筷子,还是他爷爷在街上捡的一根高梁秸子折成的草棍,用得都变了颜色。
  扎古人在方圆几十里是一个靠剥削起家的地主。他出租土地的时候,虚亩租高不说,对待家里雇佣的长工更是特别苛刻、吝啬。活多活累不说,早中晚三顿稀饭,全都是能见到碗底的米碴糊糊。这样,每个到他家里干活的长工,不用干上仨月,饿就能把长工们全都饿跑了。
  过去在那个封建社会,刘家湾方圆百里都有个不成文的死规矩。那就是:短工干不到月底;长工干不到年底,那都是白干,不用东家付工钱的。所以,扎古人家里两年换了七个长工,结果他一分钱也没用往外掏腰包,饿,就全把长工们给饿跑了。
  棍打棒十二岁那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虽然他知道扎古人对待长工苛刻抠门,但是为了三顿能喝饱灌肚子的稀饭糊糊,还是主动上门去要求给扎古人当长工干活。
  那时扎古人家里刚走了原先在那里干活的长工。扎古人正愁着地里的活没有人去干。得知棍打棒主动找上门来,要求给他家当长工以后,心里很是高兴得意地寻思说:“这下又有白干活的人使唤了……”
  棍打棒开始上工以后,活干得蛮细的。就是慢腾腾的,年纪轻轻的一副三天爬不到河崖的样子。
  阳春三月,正是锄小麦的大好时节,扎古人三更天就把棍打棒喊起来,棍打棒揉揉还没睁得开的眼睛,打着哈欠问道:“天亮还早着呢,起这么早,这是要急着去抢孝帽子呀……”
  这虽然是一句难听的咒语,可扎古人听了心里奸笑说道:“今天要到五里耩去锄麦子,得早点吃饭,天亮时得赶到地头去……”
  说着,扎古人端上稀汤寡水的糊糊饭,教棍打棒喝了就急匆匆上路。不过棍打棒听话,啥也不说。喝完在肚子里直咣当的稀汤寡水糊糊,跟没睡醒一样,哈欠连天地跟在扎古人后面,东倒西歪地直晃荡……
  扎古人见了心想:这懒腚逛子的走法,哪得多砸时间才能够赶到五里耩地头哇?扎古人心里寻思着,两只鼓出来的眼珠子一骨碌,计上心来地说道:“打棒呀,咱们俩个赛跑吧……”
  棍打棒一听,一下子来了精神问道:“好!东家,你说吧,怎么个赛法?”
  “当然是我跑你追了……”
  说着,扎古人不等棍打棒发话,就撒开脚丫子往前跑了起来,心想:这回你可不识我这拖拖计了,准得跟着我往前跑……两人一口气跑了将近五里,就在快到地头的时候,棍打棒双手拦腰抱住扎古人说道:“东家,这回我可是一步也没啦的紧跟着你呀……”
  扎古人听了心里窃喜。等到了地头,扎古人抬头看看,东边太阳还没开始露脸。便高兴地说道:“打棒呀,今天表现得不错,咱们赶快开始锄地吧……”
  “锄地……”棍打棒故作惊讶地问道:“东家,拿什么锄地呀?”
  “当然是拿锄头锄哇!”
  “嗨,东家。我着急着追你,把锄头扔在半道上的水沟里啦……”
  “嗨呀,打棒呀打棒,你这是干活的吗。咋把锄头扔在半道的水沟里呢?”
  棍打棒听了笑嘻嘻地说道:“东家,你一个大男人,我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扛着锄头跑,那可怎么能追得上你呀……”
  扎古人气得本想教棍打棒跑着赶紧回去把锄头拿来,可他又一想:这小孩耍奸精滑。要他回去拿锄头,说不定天晌还能不能回来呢?于是想了想说道:“打棒呀,你用我的锄头先在这里先锄着吧,我赶紧回去给你把锄头取回来……”
  扎古人走了以后,棍打棒锄两下去喝点水,锄三下去撒泡尿……一直锄到扎古人把棍打棒的锄头扛了回来的时候,棍打棒还没锄过地头十步。扎古人过来气哼哼地问道:“你咋半天还没锄离开地头呀?”
  棍打棒听了朝地那头看了看说道:“东家,我这不是不知道地界到哪儿吗,我怕锄过了,锄到人家地里,人家再不肯咱咋办……”
  扎古人听了气得喉嗤喉嗤直喘,喘也没有办法,只得哼哧哼哧在前面领着棍打棒赶紧锄了起来。刚锄了不到两步,棍打棒就扔下锄头跑到不远处的树林子里去了……回来的时候,扎古人问他:“打棒呀,你无事达擀的,跑到树林里去干嘛?”
  “我去尿尿……”
  “尿尿?尿到地里还能长点麦苗,跑那么远,尿到树林里干啥?”
  “东家,我那不是怕你看见我那东西吗,怪羞人的……”
  整整一个上午,棍打棒到小树林里去尿了八趟。扎古人说他:“打棒呀,你的功夫都用在了尿尿上……”棍打棒听了无可奈何地说道:
  “东家,我也不想,这样跑着怪累的,这不是叫你净给我喝稀汤寡水的稀饭灌得,格外给我找的这些尿尿的活吗?”
  从此,扎古人宁肯在饭里多掺些蔬菜,也不敢专熬稀汤寡水的糊糊给棍打棒喝了。不能从喝糊糊上省粮食,扎古人就想从数量少上想辙、做文章。正巧,碰上这天扎古人孩子满周岁要请客过圣诞。
  大清早起来,扎古人就向棍打棒交代说道:“打棒呀,今天家里来好多客人,你就不用去下地干活了,在家机灵着点,等客人走了吃点好饭去割点牲口草就行了。”
  棍打棒听了心里高兴,干活就很卖力气。到了下午三四点钟的时候,棍打棒帮助东家收拾完杂活,在等着扎古人拿好饭给他吃呢。正在这个时候,扎古人端来一碗饺子汤,上面飘着一个缺了边的饺子说道:“打棒呀,今天来的客人,都他妈肚子贼大,东西吃得就剩下这一碗饺子了,你就将就着吃了吧,吃了赶紧去割牲口草。再说,美物不可多用吗?”
  棍打棒听了也不气恼,接过扎古人递过来的饭碗,一口气把一个碎饺子连汤饺水全喝进了肚子里。然后不用等着扎古人再吩咐,就上山去割牲口草了。
  棍打棒来到山上,先美美地睡了一觉,等到太阳落山的时候,就拿着随身带的割草工具,到苇塘子边上去割牲口草了。
  这天到了晚上半夜,扎古人听到栏里的牲口撒着欢地刨槽要草吃,就是听不见棍打棒起来喂牲口。急得没有办法,扎古人就起来自己走到牲口棚,一看,到处也找不见棍打棒把牲口草放在哪里。就高声喊棍打棒问道:
  “打棒、打棒呀,你今天割的牲口草在哪里?”
  棍打棒听了,假装着刚刚惊醒的声音说道:“啊、啊,在牲口槽边的火管子里……”
  扎古人拿过火管子一看,里面只有四根芦子芯。气得高声骂道:“混账,四根芦子芯怎么能喂饱牲口呀?”
  棍打棒听了也不气恼说道:“东家,今个白天,咱们都吃好的。也得让牲口改善改善生活不是,所以我就想:‘芦子芯可是好东西,美物不可多用吗……’”扎古人听了,差点没背过气去……
  从此,扎古人不敢再对这个年龄不大的长工,再使半点歪歪心眼子。棍打棒也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东家说啥他干啥。一直坚持到了年底,棍打棒领了工钱,高高兴兴地回到家里。别人听说知道这事以后,都夸赞棍打棒:“人小鬼大,心眼子能斗过鬼点子……”
  因为,这是扎古人自雇佣长工以来,第一个坚持干到了年底,拿到他应付工钱的劳动者。
  注:曾用笔名:王茂生、茂茂芝麻和茂茂更茂盛。

