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詹姆斯在长阳大楼的天台上, 五楼真的好高

来源:http://www.muvitop.com 作者:文学天地 人气:168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詹姆斯在长阳大楼的天台上,露出了他认为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次微笑,那笑里,满是对自己和同行者的嘲弄。 通往天台的唯一一扇铁门,被铁棍牢牢顶着,门那边用力敲门的人,究竟

图片 1 詹姆斯在长阳大楼的天台上,露出了他认为是自己人生中最后一次微笑,那笑里,满是对自己和同行者的嘲弄。
  
  通往天台的唯一一扇铁门,被铁棍牢牢顶着,门那边用力敲门的人,究竟是想要救他们的警察,还是怀着同样心思的自杀者呢?
  
  詹姆斯对这个问题没什么兴趣,只是焦急地看着前面三人在默念着他们最后的祷告,他们前方,那个天台上唯一没有护栏只容一人站立的地方,也是从长阳大楼跳下去的最佳位置。
  
  自杀也要排队,他大爷的。
  
  詹姆斯两臂交叉着放在胸前,而不是像排在前面的三人统一用双手合十的姿势,据说,那是今天第一个跳楼者传授的经验,这样跳,上帝会饶恕自杀的行为。詹姆斯对这种说法不屑一顾,谁从六百多米的楼上跳下去不是跟稀泥一样?又怎样保持双手合十的姿势呢?如果上帝真听得见这些人的话,就应该让股票继续涨上去而不是一天之内跌去了他们所有的资产。
  
  詹姆斯看着自己专门为了今天而准备的红褐色名牌皮鞋,心中冒出了一个可笑的念头,如果人跳下去后能反着上升到空中,穿过对流层,平流层,过了中间层到宇宙中无氧憋死,或许比这么下去变成肉泥会好多了吧。詹姆斯想笑,胸口却一阵燥热,禁不住咳嗽起来。
  
  在这胡思乱想间,前面只剩下一人,而詹姆斯身后,还有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穿着略小一号的西装,带着B开头品牌的耳机肆意摇摆着迪厅里的低级舞步。那耳机里传来嗡嗡的声音像苍蝇,让詹姆斯浑身不舒服。
  
  “兄弟,能借个火么?”前方那人拿着烟的手微微抖动,五十多岁的中年人,皮带几乎系在胸口,只是这样,也掩不住他那如同怀胎十月的大肚子。他一直在唠叨说不该挪用公司款项炒股,谁能想到,只是腾挪了三天间歇,就遇上了前所未有的股市跳水。
  
  “医生说我肺癌,过不了今年,昨天刚戒,所以。”詹姆斯掏了掏自己的上衣口袋,突然想起来什么,耸肩摊了摊手说道。
  
  “傻逼,自杀还戒什么烟呢!”中年人探头越过詹姆斯,看向最后的那个几乎着了魔跳舞的年轻人,失望地舔了舔嘴巴摇摇头“真想吸一口再走。”就那么说着,中年人倒退着消失在詹姆斯的视线中。
  
  詹姆斯微微将头探出楼梯边缘,大雾夹杂着雨星让詹姆斯什么都看不清楚。他只能双手插在裤兜里,突然在右裤兜发现了什么。
  
  一个打火机,这一定是条没洗过的旧裤子。
  
  
  终于轮到自己了。詹姆斯将打火机先扔了下去,两脚踩在边缘,脑子空白一片,原本他以为自己在死前会想起许多人的,但现在的空白一片却让他感到无味了许多。
  
  要不要来个空中旋转1080度呢?这是詹姆斯一直想要去试试的。突然,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响起,那是他的手机铃声,死神的敲门声如今距离詹姆斯只有半只脚,他抱歉地看了看身后那魔怔的年轻人。“要不,您先请。”
  
  还在随着耳机里音乐摇摆的年轻人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礼让”,詹姆斯只好站在边缘收回自己的歉意。来电号码很陌生,兴许又是个广告电话吧。詹姆斯想要按拒接,但按下那个红色按钮时终于犹豫了下,将拇指移向了接听。
  
  或许是命运吧,就算是推销,也听完人生中的最后一通电话再走。
  
  
  “詹姆斯先生吗?你好,我是莆田医院的迈克医生。是这样,您的检查报告,有个小错误,今天您有时间吗?最好能来医院咱们当面聊一下。”
  
  “小错误?什么意思,我没明白!”
  