我不是潘金莲 by刘震云

2016-07-11

女儿正在哭,一巴掌下去,把她扇得憋了气,不哭了。倒是看厕所的妇女见她打孩子,跳着脚急了:

“啥意思?我跟你可没仇。”

李雪莲倒一愣:

“啥意思?”

看厕所的妇女:

“你要打孩子,别处打去。孩子这么小,哪里经得住你这么打?你把孩子打死了没事,大家知道这里死过人,谁还来这里上厕所呀?

2016-07-11

雪莲过去是马尾松,如今想把它剪掉,改成短发。折腾秦玉河,免不了与他再见面,李雪莲担心两人一说说戗了,再打起来。过去在一起时,两人就打过。长发易被人抓住,短发易于摆脱;摆脱后,转身一脚,踢住他的下裆。

注233333

2016-07-11

李雪莲见到法院院长荀正义,是在“松鹤大酒店”门前。

注:公道、宪法、正义,这名字起的←_←

2016-07-11

史为民:

“告谁呀?”

李雪莲:

“不是一桩案子。”

史为民倒“噗啼”笑了:

“一共有几桩?”

李雪莲:

“第一桩,告法院院长荀正义;第二桩,告法院专委董宪法;第三桩,告法官王公道;第四桩,告我丈夫秦玉河;第五桩,还告我自个儿。”

2016-07-11

什么叫腐败?腐败并不仅仅是贪赃枉法、贪污受贿和搞女人,最大的腐败,是身在其位不谋其政。

2016-07-11

前些天倒腾这句话是为了打官司,现在不为打官司,不再是弄清真假之后,还要与秦玉河再结婚再离婚,让秦玉河也跟他现在的老婆离婚,大家折腾个够,大家折腾个鱼死网破,而是就要一句话。世上有一个人承认她是对的,她就从此偃旗息鼓,过去受过的委屈也不再提起。李雪莲无法将真相证明给别人,只能证明给自己。

2016-07-13

李雪莲:

“那我不写。”

郑重一愣:

“既然不告了,为啥不敢写保证书?”

李雪莲:

“不是不敢,事儿不是这么个事儿,理儿也不是这么个理儿;我有冤可以不申,但不能给你写保证书,一写保证书,好像是我错了;一时错还没啥,不是二十年全都错了?”

2016-07-13

马文彬个头不高,一米六左右。在主席台上讲话,有时需要站在舞台一侧的话筒前;别人讲过,他走过去,他的头够着话筒都难;一般别人讲过,轮到市长发言,工作人员要赶紧跑上去调矮话筒的高度。人矮,加上瘦,又戴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像个文弱的书生。与人说话,声音也不大,没说话先笑;说过一段,又笑一下。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长工也初叶忖度他,李雪莲倒风流倜傥愣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