  
  电话那头沉默了许久,才重新发声。“是这样,我们这的实习生,将您的化验报告和前一位病人的搞混了,所以,我们很愉快地通知您,您没有得肺癌,只是上呼吸道感染,祝贺您,您没有得绝症。喂喂,詹姆斯先生,您在听么?”
  
  
  詹姆斯愣了许久,才重新开口“那我昨天捐掉的房子,车子怎么办?辞掉的工作呢?”接下去的五分钟,詹姆斯站在天台边上,用自己所知道这世界上最恶毒的话冲手机大喊了许久,直到他的背后被人用力地推了一下,脚下那双红褐色的皮鞋光滑的鞋底再也保持不了那种微妙的平衡,当詹姆斯努力转身瞪大了眼睛看向那个紧皱着眉头的年轻人,耳边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后一句话。
  
  “要死就死干脆点,别给国家和人民添麻烦!”

001

图片 2

 忳郁邑佘侘傺兮,吾独穷困乎此时也。

0

002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格雷。

——格雷,和我回家吧,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妈妈。

 “你不觉得你该跳下去了吗?”

1

 屈离吓得一跳,因为他身体右侧出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还对他说话。

沾着颜料的笔在画布上跳跃着。

 不不不!他还没有想清楚。

一笔,一笔,又一笔。

 五楼真的好高,他还没有做好准备!

笔尖柔韧,握着笔的那只手秀美修长。

 “无所谓,那就让我先陪你做第一步吧。”屈离向左侧头对着空气灿然一笑。

画布上色彩温情,笔触细腻动人。

003

“先生,怎么,还要为夫人画上更多的珠宝吗?”一个年轻人,有着沙沙的磁性声线,他停下了手中舞动的笔,抬起头看着坐在他对面扶椅上的中年人,似乎是有些不确定地问。

 安余志的学生证不见了,他准备马上回校舍找一次。

那个中年人,只穿了棉衬内里的黑色锦缎长袍,因为靠近壁炉,火光映在他的脸上,红彤彤的一片,额头上还冒出些许细汗。他咧开嘴笑了起来,大声说道:“当然了,她那么喜欢那些亮晶晶的珠宝,给她多画一些。”他的牙齿并没有想像中黄,看样子并不是一个雪茄爱好者。

 在经过三号教学楼时,一张飘落而下的纸巾闯入他的视线。

 “好的,先生。不过这样一来,这幅画的价钱还得再加上那么一点。”那年轻人声音中似乎带了些嘲笑,但那嘲笑的感觉却像一根油丝一样,风一吹,就看不见了,嘲笑的感觉就在他又提起画笔的瞬间消失无踪。

 他最鄙视乱丢纸屑的人了。

 “你还真会讨价还价,拉菲尔。”中年人笑笑,“好吧,再给你加十块钱,看在你是格雷向我推荐的份上。”

 弯腰捡起。

这个被叫做拉菲尔的年轻人却没有回应,只又对着他的画布拿笔细细地画着,仿佛处于另外一个世界一般。

 “居然纸上有字。”

 “不过,我看过你的画,是还不错,否则,我是不会浪费钱找你来画的。”那人继续说着。

 ——请向上看。

“那么,詹姆斯先生,我很好奇,您怎会想到请人为您那位不幸遇难的夫人重新画像的呢?”拉菲尔冷不丁的说了一没句,他停下了画笔,一脸很感兴趣地望向那中年人,继续说道: “您夫人生前这几幅画像画得也很不错,多亏了这些画,我才能画得出来您那可怜的夫人的模样来。”

 安余志下意识看向教学楼。

“拉斐尔,你可能不知道一个结过婚又突然失去了挚爱的妻子的男人的感受。她最爱那些美妙的珠宝首饰,但是到她离开这个世界,我都不能给她更多,甚至还要将她以前的珍藏都拿去变卖来给工人发薪水、支撑工厂的发展……我心里对她太愧疚了,最近我总是做梦梦见她,她想要穿戴漂亮的礼服珠宝,于是我才想到给她重新画一幅画。况且,平时只有我一个人在家,家里没了她,太冷清。”詹姆斯的脸对着壁炉,壁炉里火光跳跃,火光映着他的面部忽明忽暗,他的声音非常低沉,在空荡的房间里隐隐回响,他停了会,又说了一句:“我真的很想她。”

 第一层、第二层、第三次、第四层、第……五层!

 “原来是这样,您真是爱您的妻子,也请您节哀。”拉菲尔不再多问,只低头又添了几笔,他画得很快,有的时候詹姆斯都看不清他下笔。

 他双目几乎脱眶般的瞪大。

又过了半晌,拉斐尔说:“好了,詹姆斯先生,你要过来看看吗?画还没干,还不方便移动。”

 惊慌失措。

 “哦?真快啊,不愧是格雷赞不绝口的人呢!”詹姆斯从扶椅上起身,走到画板前。

 纸巾落到地面,鲜红的字迹歪歪扭扭还未干透。

画布上是一位端庄美丽的妇人,肤色白皙,面带微笑,穿着香槟玫瑰色的华丽礼服。佩戴着各式美丽夺目的珠宝饰品——金棕色头发用金丝绕琉璃和各色碎宝制成的玫瑰花型饰品挽成一个发髻,耳朵上挂着石祖母绿镶嵌的金色耳坠,胸口前硕大的由方形蓝宝石和小钻石镶嵌的而成的吊坠十分抢眼,吊坠吊在圆润的紫色珍珠项链的底端,看起来十分昂贵。在她的手腕上从衣袖里裸露出一小截珐琅手环,手指上还戴着数个精美造型的戒指。

 “有人要跳楼了!”

詹姆斯看着画,惊叹不已:“拉菲尔,你画的太像了!我都不敢相信你从没见过我夫人!绝对没人会相信你居然只是通过我的描述和几幅旧画就把她这么完美地画出来了!天啊,你一定是受了神的特别眷顾!”

003

“谢谢您的夸赞。”拉菲尔轻轻欠了欠身,表示感谢。

 “看看,你做的有多好。”

“给,这是报酬。真是物有所值!”詹姆斯从桌上的钱包里抽出几张大额纸币给了拉菲尔。

 屈离眼中的另一个自己已经站在天台边缘,还伸开双臂像是要拥抱一步外的清风。

 “谢谢惠顾。”拉菲尔接过钱却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虽然屋外天色早已深沉,寒风阵阵。

 他低头看了看右手食指上的伤口,口腔里还存有淡淡的血腥味挥之不去。

他突然缓缓开口道:“詹姆斯先生,我想您当然会想念您的妻子,毕竟你们已经结婚二十年,虽然没有子嗣,但是您夫人也是个十分有爱心的女人,甚至收养了一个孩子……可是我想您夫人的离世,对您,应该可以说是件让您开心的好事吧?”

 他转头看向他,粉红色舌头缠绵的扫过嘴唇。

詹姆斯忽地瞪圆了双眼,嘴上的胡子一颤,严厉的呵斥道:“你在胡说什么!”

 “别辜负他们的期待。”

“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说您及其忌惮您夫人,不久前她又继承远方亲戚的一大笔遗产,不是么?”拉菲尔却毫不在意地继续说到,一边踱着步子走到壁炉前,“并且,你早就对她感到厌倦,对她的养子感到厌倦,早就想着密谋除去她,不是吗?”拉菲尔没有直视詹姆斯,只是自顾自的却对炉中火说着。

004

“胡说!没这回事!虽然她没那么听话,但我们一直过得很好!“占威土脚步移动,一步一步的靠近拉菲尔,“我一直很爱她,不是么?”他从长袍下掏出了一只小手枪,拿手枪对准了拉菲尔的后脑。

本文由冠亚体育手机app官网-冠亚体育官方网站发布于文学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詹姆斯在长阳大楼的天台上, 五楼真的好高

关键词:

上一篇:外边有老鼠,走路十分钟就到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